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五十九章 真假莫辨
    我瞧见他的情绪很是激动,有点儿不解,问道:“为什么这么说?”

    黄大仙不屑地说道:“那横塘老妖,就是个老鸨子,是个人贩子,倒买倒卖的事情,不知道干了多少,她的那窝点,不知道有多少夜行者孩童中转过。稍微有点潜能的,她就收着,纳为己用;而若是费事儿、不明显的,就倒卖给各处的夜行者家族去。她不知造成了多少父子离丧,骨肉分离,别的不说,那鲁大脚,和他的黄风寨,便是横塘老妖的忠实顾客……”

    啊?

    我之前对横塘老妖的印象,算是不好不坏,就觉得她是个会做人的老太婆,谁也不得罪,圆滑得很。

    而马一岙的师父王朝安,对她的评价,也是长袖善舞,算是个人物。

    此刻听到黄大仙的评价,还真的是让我有点儿心惊。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横塘老妖的话语,还真的没有太多可信度。

    不过我并非偏听偏信的人,毕竟我跟黄大仙也是刚刚认识,而且之前马一岙也说过,江湖人对于他的评价,也是毁誉参半,算不得多么好。

    我并不能因为他救了我们,我就什么都会去相信。

    随后我想起一事儿来,说对了,那天你把兜兜抢……救出来的时候,是否有伤过人?

    黄大仙回忆了一下,点头说道:“对,是个丑牛夜行者,不但伤了,而且我还下了死手,务必不让此人有机会活下来。”

    丑牛?

    我说你确定不是卯兔?

    黄大仙扬起了眉头来,说我从头到尾,就杀了一人,到底是什么,我如何记不得呢?

    我脑子有点儿乱,毕竟楚小兔说自己的哥哥,我以为是亲哥,而如果是这样的话,必然就会跟她是同一属相。

    却不曾想楚小兔发誓要报仇的那人,居然是另外一种属相的夜行者。

    旁边的马一岙说道:“就算是横塘老妖的不对,但您这动辄杀人的毛病,还是有点儿不太好。”

    黄大仙这样的人物,听到的话,从来都是夸赞,很少有人会这么顶撞他,眉头一下子就皱了起来,随后他笑了,说你觉得我这样做不好?

    马一岙并没有因为他的身份而低头,而是坚持说道:“的确是有待商榷。”

    哈、哈、哈……

    黄大仙大声笑着,然后揉了揉鼻子,看着我,有看着马一岙,并没有继续在这上面跟马一岙作纠结,而是问道:“江湖传闻,我看人很奇怪,见一眼,喜欢的人厚待,不喜欢的人,随意残杀,完全没有任何道理,你们觉得,这是为什么?”

    啊?

    听到他谈起这么一个话题,我有点儿懵。

    事实上,我也很是奇怪,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让黄大仙一见如故,对我这般的好。

    楚小兔当初问起这问题的时候,我也在思考。

    而即便到了现在,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并不知道自己在哪儿,就投其所好,让黄大仙喜欢了。

    马一岙听到他这般问,斟酌了一会儿,然后试探性地说道:“您,有望气之道上很有造诣,有观人之术?”

    黄大仙问道:“为什么这么说呢?”

    马一岙犹豫着说道:“因为尽管你经常会意气用事,但通常情况下,你杀的人,大部分都是恶贯满盈的家伙,正因为如此,江湖人对你的风评方才会是大于非;而唯一让人诟病的,是你经常会杀错一些无辜之人……”

    黄大仙看向了我,笑道:“比如我在横塘老妖那儿杀死的丑牛夜行者?”

    我瞧见他并非生气的样子,便鼓足勇气点头,说对。

    黄大仙并不与我们争辩,而是继续问道:“那你们知道,我为什么能够见了面,就知道这个人是否恶贯满盈,是否可杀么?”

    马一岙摇头,说这个……

    他也不知道。

    黄大仙瞧见马一岙没有了言语,长叹了一口气,说这件事情,我曾经跟你师父说起过,他觉得是无稽之谈,那么我现在再跟你说一遍——我有一种天赋,就是能够在第一次见到某人的时候,看到他后面人生的几段画面,而这些画面,都是具有转折性的。当然,这种天赋,不是随时触发的,得挑人……我这么说,你们懂我意思了么?

    马一岙瞪起了双眼来,而我也忍不住惊呼道:“你的意思,是那些看上去无辜之人,他们或许会在几年之后,行下恶事?”

    黄大仙点头,说对,而且还是极恶之事,不然我不会出手,毁我名声的。

    我说这……

    我本来想说“这怎么可能”的,结果回想起关于黄大仙的种种传说,却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来。

    因为这样的解释,其实是说得通的。

    马一岙没有回答相信不相信,而是问道:“你看到侯漠的时候,应该看到了他几年之后的境况吧?要不然你不会对他这么好的。”

    黄大仙点头,说对。

    我忍不住问道:“你看到了什么?”

    黄大仙笑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