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八十七章 医院里
    海妮是一个可怜的小女孩子。

    因为血脉太早显形的缘故,使得海妮从小就显得与众不同,而在她老家那个封建的小渔村里,海妮从小就遭受到了很凄惨的待遇。

    他不但被村子里的人各种非议,甚至连自己的弟弟都经常对她殴打。

    至于父母,对待她的感情也是十分冰冷和淡薄的,从小到大,她几乎都没有感受过什么温暖。

    一直到她遇到了马一岙,然后被接到了小院子里,与傻乎乎的王虎、热情的傻大姐肥花,和人小鬼大的小钟黄等人相处,方才感觉到活着的价值。

    这些话,是当时我跟海妮一起在灶房里做菜的时候,她跟我聊起来的。

    在小院子的那些时间,是海妮最开心的岁月——不用担心没饭吃,不用担心被人当作是怪物,更不用担心随时冲进来人殴打她……

    听到海妮的话,当时的我,心、其实是挺疼的。

    她的要求,还真的是太简单了。

    越是如此,越发惹人怜。

    只可惜……

    她终究还是死了。

    我的心情都如此悲恸,就像缺了一块,更不用说马一岙了。

    他跪倒在地,抱着海妮瘦小的身子,低声说道:“海妮,海妮,我答应过你,带你去海边玩儿的,可是最终还是没有实现诺言。我对不住你啊……”

    因为枪伤,再加上伤心过度,马一岙终于倒了下去。

    我和旁边的阿水七手八脚地将他扶起来,发现他陷入了昏迷之中。

    我有些慌,不是我不够沉稳,而是关心过度。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而这个时候,许梦月大姐赶了过来,让我们将人给放平,之后帮着检查了一下,对我说你别急,人不会有危险,不过必须得赶紧送医院了,不然时间拖长了,肯定会留下后遗症。

    我点头,说好、好。

    我当时有点儿懵,不知道该怎么做,好在许大姐是个十分有条理的人,叫人抬着担架过来,把马一岙抬离了滩涂这边。

    弄完这些,她又过来问我,说这小姑娘怎么办?要不然也送去医院,到时候再通知她的家人过来?

    我想起海妮家人的遭遇,有些痛苦,说不,她……没有家人了。

    许大姐瞧见我脸色苍白,也有些摇摇欲坠,赶忙叫来了欧阳青,把我给扶住,随后也安排了人,将我与马一岙一起送上了车,朝着附近的医院开去。

    阿水也受了伤,不过他不愿意跟着我们一起去医院。

    在车子启动之前,他找到我,让我转告马一岙一声,说他准备去一趟鹏城。

    我当时的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下意识地问他去鹏城干嘛,阿水只是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就走了。

    等到回去的路上,我方才想反应过来。

    先前郑勇的身边有那个猛禽夜行者一般的高手照应,阿水没有办法给老歪报仇,所以才会跟着我们一起来。

    而现在一番火拼,黄泉引损失惨重,估计是顾及不了郑勇那个二五仔了,他这个时候赶到鹏城去,说不定就有机会将那家伙给拿下,祭奠老歪的在天之灵。

    阿水这人的话语不多,开口闭口却总是提及老歪,两人的交情显然是极为不错的。

    这一点从那三根极为稀罕的追风箭,就能够看得出老歪对阿水的器重。

    老歪没有儿子,说不定都将阿水当做儿子看待。

    到了医院,自有人安排给我们处理伤口,我心里想着马一岙和海妮的尸体,不肯第一时间处理身上的伤势,一定要在旁边看着。

    许梦月大姐听到之后,找到了我,说小侯,你别太绷着,先去处理伤口;这里的事情,都有大姐和其他几个兄弟姐妹帮衬呢,你放心,一切有我。

    她的笑容感染了我,也让我紧绷的心弦得到了舒缓,没有再坚持。

    在急诊室处理伤口的时候,急诊女医生和旁边的护士叫我脱下衣服之后,都给我身上的淤青和伤口吓呆了。

    好一会儿,旁边一个小圆脸的护士忍不住问道:“你这个,是几百人械斗么?”

    我摇头,不想说话。

    之前心头热血澎湃,身上的伤口完全都感觉不到疼,而此刻那种紧张感松懈之后,那种火辣辣的感觉就像虫子啃噬一般,将我吞噬。

    不过身体的痛感远远比不上心中的悲伤,我的脑海,一直不断地徘徊着海妮惨死之时的场景。

    我想起她死去之时,喊出口中的那一句话。

    还有她那绝望的眼神……

    每每想到这些,我都下意识地紧紧捏住了拳头,骨头捏得喀喀作响,旁边的医生开口说道:“干嘛呢?别用力,血都崩出来了……”

    我这时方才想起这里并不是战场,我跟前的这些人,也并不是八爪怪人、笑面虎、刘勇和白眉道人。

    上半身和头部、脖子的伤口处理了小半个小时,随后又给我处理腿部和屁股。

    当说要我脱下裤子的时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