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入LD世界前后不到一周, 这日却已经是杜宇喵第三次进副本了。

    他趴在程北坤的肩膀上, 随着踏入死门而心里略感不安。

    手持徽章的赵蕴倒是很精神, 远远地看到马天航的身影, 还笑着挥手打起招呼。

    马天航身边站着位柔弱的妹子, 怯生生地点头问好:"你们,就是我的队友吗?"

    程北坤淡声回答:"大部分时间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说成竞争者也不为过。"

    马天航大咧咧地揽住妹子的肩膀:"没关系,我会保护你的。"

    妹子腼腆低头。

    赵蕴勾起嘴角:"介绍一下吧。"

    "看我这记性,都忘了。"马天航一拍额头,"她叫周雪,六级玩家,我们曾经一起过了两个副本, 现在是我的队员。"

    周雪一副黛玉的模样, 柔柔点头。

    六级……应该在这个世界坚持蛮久了吧……

    如果真的人畜无害,能平安混过来?

    杜宇心生疑窦,压抑住了提醒她是炮灰的欲望。

    赵蕴和周雪握了握手,微笑说:"我叫赵蕴,这位程北坤,他已经过了一次十二宫了。"

    "你们好,进去有机会的话,还是互相帮助吧。"周雪像其他人一样讲着根本不不切实际的客套,左看右看:"还有个玩家在哪呢?"

    杜宇舔舔爪子:"你好啊美女。"

    周雪被吓了一跳。马天航也面露诧异。

    杜宇笑着露出尖牙。

    程北坤说:"他被系统惩罚变了型, 没办法,相信有机会会恢复的。"

    马天航不满意地抱怨:"那昨晚怎么不告诉我, 合着一起逗我玩呢。"

    程北坤不客气:"谁叫你昨天废话连篇?"

    "还有这种事?"周雪对猫露出了微微提防的神色,迟疑问,"你……几级啦?"

    杜宇摇着尾巴回答:"一级呀。"

    周雪松了口气,毕竟LD世界的能力不能升级,也不存在任何可带进带出的武器或道具,唯一有价值的就是经验,一级玩家可以说是白纸一张,在首轮报进度前,值得善待。

    她迟疑着伸手摸了下杜宇的头,笑道:"其实猫也挺好的,方便活动,没准能出奇制胜呢。"

    这种安慰就像纸片人副本里那前几个玩家,让杜宇心里莫名抗拒。

    能笑看别人去死,怎么说也不是美好心态吧?

    还不如互相提防着恶语相向呢。

    他这般琢磨,便躲开周雪的手,爬到程北坤另一个肩膀上。

    周雪尴尬地收起胳膊。

    程北坤:"好了,大家也都互相认识了,事不宜迟。"

    赵蕴拿出衣兜里刻着白羊符号的闪亮徽章:"那我们开去哪个副本?"

    周雪:"我是天蝎座,如果不介意的话,进天蝎宫吧,希望我能幸运点。"

    赵蕴也不在意:"好啊。"

    杜宇忍不住说:"十二宫这么难,你为什么非要去呢,大妹子?"

    周雪回头,理所当然道:"系统都发倒计时邮件了,如果到时候只有通过十二宫的人能离开怎么办?我虽然能力有限,但也不想坐以待毙啊,现在坐以待毙的人早就出局了。"

    马天航摸了下她的脑袋:"最喜欢勇敢的女孩子了。"

    周雪轻声:"我也是……被逼无奈嘛。"

    程北坤打量他们,把动来动去的杜宇喵拿到手里,握得紧了些。

    *

    天蝎宫的房间墙壁上有漂亮的蝎子浮雕,四周都浮着层闪动的黑红相间的微光。

    四人一猫都没再多讲话,赵蕴拿出徽章朝空中一丢。@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顷刻狂风大作。

    被副本传送门吸进去的感觉已经变得熟悉起来。

    杜宇死命抓着程北坤的手腕,却在混乱中看到红字闪动:检测到模型异常!开始修复!检测到模型异常!开始修复!

    他被转得晕头转向,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传送过程为此卡住好几秒,才成功加载进副本里,把程北坤和杜宇重重摔到地上。

    *

    湿凉的青苔味钻进鼻息。

    全身酸痛的杜宇睁开眼睛,失望地发现自己还是只黑猫,这才从出生的草地上爬起来。

    程北坤也坐在旁边,扶着额头缓解晕眩。

    杜宇打了个甜甜圈味的嗝:"这是什么副本,他们人呢?"

    程北坤捡着猫站起来,环顾四周:"刚才传送时有BUG被卡住了,那些人应该急着先走了吧?也好,马天航框我,我也懒得跟他一起。"

    杜宇:"框你啥子?"

    程北坤:"找个六级的人当炮灰?仿佛在逗我,他是想你死吧?"

    杜宇不在意地爬到程北坤的肩膀:"无所谓咯,那妹子不像省油的灯,没准的姓马会自食恶果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