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四十一章 张宿秘境的收获
    沧州离燕京并不算远,在千年之交的那会儿,坐汽车也用不着几个小时。

    临走前,马一岙特地又去了一趟合城居。

    他这个时候,已经跟老板娘刘娜打得火热,而这一次,也不知道马一岙这家伙,到底跟她说了些什么,刘娜也没有了先前的尴尬,正常地与我打招呼,显得很坦然,没有了羞涩和脸红。

    不过老板娘还是跟我聊了一些关于之前那个亲子园的事情。

    后来据说老板露面了,也有具体的办事员出来张罗,给每一位受害孩童的家长作了沟通,并且给了不菲的补偿,将事情给平息得差不多了。

    不过刘娜没有要他们的钱,而是需要一个道歉。

    对于这个,那位老板并没有回复,具体的办事员赔笑,但终究也没有承认自己的错误。

    因为承认错误这事儿,对于他们接下来的经营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这个结果,老板娘是没有办法接受的,但随着相关人员的安抚工作持续,愿意坚持下来的人也越来越少,大家对于疼痛的记忆是薄弱的,随着时间的推移,就开始渐渐淡忘了之前的恨意。

    任何事情,都是有时效性的。

    过了,也就过了。

    在合城居待了大半天,我将我的心得,跟老图交流完毕之后,出来与老板娘道过了别,方才离开。

    马一岙的那个朋友并不在沧州城内,而是南郊的一个小镇边缘。

    那朋友在这儿包了一个大农场,农场里面主要是种玉米和大豆,不过也有一大片的梨子林和枣树林,除此之外,还有一大片的鱼塘,里面养着各种河鲜,边儿上养着奶牛、黑山羊和几匹血统不错的马,甚至还有一个十分火热的藏獒配种室,里面的五头藏獒雄赳赳气昂昂,别说普通人,就算是我瞧上一眼,都有些发憷。

    马一岙告诉我,说藏獒这玩意,最近十分火热,别说藏獒本身,光那些种獒去配一次种,都能够赚上不少的钱。

    总之,他的这位朋友,是实打实的土豪人家。

    马一岙的这位朋友,叫做赵生,这名字,让在南方待过的人很不习惯,以为是在喊“赵先生”呢,却不曾想,这就是他本来的名字,很是简单。

    赵家在沧州,是一个大家族,太爷爷曾经是清末四名臣之一张之洞身边的随从,是位极厉害的民间高手。

    后来清朝没了,他太爷爷开枝散叶,在沧州这个武术之乡里,也是占据了很重要版图的,跟好多个沧州出身的顶尖名家都有交往,爷爷辈有几人,还曾经参加过马本斋领导的抗日支队,直至如今,赵家还有人在朝堂的某些秘密部门供职,很是兴旺。

    既然是家学渊源,那么这位赵生,自然也是修行者之中的一员。

    而且他还是佼佼者,是赵家传承的集大成者。

    马一岙跟他关系特别铁,一个电话过去,我们赶到沧州车站的时候,就直接开车过来接我们了,一路侃大山,有着燕赵豪雄特有的热情,到了地方就开始喝大酒,烤全羊上来,火辣辣的“十里香”,喝起来贼拉舒服,一顿大酒喝得我头晕眼花,不过却很快地攀上了交情。

    赵生热情,一顿酒喝下来,感觉我这人诚恳豪气不矫情,从来不搞什么虚头巴脑的东西,所以拉着我的手,差点儿就放不开。

    头天喝得昏昏沉沉,到了第二天,他去市里面买饲料,而马一岙则找我,来到了水洼子旁边来。

    我前两天跟他把事情都聊透了,他也没有再铺垫什么,让我直接开始。

    第一项,就是验证我钢筋铁骨的身体。

    这玩意,是我在熔浆之下练就的,它并非出于我的主动觉醒,而是机缘巧合,在各种不可预知的情况下弄成的,事后我还因此受困,修炼了好久的《月华录》,方才从僵直的状态中走脱出来。

    虽然它对我存在困扰,但从实战的角度来看,对我而言,着实是一项非常大的加强。

    这相当于,别人修炼了几十年才成就的金钟罩、铁布衫,我一日而成。

    甚至更强。

    不过这铜皮铁骨,用比较通俗的说法来讲,它并不属于被动技能,需要主动的激发,而如果思维反应力跟不上的话,很有可能就会被一颗子弹给报销掉。

    而且它还会影响到我的敏捷与速度。

    如何让自己的反应能力跟上,以及在身体的坚硬程度与敏捷上取得一个平衡,就需要大量的适应和练习。

    好在马一岙是一个经过系统培训的修行者,名门出身,并且在修行上面有着科学和独到的见解,对于这事儿的分析和判断,都能够高屋建瓴地进行系统指导,在短时间内,的确是给予了我很大的帮助。

    刚这一项,我们差不多就练了一上午,而且还是有一些不太熟练。

    它需要长时间的积累和训练。

    特别是需要配合白老头儿给我挑选的《月华录》心诀,通过这个东西,让我的身体机能更加润滑和舒畅,不至于“过刚易折”走向另外的极端。

    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