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五十一章 开胃小菜
    川东大寇鲁大脚这个人的名字,我听了好多次,但直到今天,方才算是见上了面。

    这人的长相,也对得起“川东大寇”的名字——大光头,一脸横肉,脖子上有着一个比拳头还大的肉瘤子,光滑铮亮,就好像是脖子之上,又长了一个小脑袋一般,紧接着五短身材,也就只有一米六左右。

    他的身子却很宽,感觉如同螃蟹一般,而脸上,从右眼到嘴角处有一条狰狞可怖的疤痕,蜈蚣一样分布着。

    这疤痕使得他整个人,都凸显得格外凶悍。

    从外貌上看,他的年纪算不得大,顶多也就四十多岁,但我却知晓,这个人,至少在川东就横行了五十多年。

    半个世纪啊。

    一个夜行者,而且还是个作恶多端的夜行者,能够在西川这种藏龙卧虎之地横行多年而不死,是需要很多本事的。

    鲁大脚就是这样一个很有本事的人,不但活着,而且还越发风生水起。

    怎么办?

    老秦已经走到了坪子跟前的接待台,找负责登记的人员送礼签字,那鲁大脚在跟几个相貌不凡的中年男人说着话,虽然并没有瞧这边。

    但如果我们上去的话,很容易就打了照面。

    鲁大脚对马一岙恨之入骨,就算是他剃了胡子,也不可能认不出来的。

    就在我们两人驻足之时,一个花家的仆从走了过来,推了我们一把,说干嘛的,怎么在这门口挡着呢?

    花老太势力颇大,宰相门前七品官,这些跟着混饭吃的帮闲、仆从,个个都牛气无比。

    我给推了一把之后,脑子反应过来,对那人说道:“兄弟,我这兄弟闹肚子了,上山的途中,肚子就咕嘟嘟叫了好多次,我说你要不然找个地方解决呗,他说不行,这青钢岭是花奶奶的地盘,可不能污浊晦气——不过现在实在是忍不了了,您这儿,哪里有茅厕?”

    那人听了,一脸嫌弃,指着左边的一条小道,说道:”走、走、走,去那里,赶紧的啊,别半路拉出来,晦气得很。”

    马一岙有些犹豫,我从他手里接过了礼物,又推了他一把,说道:“你赶紧去呗,不是快憋不住了么?”

    我用眼神示意他,马一岙瞧见,朝着我感激地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

    而我,则朝着接待台那边走去。

    说起收礼这事儿,很多小一辈的朋友可能都不太清楚,因为现在摆酒,大部分都是在酒店之类的,红白喜事啥的,都是由当事人在门口收礼就成。

    但是在以前,人情往来,可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需要有专门的人张罗,而接待台,就是专门登记这些事儿的。

    我走到了接待台,将礼物送上。

    绵阳肖家准备的礼物,有两根老山参,年份很久,然后就是一些小特产,以及一个大红包。

    红包里有多少钱,我们刚才没有拆,这边的接待台要入账,所以直接拆开了来,我看着人数了一遍,居然给包了四万。

    四万啊……

    这是什么概念?在当时的时候,我们老家的人情往来,大部分都是几十块。

    上百,都已经算是很阔绰、关系很铁了。

    从刚才几次被刁难的情况来看,这个所谓的“绵阳肖家”,在花老太这儿,几乎是没有太多牌面的,也没有给予足够的尊重,但肖家却为了这个寿宴,弄来这么多的礼物,还包了一个堪称巨款的大红包,在让我错愕的同时,也感受到了花老太以及二郎山的影响力。

    不过钱财于我,此刻已经是身外之物,我在这儿心惊胆战的,是旁边不远处的鲁大脚。

    前日我们在县城被跟踪时,我估计也是被关注到的,倘若是鲁大脚对我有了印象,上前来盘根问底,只怕我是遭不住的。

    不过好在鲁大脚这人,虽然凶悍,但孤傲,眼睛都是朝天看的。

    他在这儿,跟那几个看上去颇有地位的中年人交流,都有些装,更不用说看旁边这些无关紧要的小人物。

    所以尽管我一直心存忐忑,担心得不行,但最终还是顺利地办完了送礼事宜。

    负责接待和收礼的人看在绵阳肖家这大红包的份上,对我还算客气。

    他们告诉我,寿宴会在五点钟开席,而现在,如果无聊,可以去暖棚里面,搭台打麻将,也可以跟前来赴宴的江湖同道们聊聊天,又或者可以四处看一看。

    这儿除了私人房间,和山顶的藏之外,大部分的公共场合都是开放的,可以四处走。

    说句实话,这青钢岭上面的建筑修得很有风格和特点,给人的感觉好像是旅游区一样,休闲舒适,然后远处是漫天云雾。

    左右打量,入目处皆是美不胜收的风景。

    对于这一点,二郎山的人,颇有底气。

    我得了允许,赶紧说道:“我兄弟去了茅厕,我先去找找他。”

    我趁着鲁大脚不注意,就赶紧离开,往着刚才的那条小道过去,走了十几米,转过一棵参天古树,却是一个小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