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苗疆诡事第十六章 马一岙远走湘西
    走到村口,我给一辆破烂的摩托车给拦住了,车上一个穿着皮夹克的年轻男人冲我喊道:“漠哥,漠哥……”

    我抬头一看,原来是跟我一起从小长到大的伙伴二胖。

    这小子打小不爱学习,上了初中就没读书了,后来据说是去打工了,没想到这会儿又在村子里碰了面。

    我跟他打招呼,说唉,二胖?

    二胖下了车,咧着嘴苦笑,说漠哥,别叫我小时候的诨名啊,你看我现在也不胖。

    我皱着眉头想了一下,有些不确定:“哎呀,你大名叫啥来着?吴、吴……”

    二胖赶忙说道:“你是贵人多忘事,吴照华。”

    我说哦,照华,照华,怎么着,现在忙啥呢?

    二胖说嗨,现在在市里面做点小生意,ip电话你知道么?我在中学门口摆了个摊子,迁了根电话线,然后给学生们打电话,另外还卖点儿文具啥的。

    我着急离开,点了点头,说挺好,挺好。

    我一边说话,一边往外走,二胖赶忙拦住我,说漠哥,别走啊,我有急事找你呢。

    我一愣,不确定地说道:“找我?”

    二胖说对呀,我听说你回来了,就赶忙将手头的生意交给了女朋友,特地大早上地赶回来见你呢。怎么着,看你这样式儿,是准备出门么?

    我说对,事情忙完了,就准备走了。

    二胖说别啊,我好不容易赶回来,你就要走了?不急吧,不急咱中午喝一顿,我特地去弄了两斤田鸡,咱们今天吃红烧田鸡,贼好吃的。

    我摆手,说改天吧,咱们兄弟伙,来日方长。

    二郎依旧拦住我,说哥,哥,你别走,我找你真的有事儿。

    我瞧见他这样子并非偶遇,而是特地过来找我的,终于停住了脚步,说有事说事儿,别绕弯子,咱们哥俩,不存在客气话。

    说是这么说,但我心里还是有点儿怕他又有什么打拐的事情找我。

    倒不是说不想帮忙,只是我不想再出岔子了。

    好在二胖并不是找我帮忙找人,而是想要跟我一起出去混。

    他说漠哥,我听大姨(我母亲)说你在外面混得很不错,一个月能拿大几千,咱们打小关系这么好,你也得拉扯弟弟一把,带上我去发财啊——你放心,我很能干的,你说啥是啥,鞍前马后,绝对不说二话。

    我听得头皮发麻,说等等,你不是说你在市里做些生意,情况还挺不错的吗?

    二胖苦笑,说话虽不假,但做生意都是要本钱的,你也知道,我家里条件不好,老娘今年开春又生了一场大病,折腾了不少,现在周转不开,我也是急着没有办法——要不然,你借点钱给我,我给你开借条,要是生意好,今年年底,或者明年年初,我就能够还上了,你看怎么样?

    本来我还在头疼怎么劝二胖,毕竟我早就已经不在祥挥了,带二胖一过去就露底了。

    我倒是无所谓丢不丢面子,但这事儿给我母亲知道,问题就大了。

    所以二胖这么一说,我就下意识地问道:“多少钱?”

    二胖说不多,我只是需要周转一些货款,两万左右,就可以了。

    我摇头,说不行,不行,我手头没那么多。

    二胖看着我,说那你能给多少嘛,不够的话,我再去找人凑——漠哥,咱们是打小在一起,穿着开裆裤长大的伙伴兄弟,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坑你的,也给你写借条,等到期不还,你去抄我家……

    他在这儿大声地赌咒发誓,我摆了摆手,说别了,用不着这样。我能够借你一万,多了真没有。

    二胖有些为难地说道:“漠哥,一万有点少,没多了么?”

    我摇头,说没了,你要不要。

    “要,要,”二胖怕我反悔,赶忙点头,然后从兜里拿出纸笔来,给我写了借条。

    我数了一万的票子给他。

    二胖拿到钱,感动得热泪盈眶,千恩万谢,拱着双手,说哥,漠哥,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以后你有啥事,随时招呼一声,刀山火海,一句话。

    二胖骑着摩托车走了之后,旁边的楚小兔笑吟吟地过来搭我的肩,说漠哥你真有钱,不然也赏我一点儿呗?

    我瞪了她一眼,说没钱。

    楚小兔踢了我一脚,说有钱给别人,没钱给我?

    我说二胖是我打小一起长大的兄弟,现在有困难了,我伸出援手,不是很正常么?你说你,你有什么困难?

    楚小兔不屑地说道:“呵呵,打小长大的兄弟——你就是个傻子,人家从一开始就算计你呢,你还拿人家当兄弟,脑子进水了呢。”

    我很不爽,瞪了她一眼,说你讲什么呢?

    楚小兔昂着头往前走,说自己悟吧,你个傻子。

    两人出村,搭了车去市里,然后乘坐火车抵达了郴州,路上我不怎么理楚小兔,不过她是个开朗的性子,没事儿跟我聊天,我又不能冷着脸,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气氛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