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三十四章 谁放的火
    一步天堂,一步死亡。

    当时的情况有多揪心,我实在是难以描述,只感觉在那一瞬间,我整个人都有些僵住了。

    我全部的注意力都看向了那边。

    因为我知道,只有那个白衣男子的手搭上门,甭管他此时此刻有多么的威风凛凛、英姿勃发,都得跪倒在长线蛇虺蛊的剧毒之下。

    然而白衣男子仿佛有所感触一般,手伸到了一半时却停下了,这事儿就让人有些着急了。

    为什么呢?

    他是发现了什么,然后才这样的么?

    我下意识地朝着闺红阁的下方望去,却并没有瞧见小虎的任何踪迹,此时此刻的他将自己藏匿得十分隐秘,完全没有任何的迹象露出来。

    那么,这白衣男子是怎么感觉得出来的呢?

    时间在那一刹那,仿佛定格了一般,又过了几秒钟,白衣男子突然往后退,回到了木楼梯的门口来,冲着这边喊道:“秀秀,秀秀!”

    大嬢孃一行人都簇拥在宴席坪子这边,望着心爱的男人去临幸别的女人,那种感觉真的是糟糕透了。

    她们的心中,想必也是醋海生波吧?

    而当白衣男子喊出了声来的时候,这个原本满脸阴郁的老妪立刻笑容满面,迎上前去,问道:“郎君有何吩咐?”

    她心花怒放,然而白衣男子却是一脸冰霜,冷冷问道:“你是对我有什么不满么?”

    老妪被这么一问,如遭雷轰,惊慌说道:“这是什么意思?”

    白衣男子平静地说道:“若不是对我有所不满,又何必在房中暗藏杀机?你知道我是谁么?我可是山神,你们的一举一动,都在我的眼中看着呢……”

    老妪惊惶不已,浑身颤抖。

    她激动地表白道:“我的天啊,郎君你怎么能这么想我?秀秀入山,已有十八载时光,没日没夜,都将心中所有的爱恋放在郎君的身上,不敢有半分亵渎和怠慢,如何会害你?这是怎么说呢,何至于此,何至于此啊……”

    她悲痛欲绝,而这个时候,闺红阁之中也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紧接着,那一扇描红贴喜的门,给人从里面推开了来。

    这是蔡月娘。

    她终于等不了了,听到外面的动静之后,主动出来解释。

    而当门打开的一刹那,却听到那月娘一声惨叫,紧接着摔倒在了地上去,大红色的盖头落在了地上,露出她那滑如凝脂、白若牛乳的脸庞来。

    上面霞云密布,却是一个等待夫君宠幸的新娘子。

    而此刻,一团黑色雾气,却将她整个人都给包裹。

    轰!

    白衣男子恼怒不休,猛然一脚,跺在了木板铺陈的吊脚楼平台之上,紧接着怒声吼道:“还说没有,那这是什么?”

    随着他这一脚跺下,无数木块陡然炸开,一个黑影从地下陡然跳了出来。

    那人却是藏匿多时的小虎。

    小虎出现之后,并没有如我们计划之中的一般,直接冲向那白衣男子,而是扭头,朝着趴倒在地的月娘冲去。

    随后他的手往怀里一摸,又朝着月娘的唇间送去。

    瞧见他这慌乱的表现,我的心有点儿疼。

    万万没有想到,那长线蛇虺蛊咬中的,并不是白衣男子风公子,而是小虎的暗恋对象蔡月娘。

    这情况让我和楚小兔都有一些懵逼,不知道该怎么处理才好。

    因为这个意外,并不在我们的预想范围之内。

    谁知道白衣男子居然会有这么强的警觉性,而且还能够感受到此间的危险呢?

    更让我们想不到的,是蔡月娘这新娘子居然还主动开了门。

    小虎应该也没有想到,所以才会使得长线蛇虺蛊在没有受到他控制的情况下,主动出击,咬伤了蔡月娘。

    一切都乱套了。

    计划不如变化,在瞧见这一幕的瞬间,我当时的心情是无比糟糕的,几乎有一种想要抽身离开的冲动。

    但我终究还是没有走。

    因为小虎是我带进黑风沟里面来的,我对他是有责任的。

    深吸了一口气,我按住了准备冲出去的楚小兔,让她继续潜藏着,而我则双脚一蹬,人就冲向了闺红阁去。

    而当我冲到屋子前的时候,白衣男子差点儿就把整个楼房都给拆了。

    他愤怒地吼道:“我给你们吃穿,保障你们的安全,大慈大悲,让你们能够活下来,你们居然是这么算计我的。啊、啊、啊……”

    这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在此时此刻,陷入到了一种暴走的状态。

    他挥舞着双手,整栋楼从摇摇欲坠,到悉数垮塌下来,也只用了几秒钟的时间,而这个时候,我也听明白了一点。

    他在怀疑。

    身处高位,孤独寂寞,高处不胜寒,这个家伙居然开始怀疑起了大嬢孃等一伙人,认为这些被自己控制和掌握的人们背叛了他。

    他到底得有多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