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二十六章 化身为石
    我睁开眼睛,发现自己居然被封印在了坚固的岩石层中,完全动弹不得。

    我想要深吸一口气,却发现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完全没有任何空气,能够吸入肺中。

    但让我惊讶无比的,是即便没有空气供应,我也并没有感觉到胸口有任何的烦闷。

    仿佛我的体内,自己构建成了一个闭环的循环。

    我的眼中,是黑漆漆的一片,什么也瞧不见,却能够感受到身处的空间里,不断地颤动着。

    “轰、轰、轰”。

    巨大的震动让我能够感受得到,先前我瞧见的那一切,都应该是真实发生的,而并非我自己臆想的结果。

    这般想着,我下意识地捏了一下双手,发现在我的左手掌心处,居然有一个圆滚滚的东西。

    我使劲儿捏,发现不用力还好,一用力的话,那玩意越发炙热。

    而炙热之中,又带着几分软绵,跟软金索好像是一样的材质。

    硅胶棒?

    想到软金索,我方才反应过来,我右手抓着的,正是软金索,只不过它此刻在经历过了变化之后,仿佛与之前,又有所不同的。

    但至于是哪里不同,因为身处坚固的岩石层中,我又没有办法第一时间去打量。

    等等,岩石层?

    大概是脑子用得有些过度的缘故,我一直到现在才反应过来——岩石层?我他妈的之前不是在近千度高温的岩浆之中么?

    怎么这儿一会儿,我就跑到了岩石层中来?

    这尼玛,也太烧脑了吧?

    我下意识地深呼吸,却发现自己憋在一个极为狭小的空间里,或者被灌铸在岩石层中,完全没有办法呼吸。

    而正是这种境况,让我结合无数的爆炸信息,开始将前因后果给大致地整理清楚了。

    一切,都要从我掉进那炙热得仿佛能够融化一切的岩浆之中说起。

    在那一瞬间,恐怖的热度,将我整个人都给烧得不成模样,倘若不是我体内的癸水灵珠气息,与白老头儿烙在我右手手腕上的六甲梅花烙将我的身体护住,只怕我此刻,已经成为渣渣了。

    而即便如此,我当时还是给逼得神魂(又或者称之为意识),离开了我的身体。

    正是如此,我当时才会感觉到浑身轻松,觉得自己想去哪儿,就去哪儿。

    尽管我对于神魂这种东西没有什么研究,但从之前我得到的种种信息来看,它应该是能够观察世间一切,但不可能会有人能够瞧见它的。

    但那个小姑娘,却能够瞧见。

    她不但瞧见了,而且还产生了美丽的误会。

    她把我认成了她的“哥哥”。

    为什么会这样呢?

    我绞尽脑汁,终于想了起来,尽管我当时并没有足够活泛的思维去考虑自己,但当我向下看去的时候,能够瞧见一对毛茸茸的双手。

    这双手,让我不得不回想起了先前那个倏然消失的家伙。

    就是我在那沸水池子里,双眼变异的时候,睁开眼睛,瞧见的那个满身是毛、一张马脸的怪物。

    那是一个猴子。

    之前我没有足够的时间思索,现在回想起了,我方才发现,那个家伙,其实就是我。

    另外的一个我。

    或者说,我的,本相。

    灵明石猴血脉下的,夜行者的本相。

    如果是这样的话,一切就说得通了,而那个小女孩儿之所以把我错认成了她的“哥哥”,说不定她的哥哥,曾经是某一个拥有着“灵明石猴”血脉的夜行者。

    一直到她将双手掌心处那一掬如同水银状态的液体交给我,而我无法接住的时候,她才发现,她认错了人。

    对,是这样的。

    一定是这样。

    我在出魂状态下,也的确瞧见了熔浆之中自己的本体,就是那个让我眼熟的大光头儿。

    那是我在天灵盖受伤之后,秦梨落亲自帮我剃去头发,显露出来的模样。

    我手中抓着的珠子,也许就是小女孩儿给我的那一掬液体。

    又或者,它只是其中的一部分。

    其余的,进入了我的身体里。

    因为我当时瞧见,那个大光头,也就是我的本体,当时几乎已经融化了;没有融化的地方,也都被炙热的、火红的熔浆充满,只有癸水灵珠护着的地方,化作了灰黑色的岩石。

    就连那六甲,也都融练破碎。

    照理说,肉身凡胎,在这样的情况下,早就已经不行了。

    我现在还能够活下来,感觉到自己存在于世,说不定就是那一掬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的液体,救了我一命。

    也许,是这样的吧?

    我脑子有点儿懵,感觉我好像是理顺了,又仿佛还有许多的细节没有把握到。

    比如那个小女孩子她到底是谁,如此柔弱的她,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她说的那些话,到底又是个什么意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