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你头上有点绿 > 章节目录 23
    宫斗剧演到最后, 团灭。

    唐远说不上是失望还是庆幸, 他垂下脑袋, 眼尾跟唇角都弯弯的, “喂,裴闻靳。”

    那声音懒洋洋的, 像春天的暖风。

    男人发出沉沉的喘息。

    唐远的手肘抵着腿部, 单手托腮,眼珠子仿佛黏在男人身上, 怎么都拨不下来。

    他蹙了下眉心, 像一个看到了喜欢的玩具,却没法抱回家的孩子, 满脸的苦恼跟郁闷。

    “我真的没劲儿扛你了,你赶紧醒过来,自己去洗澡。”

    客厅里就唐远一个人的声音。

    他把软||韧的腰弯下来, 近距离看男人的模样, 从俊美的眉眼往下, 一寸寸看, 认认真真的看,心里的滋味难以言喻。

    ——这就是我的初恋。

    裴闻靳,你要是也喜欢我, 我就会竭尽全力取得我爸的认可,给你我所拥有的一切, 包括忠诚,绝不会像林萧说的那样跟谁逢场作戏, 我可以发誓。

    唐远把这句话放在心窝最柔||软的地方,他凑的更近,微眯着眼睛贪婪的嗅着男人身上的味道。

    落地钟滴滴答答的响着,唐远看着喜欢的人在自己触手可及的地方,呼吸里全是他的气息,有了一种岁月静好的感觉。

    恨不得时间就这么停止,不再往前奔跑。

    周遭空气里的酒精味却是个十足的破坏者,唐远被迫从幻想中回到现实,他拿出手机上网搜怎么最快让喝醉了的人清醒,边刷网页边咕哝,“大白菜,西红柿,多醒酒的方法啊……”

    但是都很麻烦,而且没材料。

    刷了会儿,唐远选择比较简单的蜂蜜水,他根据上回过来时的记忆在架子上找到一瓶蜂蜜,然后拿水壶烧水,冲洗玻璃杯,嘴里不停的碎碎念,“还要什么来着?”

    客厅里突然传来“嘭”一声响。

    唐远从厨房里跑出来一看,椅子倒在地上,男人摇晃着身体,随时都会一头栽下去,他赶紧把人扶到沙发上。

    “一会我给你泡蜂蜜水,喝了就会好受多了。”

    看男人皱着眉头拽衬衫领子,唐远就蹲到沙发边伸过去两只手,给他把衬衫扣子解了三颗。

    其实还想解第四颗的,唐远及时忍住了,他的视线正前方是一片深渊,争分夺秒的|蛊||惑着他跳下去。

    快跳啊,跳吧,跳下去,下面直通天堂。

    漫画里的那些镜头哪怕再逼||真,那也是假的,冲击力跟刺激性虽然有,但跟亲眼所见是两码事,不能相提并论。

    唐远用左手按住想伸出去的右手,扯着干涩的嗓音咳两声,说,“我给你把衣领上面的扣子解开,这样是不是就舒服了点儿?”

    就在这时,男人闭着的眼睑动了动,有要睁开的迹象。

    唐远吓的绷紧身子不敢动,脸上的肌||肉都僵了,他连呼吸都放轻了很多。

    气氛有种微妙的沉寂。

    厨房里的水壶发出“叮”的声响,水烧开了。

    唐远借机跑进厨房,做贼心虚的反手拉上玻璃门,他倒了一杯水放在窗台上,风穿过杯口不断腾升的热气,一股脑地钻进他的领口里面,出了汗的后心生出一丝凉意,纤瘦的身体抖了一下。

    怕什么,我是接了电话才过来的,劳心劳力,累的浑身骨头都快散架了,又没干什么坏事。

    就是回来的路上顺便占了些便宜。

    但是,换个角度想,也可以说被占便宜的是他。

    唐远一通七想八想后镇定下来,他等水温降下去,倒一点到手上觉得水温差不多了就放两勺蜂蜜进去,到厨房门口时脚步一顿。

    卧槽,我怎么变成傻逼了?

    试水温倒手上干嘛,我就该直接用嘴巴尝啊。

    那样不就是间接那啥了吗?

    为了间接那啥,唐远果断用嘴巴碰碰杯口,一连碰了好几处地方。

    他自我唾弃,太羞耻了,真的太羞耻了。

    不知道别人的暗恋是什么样子,反正他经常管不住自己的身心,跟个智障儿似的。

    唐远轻着脚步走到沙发那里,发现男人还闭着眼睛,并没有醒过来,他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下一刻又纠结起来,人不醒,我怎么喂水?

    嘴对嘴?这不太好吧?

    唐远知道自己没那个技术,不过人要有探索精神,不能因为难就往后退,他决定在行动前先试探一番,“那什么,我给你弄了蜂蜜水,你喝了吧。”

    男人没有反应。

    就在唐远往嘴里倒了一口蜂蜜水,快要贴到男人嘴唇的时候,猝不及防的,他对上了一双漆黑的眼睛。

    吓的他魂不附体,那口蜂蜜水全部冲进了他的喉咙里,呛得眼泪都飙出来了。

    “咳,咳咳!”唐远狼狈的咳嗽,话语里似埋怨似撒娇,“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好吗?你不声不响就睁开眼睛看我,还不说话,我快吓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