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难不死的杜宇十分开心, 趴在程北坤的手上扭动了几下腰身, 然后才问:"你怎么刚刚好救了我, 难道一直在等我吗?哟, 这么担心我?"

    "队友遇到危险会有提示的。"程北坤:"傻, 这么隐蔽的体型还能把自己玩死,打不过老鼠的猫活着有什么意义?"

    杜宇这才想起在海女号副本里, 自己也收到过大佬生命危急的警告,哼了声说:"那老鼠不同寻常,再说我只是个可怜弱小又无助的小猫咪!区区人类,敢让主子去捉耗子,造反啦!"

    "…………可以。"程北坤放弃斗嘴,把他放到肩膀上, 再度走出门蹲身查看。

    被打死的老鼠足有四十多厘米长, 全身散发着股腐臭的味道,原本蠢萌的门牙和臼齿全部变异成了犬齿,的确不怎么对劲儿。

    杜宇探头探脑:"离人村副本到底是怎么回事呢?到现在都风平浪静的,不是出什么BUG了吧?"

    程北坤:"最大的BUG不就是你?"

    杜宇:"诶嘿嘿。"

    程北坤:"我没有夸奖你的意思。"

    "盲眼老婆婆和张蓉在哪儿?你打探到什么消息啦?"杜宇终于想起正事。

    程北坤站起身,环顾四周:"张蓉一直没回来,那老婆子说她在朋友家看电视,方才也出门去送伞了。不然我怎么可能在门口随便跟猫聊天?"

    杜宇弯起喵眼睛:"所以,这里没人?那我们干坏事吧!我负责把风!"

    程北坤侧头跟这家伙对视两秒,当机立断走入主人的房间。

    杜宇蹭地窜上房顶, 警惕地四下张望。

    *

    老婆婆和孙女住在一起,小竹屋里的摆设十分简朴, 甚至没有几样电器,像是四五十年前的贫困环境。

    程北坤翻了翻桌角的万年历,果然,1982年7月3日。

    他手脚利落,转而打开床头柜、衣柜等储物格,但除了过时的衣物和日用品外,就只有一卷绷带道具而已。

    难道这两个NPC是纯路人?

    程北坤皱眉,干脆趴在地上寻觅。

    没想到他的视线刚压到床底下,竟然对视上一双充满怨恨的眼睛!

    那是死人的眼睛。

    程北坤咽了下口水,借着屋内的昏光仔细打量:死尸为女性,十分年轻,因为头部遭到重击被血浸透,有些看不出五关长相。

    除了这个奇怪的尸体外,床下还有个古旧的箱子横在角落。

    程北坤准备伸手去摸,杜宇喵就慌慌张张跑回来:"快快快,她们在往回走呢!"

    由于箱子巨大,程北坤也没办法带走,只好飞速拍干净裤子,坐回客房压抑加速的心跳。

    杜宇兴冲冲地跳到湿凉的床单上追问:"有啥子发现?"

    程北坤嘘了声。

    片刻后,门外传来张蓉的声音:"饿了吧?我回来啦,给你做点晚饭。"

    程北坤已经恢复正常神色,走出来微笑:"不麻烦了,这两天身体不舒服,没多少胃口。"

    杜宇发出失望的咕咕声。

    张蓉扶着老婆婆坐下:"那小猫也不能饿肚子呀,可惜没有鱼了。"

    鸡也行,鸭也行,吃饱了肚子才能逃命啊!

    杜宇盯着她疯狂暗示。

    张蓉:"煮点虾干粥好了。"

    程北坤压根不理杜宇在肩膀上胡闹,跟着她问:"这小孤山上是有工厂?我看新闻,最近污染闹得很严重呢。"

    张蓉刚掀开锅盖,动作迟疑:"嗯啊,有个罐头厂,污染谈不上吧,都是记者瞎说的。"

    "听你这谈吐是读过书的样子。"程北坤假温柔:"几岁了?"

    张蓉:"十七了,我在镇子里读高中,现在不是放暑假嘛。"

    程北坤在门口边的炉灶周围徘徊,发现个染血的锄头,示意杜宇去看。

    谁晓得杜宇一下子跳了过去,围着血左闻右闻。

    张蓉刚升上火,紧张地把小猫抱走,讪笑:"哎呀,这锄地的东西打过老鼠,没洗干净,见笑啦。"

    说着她就把锄头拿到了竹屋外的井水边清理。

    地上留着暗红的血印。

    老婆婆昏昏欲睡。

    杜宇回程北坤肩膀,小声报告:"是人血的味道。"

    看来这个就是凶器了,血还湿着,应该发生命案没多久。

    难怪第一次见到老婆婆,她回屋叫孙女叫了那么久,竟然是在仓促藏尸……?

    程北坤抱起胳膊。

    杜宇不知道大佬在想什么,又趴在他耳边偷摸报告:"听周雪说,这里有山鬼的传说,那是什么意思?"

    程北坤拿起把伞,款步下了竹屋的楼梯,倒井边撑起说:"别淋感冒了,雨不小,女孩子要爱惜身体。"

    张蓉似乎羞赧,抬头微笑,拿着干净的锄头随他往屋里走,闲聊倒:"小孤山的夏天常有雨,早习惯了,一会儿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