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四十七章 长刀透胸
    手持长棍,我深吸气,平静地望着周遭的一众人等。

    探虎穴兮,入蛟宫,仰天呼气兮,成白虹。

    那个双目迸射劲光、身高腿长的夜行者,和一身蛮力、雄壮如熊的家伙瞧见我与那白发老者对峙,也都停下了脚步,并没有冲将上来围攻于我,而是朝着两边散开了去。

    白发老者的青纱之下,微微一动:“你们去那边,务必抓住那头狗妖,死不可惜。这人,我来对付。”

    两人对视一眼,又看向了鼻子硕大的小矮子。

    小矮子吩咐:“听他的。”

    两人撤离,而其余闲散人等,则补上了刚才的空缺,将我给围住,让我无法抽身而逃。

    白发老者手持青锋长剑,对着周围冷冷说道:“我不喜欢与人交手的时候,旁边有人打扰。翻地鼠,管好你的人,否则别怪我长剑无情,杀了他们。”

    那小矮子嘿然而笑,说拿得住这小子,你说啥就是啥;拿不住,就别怪我的人多管闲事。

    “哼!”

    白发老者身穿青色唐装,胸口处有蟠龙一团,身材微躬,仙风道骨,青纱之下,发出一声冷哼:“这小妖虽然厉害,但对我而言,拿下他,不算什么难事。”

    说罢,他转过头来,青锋长剑指向我的咽喉,一字一句地说道:“跪下投降,饶你一死;负隅顽抗,不得存活。”

    这话儿,说得是如此的冷厉果决,仿佛他是高坐庙堂之上的判官。

    我,不过是一介草民而已。

    对于他的堂堂威风,我的回答,只有四个字:“去你妈的。”

    嗡!

    长棍在话音落下的一瞬间,陡然迸出,如同那出膛的炮弹,朝着对方的胸口猛然戳去,白发老者早就觉察出了我的桀骜不驯,冷然一笑,大声叫道:“来得好。”

    他年近六旬,一生与人交手的经验丰富无比,此刻我只是一动,他就立刻判断出了我的意图来。

    那青锋长剑,如同毒蛇,与熔岩棒差之毫厘地交错而过,随后朝着我握棒子的双手刺去。

    其精准程度,让人叹为观止。

    只一招,细微之处,就表现出了对方恐怖的实力。

    不是修为,不是力量,而是杀人技。

    一招杀人,招招致命。

    好在那家伙出手老辣,我也不是新丁,双眼变异之后,我对于动态事物的观察,已经达到了一种算是优秀的境界。

    所以即便是面对这种老江湖,我也能够应付得住。

    当下两人也是交错拼杀,剑光棍影,叮叮当当,宛如进了打铁铺子一般,而两人激发出来的气劲,也弄得周围一阵鼓荡,飞沙走石,宛如修罗场。

    我们这边打得凶,旁人纷纷闪开,那小矮子翻地鼠瞧见白发老者久攻不下,忍不住出言讥讽道:“都说宝芝林的墨大先生是一等一的强者,死在你手下的平妖,不知多少,便是大妖境界,也纷纷折于你手,却不曾想今时今日,居然在这儿折戟沉沙……”

    请将不如激将,这话语让那白发老者的双眼,一瞬间就变红了。

    那双眼如同血色海洋,陡然蔓延,而他手中的剑,也在一瞬间,“嗡”的一声,穿越空间,化作了万千剑芒,朝着我周身戳来。

    这攻势让我避无可避,被他戳中身上好几处。

    那家伙的青锋长剑贯注劲气,如同出膛子弹一般,无坚不摧,本以为能够在我的身上,弄出几个血洞来。

    然而我早在无法避开的时候,将妖力鼓荡全身,把那铜皮铁骨的神通显露了出来。

    所以即便是身上被刺中,但除了咚、咚的金属之声外,别的什么也没有。

    我并没有受伤。

    不但没受伤,而我还趁着他的招式用老,陡然还击,打了他一棒。

    这熔岩棒并非凡物,我这边是举重若轻,但砸下去的时候,却有千钧之力,即便是墨大先生这样的老江湖,也是一阵踉跄,脸色一红,仿佛有鲜血涌出,却又给他硬生生地憋了回去。

    以伤换伤,这波不亏。

    瞧见我身上那被剑刃割破的衣服,没有一丝血痕出现,一直显得十分淡定的墨大先生忍不住惊声呼喊:“金钟罩?”

    我没有理会他,挥棍而上。

    此时此刻的我,已然知晓了敌人的修为上限,对应的,应该是大妖之境地。

    但要说强许多,这个就有些扯淡——翻地鼠说有不少大妖被他折服,估计也并非单打独斗。

    这样的家伙,跟沧州赵生比起来,也还是差了一些意思。

    而我经过前些日子的紧急训练,在拼尽全力的情况下,已经能够和赵生勉强五五开了,所以战胜眼前的家伙,也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真正的交手,并非是加减乘除的数学运算。

    这里面的变数太多了。

    谁能够掌握的底牌越多,就越能够笑到最后。

    是时候亮底牌了。

    向前冲出去的一瞬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