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三十章 此情可待成追忆
    死了?

    在听到消息的一瞬间,我感觉就好像是大锤子砸到了我的脑袋一样,“嗡、嗡、嗡”地直作响。

    它让我都有点儿说不出话来,等我回过神来的时候,慌忙紧急求证,说等等,等等,白老头儿,我想你是不是弄错了,我说的人,是港岛来的交流学者秦媛,就是……

    我一激动起来,连“白前辈”都不喊了,直接叫出了我心底里的称谓。

    白老头儿也不责怪,而是说道:“当然,我知道是谁,秦媛是她的化名,她本应该叫做秦梨落——大美女来着嘛,我怎么会不知道呢?说句老实话,那女人长得是真的美,腿长胸大身材好,关键是一张狐媚脸还莫名的清纯,那外人勿侵的冰山范儿勾得人心痒痒,我要不是刚刚娶了第九任媳妇儿,我都差点儿忍不住去追了……”

    呃……

    我有点儿无语地瞧着面前这位毫不避讳自己有多好色的老头儿,真想不通这老菜皮哪里有脸,还准备去追求秦梨落。

    我问道:“她好好的,怎么会死呢?”

    白老头儿一脸诧异,说你不知道啊?

    我都快急哭了,说我怎么会知道?

    我之前一直想问来着,不过内心里有些害怕给秦梨落惹上麻烦,毕竟她改名换姓、隐藏身份而来,必然是有一些不可公开的地方,所以才一直忍着。

    然而我万万没有想到,她居然会是这样。

    白老头儿瞧见我确实不知,叹了一口气,说那孩子也是命不好,她当日去拜访大名鼎鼎的梅花仙针高满奇,回来的时候,得知你被掳走了,想了办法,找到了西郊那个工厂,在我们之前进入地下通道。在张宿秘境之中,她跟人起了冲突,具体的我并不知晓,后来的时候,听说是被那噬心魔顺手摆了一道,浑身精血被吸走大半,剩下残躯,已经坚持不住,油尽灯枯了……

    他有些惋惜,说她跟你,其实就在一个医院,不过她还特意交代了,不让人告诉你,不想让你知道这件事情,说不想让你觉得欠她人情……

    我听他说着,脑补着当日我离开之后,发生的事情。

    仝小米没死。

    当时那帮人将仝小米留在了宿舍,而秦梨落应该是在之后的不久赶回来的。

    她在得知我被人强行掳走之后,凭借着她的智慧,应该能够很快猜测到掳走我的那一伙强人,到底是谁。

    至于她为什么能够那么快时间赶到西郊工厂,这个我不得而知,但从当日出现在张宿秘境的仇千秋,欧阳江山以及薛麻子等不同势力方来看,这里面肯定是有着什么我不知晓的故事存在。

    又或许秦梨落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求助了上面三人的任何一个帮忙。

    只不过,她求人帮忙,那旁观就是了,为什么还要卷入那事情里面来呢?

    那噬心魔有多可怕?

    尽管我没有对仇千秋,欧阳江山,还有薛麻子进行过望气,但能够感受得到,他们或许都有妖王的实力。

    而那噬心魔居然能在三大妖王的围攻之下,把朱雀这么一头洪荒大妖给瞬间冰封,然后带走。

    这得多么恐怖的实力。

    这样的力量,像我们这样的小虾米,不是应该有多远闪多远么?

    她去干嘛啊……

    我的心头满是悲愤,好一会儿,方才回过神来,发现自己的眼角,居然有些湿润。

    我问白老头儿,说她走了多久?

    白老头儿一愣,说什么多久?哦,其实她还没有死……

    我听到,有些抓狂,说我去,你说话能不能说清楚一点,死没死,这种事情你都能够开玩笑?

    白老头儿大概是瞧见我心生希望,叹了一口气,说她现如今油尽灯枯,只有一口气没咽下去,跟死了,其实差不多了。

    我着急了,说人没事,不是应该就有办法吗?

    白老头儿说:“药医不死病,佛渡有缘人,生死这种事情,对于夜行者来说,很多时候,已经上升到了天命之上——你为什么要度过五重劫,方才能够成为真正的夜行者呢?这就是命数。对于她来说,亦是如此,若是真的有办法,你觉得我会贸然下结论?事实上,现如今的她,已经基因崩坏,全身败血,没有任何办法,能够救活了……”

    我说那个什么梅花仙阵的御医,也不行?

    白老头儿看着我,说神仙来了,都不行。

    他的断论如同雷霆,让我实在是无法再说侥幸之语,想了很久,方才问道:“如果她还活着,我,能不能见一见她?”

    白老头儿摇头,说我不建议你见她。

    我有点儿激动起来,冲着白老头儿大吼道:“为什么?说起来她是为了我而死的,我为什么不能见她?”

    白老头儿瞧见我情绪激动,站起来,安抚我道:“别冲着我吼,这是那小姑娘的意思,与我无关。”

    我诧异,说为什么?

    白老头儿叹气,说你并不知道基因崩坏,对于夜行者来说,到底是个什么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