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夜行者:平妖二十年 > 灵明石猴第十五章 毫无底线的夜行者
    老金死了?

    听到这话儿的时候,我脑子轰地一下就炸了,半天都没有反应过来,一直到旁边的丁老板推了我胳膊一把,说嘿,兄弟,你怎么了,没事吧?

    我方才回过神来,下意识地一把抓住了他,说怎么死的?

    我当时脑子混乱,不知道自己的状况有多吓人,但这丁老板却吓了一跳,仓皇地往后退开,语气结巴地说道:“你、你……”

    我这才回过神来,朝着他办公桌旁边的书柜玻璃望去,瞧见一个满脸通红、双眼尽是血丝,仿佛整个人都冒火一样的我,凶相毕露,这才强行收敛起心头的怒火,问他道:“到底怎么回事?”

    丁老板大概是被我吓到了,不敢发脾气,赶忙说道:“我知道的也不多,只听了个大概,说有人闯入老金他们公司,不知道怎么回事,好像是产生了冲突吧,然后老金和你们公司的刘庆泰就都死了——具体情况,你还是自己打听一下吧。”

    什么,泰哥也死了?

    我听了,看向了他办公桌上的座机,然后说道:“能借您电话用一下么?”

    丁老板赶忙点头,说可以,当然可以,没问题。

    他说话的语气都有些不对劲了,我瞧他这态度,就知道即便我各方面的条件都挺不错,甚至特别适合这公司,他也不会把我留下来了,于是也没有太多的顾忌,拿起电话来,拨通了小刘的手机,结果半天都没有接,我又拨通了两个同事的手机,都没有接通。

    放下话筒之后,我对丁老板说道:“电话打不通,老金出事,我得赶紧回去,我们以后联系吧。”

    丁老板赶忙点头,说好,我让人送你。

    如同被送瘟神一般地请出了厂子,我赶忙买票赶回鹏城,一番折腾,到了下午的时候,我家都没回,直接赶到了祥辉,还没有进公司,就在外面瞧见在路边吸烟的销售课前同事小戴,赶忙跑过去,喊道:“小戴,小戴。”

    小戴瞧见我,赶忙将烟扔掉,迎了上来:“侯课长?”

    我挥手,说猴年马月的事情了,叫我侯漠——我听到消息了,到底怎么回事?老金怎么突然就没了呢?

    小戴一脸错愕,说你不知道?

    我说我也是刚刚听到的消息,打小刘他们电话都打不通。

    小戴苦笑,说小刘他们被带到警局去了,到现在都还没有回来了。

    我说到底怎么回事,你赶紧跟我说。

    小戴左右看了一下,把我拉到角落,然后低声说道:“侯哥,你先跟我说,你最近在外面,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我瞧见小戴奇奇怪怪的,还问起了我,十分疑惑,下意识地否定,说没有啊。

    小戴说侯哥,说实话,这件事情说起来,跟你有关——杀害老金和泰哥的那帮人,其实是过来找你的,只不过因为泰哥跟他们起了冲突,有人就直接翻脸动手了,这几个人凶得很,个个都跟电影里面的职业杀手一样,我跟你讲,你自己小心点,他们是冲着你来的,出手又这么狠,指不定在哪儿堵着你呢。

    啊?

    小戴的讲述让我手足发凉,因为我万万没有想到,这件事情,居然还跟我有关系。

    我深吸了一口气,然后问道:“杀人凶手,你有见过?”

    小戴摇头,说没有,我昨天在福田办事,是今天早上听马丽说的——听说是有四个人,有一个在外面没进来,另外三个,一个半老头子,一个刀疤脸,还有一个矮胖秃顶的男人,动手的是那个矮胖子,就他一个,就把老金和泰哥给砍了,你不知道当时的场面有多恐怖,办公室满地都是血啊,恐怖得很……

    说到这里,他想起来一件事情,对我说道:“对了,警察问起你了,还找了你的联系方式和住址,我以为你知道这件事情呢。”

    我摇头苦笑,说没有。

    的确没有,我从祥辉离职之后,手机上交,而所谓住址,估计是之前我在城中村租住的出租屋,至于我现在的住处,除了老金之外,公司没人知晓,警察匆忙之间,当然也找不到我了。

    当然,这些都是小事,最让我为之震撼的,是小戴描述之中的那几个人,我一听,几乎都能够确认得到,他们就是在梅州绑架梁世宽梁老师的那一伙人。

    那一伙人,也是夜行者。

    不过夜行者和夜行者终究还是有差别的,如同秦梨落这帮人,虽然看上去很凶,但从实际上的手段来说,还是很温和的,甚至可以说是良善的,有底线、有原则,而我在梅州碰到的这一伙人,却完全不同,他们野蛮、凶猛、强横,丝毫不讲道理,动辄出手杀人,谋人性命。

    这样家伙的危害,远远不是正常人所能够比拟的。

    在那一瞬间,我的耳朵很热。

    很热,很热,因为我想起了上一次与马一岙分别的时候,他对我提出的警告之语。

    他让我注意这帮人,如果他们知道被埋在土里的我居然还是没有死,他们一定会找过来对付我的。

    当时我并不觉得什么,不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