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五十六章 徒弟输了师父来
    黄狗撒尿。

    这一招的恐怖之处在于示敌以弱,门户大开,让敌人以为能够马上将你拿下,下意识地去进攻,反而露出破绽,从而给予了一击必杀的机会。

    只可惜我这一脚往斜上方蹬过去的时候,正好碰到了白七虎扑而出的右手。

    两人相交,白七一声惨叫,在半空中翻腾一圈,落到了地上。

    他的右手,被我这一脚给踹得有些麻。

    随后他的目光,落到了旁边的兵器架上,下一秒,他已经游到了兵器架旁边,伸手过去,抓起了一根长枪来。

    他猛然一挥,让那枪头在半空中摇晃一下,指着我说道:“来,挑兵器。”

    他拿了长枪,很有风度地退到了一边,让我自己去选。

    我一眼望去,有刀有剑,还有各种奇形兵器,甚至还有一把强弓——不过这些对于一个从小学习数理化,而不是耍枪弄棒长大的人来说,实在是太不友好了。

    俗话说得好,年刀月棍,一辈子的枪。

    兵器这东西,并不是一拿上手就能够用的,你得练,日日练,月月练,年年练,得花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去了解武器的属性,了解它的特点,包括长处与不足,还得用它与人对练,甚至真实的拼斗。

    只有这样,方才能够说掌握了这东西,而不是随便挥挥砍砍。

    它跟现代兵器之中的火器枪不一样,枪虽然也需要练习,方才能够打得准,但那玩意只需要扣动扳机,就能够杀人的。

    我的目光巡视一圈,目光最后落到了一根米黄色的棍子上面。

    这些日子,若说什么兵器我练得最多的话,莫过于棍棒。

    我伸手,拿起了这长棍,在手中掂量一二,虽然不如软金索长棍来得顺手,但到底还是有点儿熟悉的感觉。

    当我拿起这棍棒的时候,旁边有人点头,说道:“这个少年郎,当真是宅心仁厚。”

    立刻有人接上:“的确,对方拿枪,摆明想要杀人,而他却选了这么一个没有太多攻击力的兵器,到底还是不想闹事。”

    也有人讥讽,说:“那是,他被杀了,并无苦主,而那白七若是被杀了,凭鲁大脚的脾气,能让他下山?”

    众人纷纷议论,显然是看白七久攻不下,开始讥讽起来。

    这些话落到了白七的耳朵里,让他的脸很红。

    红,是激动的。

    也是恼怒。

    待我将长棍拿着,回到场中的时候,那人将手中的点钢枪一晃,没有任何言语,就猛然扎来。

    那家伙使枪,绝对是一把好手,那长枪扎来,宛如毒蛇探穴,狠戾无比。

    我感受到对方那腾腾的杀意,也知道鲁大脚,以及周围的众人,给予了他太多的压力。

    正是如此,使得他的攻势,凶狠果决。

    铛!

    我挥动长棍,挡住对方的长枪,却不料那家伙长枪上前,猛然一荡,随后一躬身,那枪却从一个不可思议的角度陡然刺来。

    我没有注意,差点儿就给一枪扎了个透心凉。

    而即便是我勉力避开,那家伙也是占得了先机,枪出如龙,不断地捅刺而来。

    两人在瞬间就交手十几个回合,我因为血脉觉醒第一层,再加上《九玄露》的修炼,倒也没有太过于慌乱,稳扎稳打,不过还是好几次都给对方抓到机会,让我屡次落到了生死边缘。

    而这个时候,我开始感觉到自己的情绪一下子就上来了,浑身发热,头脑的思维和反应能力开始逐渐提高。

    我的呼吸也比平日里要快速许多。

    这是我身体里夜行者的血脉在发作,在面临死亡的时候,出于自救的天性,它将我全身的素质都给予了大幅度的提高。

    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奇妙的感觉。

    随着时间继续,那一点一点的累积,让我变得越发冷静起来,胸腹之中的酒气也消散了去。

    两人激斗,棍枪交击,宛如幻影一般,时而接近,时而分开。

    众人瞧见这般激烈的交手,也都忘却了最开始的立场,每每到了精彩十分,都会鼓掌喝彩,惊喝连连。

    而随着时间的逝去,无论是我,还是白七,又或者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出了一个迹象来。

    我越打越稳,越打越有自信,从防守到反攻,张弛有度,进退自然。

    反观白七,从一开始的凶神恶煞,屡屡方寸之间的杀招,到了后来,就开始变得心浮气躁,脚步不稳。

    我一棍一棍地拼着,当气势拼到了极点的时候,猛然一棍,将其长枪挑开。

    随后我奋力一下,朝着那家伙的腰间击去。

    我这一下,是想要决定胜局的。

    然而就在此刻,那白七却是露出了狞笑,怒声吼道:“来得好……”

    说话间,他整个人就开始冒出了腾腾青气,随之而来的,是他的身子如同吹气球一样膨胀,那套宽松的运动服给撑到了极限,然后有黑乎乎、又硬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