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宇被变得实在矮小, 根本连大佬腰都够不到。

    他尾随程北坤走在微微透着腥气的墓道里, 因为极度安静和道路的幽深而紧张, 始终死拽着程北坤的白袍, 小声说:"我们这是盗墓吗?我从来没有进过这种地方……对死者不敬吧?"

    "恐怕就连死者都是阴谋家。"程北坤摸了下他的头:"游戏而已, 再说很多城市都开放陵园可以参观,你少沉迷电子游戏可以有机会学不少东西。"

    杜宇嘟囔:"我没旅游过, 景点多贵呀,网吧包夜才二十呢。"

    程北坤:"……"

    杜宇哼哼:"大佬应该现实生活挺优越的吧,你不了解我这种小混混的生活。"

    "……首都古迹和皇帝陵墓比比皆是,有机会可以来参观。"程北坤难得补充:"我招待你。"

    杜宇:"不了吧,那路费很贵呢。不过要是我能当电竞选手练习生的话,可以去首都集训, 这么说起来, 是不是应该巴结下卢湛?"

    程北坤不想聊天,再也不想了。

    杜宇粗神经:"嗨,我琢磨那么多干吗,没准下一秒就出现个怪物把我咬死掉!"

    由于这家伙实在是太会立flag,程北坤听到此话条件反射般警惕回头。

    幸好墓道风平浪静。

    他收回目光,片刻后再度回头,对着刚刚走过的拐弯处轻皱眉头。

    *

    墓道并非如迷宫般复杂,反倒透出股贵族阶级的优越感,主道、侧道、盛放祭品的对称耳室修建得极其规整气派, 让看过好几本网络盗墓小说杜宇喵渐渐放心。

    他一直努力分辨周围的环境,忽发现墙上露出壁画的边角, 立刻拉了拉大佬的衣衫。

    程北坤用手护着恐怖人鱼的油灯,抬手照映。

    壁画两侧墓道对称,仔细瞧上去竟分毫不差,如若是现实生活存在此作品,那可真叫人佩服古代工匠3D打印般的巧技,不过考虑到黑水陵不过是游戏虚拟出来的立体模型,惊讶也便转瞬消弭掉了。

    和其他贵族陵墓相似,这些艺术是为了记载、夸耀主人的功勋。

    观察下来,排除丝带、鲜花等女性特征明显的画面分割物,壁画共分四幅。

    第一幅画讲得是嫁娶。一位美丽的女人乘着破云而出从海上来,岸边数不清的兵甲簇拥着贵族模样的男子热情相迎,这是场人上人之间的结合,处处透着富贵吉祥。

    第二幅画大约是庆典。女人换了更加汉化的雍容服饰,与贵族男子走过宫殿宽敞威严的大道,周围的女侍和护卫各个容貌出众、气势不凡。

    杜宇仰着脖子说:"看来墓主人的确嫁了个皇帝呢。"

    程北坤点头,注意到画面角落有群状态更加肃穆的人,站在宫殿最边缘的地方,不由用手指了指:"你瞧,像不像那群守墓的?"

    杜宇咦了声:"而且跟整个氛围半点都不搭,阴沉沉的。"

    程北坤弯弯嘴角,继续举着人鱼灯观看。

    第三幅画关于国家之难。有异族壮士从北部攻入,宫外百姓尸横遍野,宫内贵族烈火灼烧,场面惨不忍睹。女人的身影出现在画面底部,被那群守墓人保护着出逃,过程中她死死捂着肚子,定然是已经身怀皇子。

    而最后一幅,则是山野战乱,女人被异族壮士砍死在林间,尸体被守墓人偷偷运出,之后无再叙。

    程北坤轻声分析:"看不出此事到底属于哪个朝代,或许游戏创作者故意模糊了历史背景,只突出墓主人的生平,又或许只是个名气很小的边陲小国。"

    "大佬,你还有不了解的事情呐?你不是博士吗?"杜宇不信。

    程北坤已经确认他就是文盲本盲了,对这个近乎愚蠢的天真问题并不打算回答,只提醒他:"看到这里你明白黑水陵隐藏的欲望了吗?"

    杜宇感觉自己在看电影,摸摸头:"复——"

    程北坤冷哼:"知道就好。"

    说完他竟然掏出刀来,开始肆意破坏壁画。

    杜宇惊呆了:"为、为什么要破坏文物?"

    "真的文物当然不能碰,但这里是假的。"程北坤把画面割得痕迹斑驳,伤痕累累,最后还不解气:"没那么多时间,不然什么也不想留下。"

    杜宇这才明白:"怕其他玩家来研究?大你之前没这么小气的呀。"

    程北坤说:"谁让副本里来了不该来的人。"@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杜宇笑嘻嘻:"卢大神吗,那也只能怪柴吉多事。"

    "那只狗的确只是AI,只不过条件反应模拟了许多人类情绪,所以感觉才不像机器。"程北坤皱眉严肃:"但AI再怎么天真可爱也还是AI。你别忘了,柴吉说过什么。"

    杜宇:"什么啊?"

    程北坤:"它要卢湛跟随进入任何一个你进入的副本,目的是让你出局。"

    杜宇顿时陷入沉默。

    程北坤:"长点心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