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你头上有点绿 > 章节目录 21(2)
    这话得罪了俩。

    陈列差点就要给跪了,“两位哥哥,小弟我错了。”

    唐远不跟他瞎扯了,蹙着眉心说,“你就那么想在你女朋友,不对,前女友面前要那点儿自尊?”

    陈列朝地上碎了一口,“不是自尊的问题,我就是想出口恶气。”

    唐远,“……”

    区别在哪里?

    宋朝向来都是要么不说话,一说就能说到点上,容易把人气死,这会儿不快不慢的来了一句,“他就是不爽,王明月跟他谈的时候只让他拉拉小手,别的不让,说他们还小,等过几年再说,到了劈腿的哥们那里,就跟对方直接上了三垒。”

    唐远傻眼,“你这都知道?”

    宋朝的上下嘴皮子碰碰,“他喝醉了跟我说的,当时舒然也在场。”

    看他们闹腾到现在的张舒然揉了揉额角,“是嚎。”

    陈列恼羞成怒,“别他妈提那档子破事!”

    唐远有种小时候在田里挖红薯的感觉,越挖越多,看样子能说个几天几夜,他弯腰作揖,“三位英雄好汉,我们就此别过,各回各校吧。”

    “……”

    陈列冲着他的背影喊,“我当你答应了啊,周三下午给你电话!”

    唐远头也不回的挥挥手,蛋||疼.

    回到宿舍,唐远洗洗就睡了。

    半夜他被压抑的抽泣声惊醒,摸到手机打开手电筒,发现声音是从陈双喜的被窝里传出来的,他屈指敲了敲床头的木板。

    对面床铺动了动,陈双喜拉开被子探出头,一双眼睛红彤彤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他怯弱的说,“唐少,对不起,把你吵醒了。”

    唐远没见动怒的迹象,“出什么事了?”

    陈双喜坐了起来,指甲抠着手心,嘴唇嗫嚅着说了什么。

    唐远看不惯他那么窝囊,总是忍不住想伸出手给他把腰杆拽直了,“大点声。”

    陈双喜抹了下眼泪,结巴的说,“唐,唐少,我想问你借钱。”

    唐远料到了,“借多少?”

    陈双喜哆哆嗦嗦的伸出一只手。

    唐远报出三不同的金额,“五千?五万,还是五十万?”

    就在他准备把“五百万”这个金额从舌尖上吐出来的时候,听到了陈双喜很轻的,发颤的声音,“五万。”

    他呜咽着,语无伦次的恳求着,“唐少,我已经找到了兼职,钱我会慢慢还你的,我妈妈病了要做手术,我身边没有人可以找了,求求你帮帮我……”

    唐远借着手电筒的那束光看陈双喜卑微的弯着腰背,不知道他家里到底遭遇了什么事情,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或许只是表象?

    顿了顿,唐远把额前散落的刘海拨到一边,“五万够不够?”

    似是没想到会被这么问,陈双喜呆呆的张着嘴巴,没反应过来。

    唐远蹙眉,“说话。”

    陈双喜哭的不能自已,“够的够的。”

    宿舍里响着呼噜声,另外两个室友睡的正香,不知道他们的上铺发生着什么。

    唐远看了眼陈双喜嘴角被泪水覆盖的淤青,声音很轻柔的说,“好了,别哭了,你把卡号发给我。”

    陈双喜抖着手把卡号发给唐远,就着跪在床上的姿势把头深深的低了下去,“谢谢。”

    那样子像是在磕头,唐远年纪不大,被人当祖宗磕了很多回了,还是不适应,身心都不适应,做不到他爸那样气定神闲,毕竟他身上没有积压多年的深厚威势。

    他把手审到木板那边,拍了拍陈双喜消瘦颤抖的肩膀,“睡吧。”

    宿舍里的抽气声渐渐消失,寂静了会儿响起陈双喜的声音。

    “我妈年轻时候是小姐,我不知道我爸是谁。”

    “唐少,明早我给你写欠条,钱我一定会还你的。”

    “谢谢。”

    唐远在黑暗中翻了个身,心想陈双喜这是真的把他当朋友了,才肯告诉他自己的家世。

    陈双喜还是有骨气的,只是被生活吞噬了大半,剩下的小半被他藏得很严实,平时不敢露出来,怕再被生活吞噬掉。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别人能帮的有限,还是得靠自己。

    从第二天开始,陈双喜在唐远面前更加的殷勤,只有在专业课上腰杆才挺直,其他时候都是弯着的,脸上总是挂着讨好的笑,这在别人眼里,就是更加的窝囊,窝囊的让人都不想多看他一眼。

    那对儿好看的梨窝真是白浪费了。

    张杨对陈双喜的所作所为感到鄙夷,人没了自尊跟骨气,不如死了算了,活着就是浪费资源,但偏偏就是那样的孬种,在舞蹈方面,老天爷给对方的东西竟然比给他的要多。

    不像他,没什么天分,全靠异于常人的刻苦练习才有的今天,一刻都不敢懈怠。

    加上陈双喜是唐远的人,这让张杨更加厌恶。

    因此当他在走廊上碰到陈双喜的时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