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京华烟云第十八章 洋洋得意
    仝小米声嘶力竭的呼唤,让我为之动容。

    我动容的点,在于她的话语,通篇都没有背叛朋友的愧疚,而是对于自己未来的恐惧和担忧。

    她一直到了这个时候,都还在思考着自己的生死。

    而不是我的。

    君不密失其国,臣不密失其身,几事不密则成害。

    秦梨落落入了惯性思维中,觉得没有人敢进校园里面来抓人,而我也被她的自信给感染,并不觉得会有什么危险,却不曾想那个仝小米竟然将我与秦梨落的事情变成了谈资,说给别人听。

    我更没有想到,这帮人居然能够及时知晓,并且还将手给伸进了这里面来。

    需要屈服么?

    还没有等我想明白,门口处的人就闷声说道:“老实点,乖乖地配合我们,保你不死,否则我们不但杀了她,你也跑不了,知道不?”

    那人不说话还好,一说话,我瞬间就想明白一个道理。

    我有必要为了一个出卖我的人,屈从不反抗么?

    不。

    对于仝小米,我与她之间除中午见过面,她给我检查过之外,就再无一丁点儿联系。

    让我为了她而牺牲自己,这可能么?

    不,我得将动静闹大,闹到那些给予秦梨落信心的人都知晓了之后,这帮人反而会投鼠忌器,不敢乱来。

    想到这里,我没有任何犹豫地将手伸向了腰间,准备拔出软金索长棍来。

    我准备大干一场,杀个痛快。

    然而当我即将抽出裤腰带的时候,却听到噗嗤一声,我的右手胳膊处一阵局部疼痛,紧接着我低下头去,却见一记针管状的飞镖,扎在了上面。

    紧接着我的胸口,和大腿处,也中了两镖。

    麻木的感觉,从中镖的位置开始朝着四周迅速蔓延,我感觉大了一阵天旋地转,下意识地想要张口喊一句,却发现自己再也没有能够控制住身体的能力,直接瘫软下来。

    麻药。

    功夫再高,也怕菜刀。

    我瘫软在了地上,瞧见有人从门口走来,在我跟前停下,随后我瞧见了一把精致的手弩。

    刚才的那麻醉镖,就是从这儿发射出去的。

    我心中涌现出许多的悔意,然而这些事儿既然已经发生了,我终究还是没有办法挽回。

    我只是,有点儿震惊于敌人的手段。

    我本以为这儿是一方净土,是象牙塔,是不会有污浊混进来的。

    但现实还是恶狠狠地打了我的脸。

    我倒下之后,四肢无力,但意识却还在,感觉到有人匆匆过来,将我给按住,然后有人说道:“这个家伙的腰间有东西,那玩意可软可硬,先抽出来,快、快……”

    有人去摸,结果给软金索长棍电了一下,哎哟一声,闷哼了起来。

    那人受挫,压低嗓子说道:“这个家伙腰间的东西,很古怪,拿不动……”

    先前那人吩咐:“拿不了,那就算了。我们都是普通人,不是修行者,将人带出去,外面自然会有人接应的,别耽搁。”

    普通人?

    听到这话儿,我脑海里所有的疑惑都消解了。

    原来如此。

    如果是修行者,或者夜行者,出入校园的时候,必然会被人盯上,因为据秦梨落说,这学校的门口处,是有能人的;而及我所知,先前给我烙下烟头印子,让我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白老头,据说也曾经在这儿,做了半辈子的门卫。

    但如果是普通人,那么就未必能够查得到。

    按理说,普通人过来,并不会对我造成多大的威胁。

    但一来我眼睛受了伤,看不到太多的东西,二来他们用仝小米的生死来作威胁,让我分了心,最后他们居然准备了麻醉弩,让我在猝不及防的情况下,一下子就中了招。

    麻药的劲儿上涌,让我没办法挣扎,随后那帮人从我身上搜出了更多的东西来,包括我的钱包和证件。

    不过这些东西,都给扔到了一边儿去。

    在确定我身上没有别的武器之后,我给人扶了起来,负责指挥的那人说道:“走,赶紧带走,别拖延了。”

    有人问答:“这个小娘们儿呢?”

    旁边的仝小米还在哭哭啼啼,不过嘴被人堵住之后,就只能够听到低低的抽噎声了。

    那人问了一句之后,低声说道:“要不然,杀了?”

    仝小米拼命挣扎,想要说话,但是她的嘴给人堵着,完全没有办法开口,而指挥那人则说道:“她出卖了自己的朋友,还害得侯漠给人带走,她若是敢说出去,会有人找她麻烦的,所以谅她也不敢乱说——将人给绑了,扔在这儿就成。”

    说完,立刻有人将仝小米绑住,而那老大则半蹲在了仝小米的跟前,低声说道:“我刚才说的意思,你懂么?”

    他问完,伸手过去,将堵在仝小米嘴上的布团拿开。

    仝小米嘴里的布团被拿开,赶忙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