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你头上有点绿 > 章节目录 21(1)
    礼拜天下午, 唐远准备去学校了, 出发前他把那件黑色衬衫放进了衣橱里面, 很珍重的抚平整后才拉上了门。

    唐远到宿舍的时候, 里面就陈双喜一个人,他蜷缩着手脚躺在床上, T恤下的脊骨清晰突出, 像一只营养不良,苟延残喘的小老鼠。

    这很矛盾。

    陈双喜性格是懦弱了些的, 但他穿的用的都跟贫困潦倒不挂钩, 家境应该在比上不足,比下有余那一挂。

    怎么瘦成那样子?

    唐远开门的动静没吸引陈双喜的注意, 但他爬到上铺的响声让对方如同上了发条,立刻就从床上坐了起来,转过身睁着一双通红的眼睛, 巴掌大的脸上露出讨好的笑容, 声音哑哑的, “唐少, 这么早就来了啊。”

    唐远看到了他嘴角的淤青,“怎么搞的?”

    陈双喜说是摔的,他说那话的时候眼神躲闪, 明显就是在撒谎。

    应该是被打的。

    唐远不是很喜欢去拆穿别人的谎言,挖掘被藏起来的那些隐私, 他喜欢别人主动跟自己坦白,性质会不一样。

    然而陈双喜没有那个意思。

    唐远去天台压腿拉筋的时候碰到了张杨, 对方没在晒被子晒衣服,也没在练功,而是蹲在一块石板上面看剧目。

    天台清静,不会被打扰,避开阳光火辣的时间段上来,会是个看剧目的好地方。

    唐远这筋还得拉,不然对不起他爬到这儿来,他找了个空旷的地儿曲腿,高抬过头顶,维持着那样的姿势……打游戏。

    张杨看剧目看的投入,结束才发现天台上有别人,就在他准备下楼的时候,面前的被单被风吹起来,他看见了对面的人,脸上的厌烦一滞,取而代之的是排斥。

    没有什么天才,看看这小少爷,还不是在脚没好的情况下就偷偷到这儿来拉筋。

    只怕是感觉到了危机感,怕了。

    唐远没危机感,宿舍里就他跟陈双喜,他在,对方明明困的要命也不睡,跟只小宠物似的围着他打转,各种献殷勤,生怕自己被抛起了。

    所以唐远才来的天台。

    一局游戏打完,唐远换了条腿,察觉到背后的视线他没回头,接着玩。

    张杨不说话也不走,他在记时间,发现那位竟然跟自己目前保持的记录持平,脸上的表情如同吃到了大||便。

    唐远第二局没打好,拖拖拉拉打了很长时间,结果还输了,他放下腿来回踢了踢,转身眼神复杂的看着同班同学,长这么帅,怎么就不能跟他和睦相处呢?非得阴阳怪气,剑||拔||弩||张。

    张杨就顶着那张大||便|脸跟他对视,似笑非笑的说,“唐少,看来你的脚好的差不多了。”

    “还行。”

    唐远咦了声,他一步步朝着帅哥走近,停在两步距离,细细的打量那张脸的眉眼,“张同学,先前没发现,刚才忽然感觉好像在哪儿见过你,我指的是开学之前。”

    张杨的语气不咸不淡,“也许吧,我有个哥哥。”

    唐远立马就明朗了,张杨像他在“金城”见过的那个平头男人,也就是裴闻靳口中的老同学兼哥们,看来对方就是他哥了。

    世界够小的啊。

    唐远刚想问“那你认不认识裴秘书”,又觉得没必要,裴闻靳只是张杨他哥的同学,跟他有什么关系?

    况且裴闻靳对自己的生活规划的很严谨,是个不会把时间浪费在交朋友,维持人际关系这件事上面的人。

    更何况是朋友的弟弟,中间隔了一层。

    这么一想,唐远就舒心了,他非常友好的对着张杨笑了笑,不管怎么说,面前这个是他喜欢的人的同学的弟弟。

    张杨看在眼里就是不可一世的轻蔑跟不屑,瞧不起他。

    唐远瞧着张杨愤怒离去的背影,他眯了眯眼睛,陈双喜说的没错,真是个自卑的家伙。

    前一刻有意接触的念头顷刻之间消失无影,希望只是在学业上切磋切磋,互相进步,私下里还是不要有交际了。

    那种人很容易就因为某件事把自己逼上悬崖,跳下去的时候还要拉一两个垫背的。

    晚上,张舒然跟陈列宋朝来找唐远,直接去的宿舍。

    陈双喜唯唯诺诺的点头哈腰,听到经过宿舍门口的人说他是条|走||狗,他也不生气,好像不知道自尊是什么东西,看起来窝囊的不行。

    陈列对发小收的跟班很好奇,见了发现是个娘们唧唧的家伙,还他妈跟自己一个姓,他鄙视的哈了一声,“我们老陈家怎么会出了这么个窝囊废?”

    陈双喜的眼睛瞪大,脸腾地红了起来,他嗫嚅了两下嘴唇,把头埋的更低了些。

    唐远多轻踢了一下还要嘲的发小,“阿列,别说了。”

    陈列用手指着唯唯诺诺的家伙,“你护着他?”

    唐远,“嗯。”

    陈列手抖成帕金森,“卧槽,唐小远,你什么人不能护,偏要护一个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