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三十八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我的心脏,在那一瞬间几乎是停止了跳动。

    这,到底怎么回事?

    明明那些东西都放在这儿的,当初我整理背包的时候,还反复检查过,怎么这会儿就只剩下一颗血珠子了,其它的东西都到了哪儿去——是被我掉落到了刚才的蜈蚣潭中,还是说在之前的时候,就已经掉落了呢?

    又或者……是秦梨落在这里面动了手脚?

    想到这个可能性,我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整个人都有一些懵。

    这种情绪,想必很多朋友在丢失了重要物件时也会有,会在在那一刹那,各种可能性涌上心头了来,着实是让人郁闷不已。

    如此焦虑了一会儿,我深吸了一一口气,将自己的心情放平缓一些,想着实在不行,我就先回去,在那蜈蚣窝子里找一找,先确定一下是不是在那儿丢的。

    毕竟有那根软绵绵的东西在,我对那些花花绿绿的小虫子也少了些恐惧。

    至于后面的事情,我还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胡车那家伙觉醒成了夜行者之后,性情大变,又或者是没有再掩藏住自己凶戾的性子,我现在见到他,还是绕开走好一些;至于秦梨落,尽管我不确定她是否跟我丢东西这事儿有关,但直觉告诉我,这个漂亮女人并不可信。

    她远远没有表现出来的这么单纯。

    我一个头两个大,将东西收拾妥当之后,背上包,准备往回摸回去,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有一个身影从远处倏然冲来。

    这方向,是由外而内。

    我此刻已经是惊弓之鸟,对于任何人都着极强的防备,下意识地靠着山壁,想要藏起来。

    不过这一段路十分狭窄,不管我怎么躲藏,当那人走近一些的时候,我们还是撞了一个正着。

    对方走近的时候,我已经瞧清楚了来人的模样。

    居然是先前与笑面虎拼斗的光屁股小孩。

    那个野生的夜行者。

    此刻的他,前胸和腹部处,有两道狰狞的伤口,这伤口有些时间了,两边泛白,肿得像是婴儿嘴唇一样,不过没有太多的鲜血流出来,而瞧见背着包,赤手空拳的我之后,那小屁孩子眯眼打量了我一会儿,随后开始吸了吸鼻子。

    我不想节外生枝,伸出双手来,对小男孩说道:“别紧张,我不是坏人,我跟刚才那两个人,不是一伙的。”

    小男孩并不听我解释,而是直勾勾地盯着我的背包,然后结结巴巴地说道:“你的,包,有干娘,的味道,你……”

    听到这话儿,我先是不理解,随后想起了一件事儿来。

    那颗唯一剩下的血珠子,可是笑面虎从那条白色巨蟒的身子里活活掏弄出来的。

    而这个小孩,管那白色巨蟒叫“干娘”。

    一瞬间,我有种骂娘的冲动。

    甭管是不小心掉了,还是有人偷了,你要掉就全部掉光去,偏偏还留了一颗珠子,这不是让我在这凶悍的小孩儿面前百口莫辩,一点儿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么?

    我有些紧张,赶忙解释道:“这个……”

    男孩却没有再说话,脸上那白净的皮肤之下,突然间有藏青色的血管凸起,如同蚯蚓一般,在里面游弋着,紧接着他的双眼在一瞬之间变成了红色,用一种类似于野兽般的嗓音陡然怒吼道:“死!”

    话音未落,他就如同一头猎豹般冲了上来。

    马一岙先前送给我的那一把短刃被我掉在了蜈蚣潭中,刚才没有来得及找到,而此刻的我不但是赤手空拳,而且还刚刚从下方的蜈蚣潭中爬上来,双手全是血泡,精疲力竭,哪里是这个小家伙的对手?

    别看他身上有伤,但从他能够从笑面虎霍得仙的跟前血拼之后活着,甭管他是战而胜之,还是转身逃走,都不是我能够对付的。

    我解释无效,给那小屁孩骤然欺身过来,下意识地往后退,想要跟他拉开距离,却不曾想这小屁孩快得跟一道闪电似的,仿佛完全不用遵循物理定律,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呢,就给他恶狠狠地撞到了胸口处,然后整个人都腾飞而起,撞到了旁边的山壁上去。

    当后背挨到了山壁的那一瞬间,巨力狂涌,我感觉到眼前一黑,魂儿仿佛都要离体,直接死在了这里。

    好在这个时候,我的心脏处猛然一抖,一股力量涌现出现,遍布全身。

    九玄露出,神魂自宁。

    我缓过一口气来,从山壁上滑落,一把抓住了那个小孩,不敢与他拼斗,而是想要将其扔开去,却不曾想这小孩跟一牛皮糖似的,一直黏着我,然后不断出手,在我的身上拍打着。

    小孩子的手脚看着柔嫩,但力气却足,打在身上,疼得我只抽冷气。

    如此几个回合下来,我直接就鼻青脸肿,不成模样了,瞧见他完全不给我解释的机会,让我明白过来——我若是真的再这样下去,估计就只有死路一条。

    甭管小孩是哪一方的,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浓烈杀意,都让我不得不认真对待。

    夜行者,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