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怕空气忽然的安静。

    如果杜宇能说话, 还可以靠嘴贫糊弄过去, 可惜他现在除了喵喵喵什么都做不了, 岂不是越喵越可疑?

    程北坤回忆了下这家伙的行为举止, 挑眉道:"狗把你变成猫肯定是想气气你, 没必要刻意转换性别,所以——"

    杜宇猫摇了摇尾巴。

    程北坤质问:"你是不是打一开始就在骗我?"

    大佬我那时不认识你, 骗你干啥子啊!被变成妹子已经很倒霉了,难道还要逢人就介绍我丁丁没了?

    ——杜宇心里狡辩不断,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眼看着程北坤一副想炖猫的样子,他脑袋一热,亮出指甲不由自主地挠了下程北坤干净的手背, 炸着毛溜进了草丛。

    程北坤捂住冒出血珠的伤口, 咬牙切齿:"可以,有本事你小子别再出现。"

    话毕,他就迈着长腿无情离开了。

    ……不赖我,赖猫。

    杜宇从草丛里探出头来,眨眨无辜的大眼睛,鬼鬼祟祟地跟上。

    *

    程北坤的目的地是安全区边缘的一间酒吧。

    酒吧处在整片桂花林的中央,香气弥漫。门口的大翅膀的天使NPC银光闪闪,看到程北坤便笑了笑,鞠躬请他入内, 一副迎接熟客的诡异殷勤。

    ……我成年了,进去不犯法。

    杜宇这么琢磨着, 便借由小猫的身体,轻而易举地爬上了屋檐,围着酒吧找了一圈,从阴暗的后门里神不知鬼不觉地溜了进去。

    *

    这种消费场所杜宇从来没机会接触,哪怕是游戏里的。

    他贴在墙角左看右看,先是对暧昧的灯光和宽敞隐蔽的卡座产生兴趣,然后才注意到件事情:怎么一个妹子都没有?难道是……即将上演成人/表演?

    小黑猫激动地动动耳朵,盼着大长见识。

    正瞪着眼睛时,忽有个年轻男孩子发现了他的存在,俯身惊喜抱起:"好可爱的小猫哦,哪里来的?"

    杜宇全身抗拒,使劲推他。

    年轻男孩抱得更用力了些:"别闹,我去给你找牛奶?"

    杜宇立刻安静如鸡。

    "真乖。"年轻男孩走向吧台,很开心地举起黑猫炫耀:"程哥,你看我捡到的!竟然有猫!"

    被他呼唤的不是别人,正是带着口罩的程北坤。

    杜宇顿时僵硬,望着天花板:"喵……"

    程北坤毫不客气地一把揪住猫的脖子:"原来你在这儿。"

    年轻男孩惊讶:"诶,这是你的猫吗?"

    程北坤:"嗯。"

    年轻男孩很担心:"别这样弄它,会死的。"

    "没关系,皮的很,我死了它都死不了。"程北坤把小黑猫晃了晃:"谁给你的勇气跟着我?"

    杜宇立刻两爪一搭,可怜巴巴的作揖。

    年轻男孩震惊:"它、它好像狗哦!"

    杜宇立刻扭头凶狠地威胁:"喵呜!"

    程北坤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把他扔到桌子上,对NPC酒保说:"帮它弄点能吃的东西。"

    酒保转身寻找牛奶。@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杜宇眼见大佬不生气了,立刻跳上甜品冰箱发出喵喵喵的叫声。

    原本零星几个喝酒的玩家听见,不由都凑过来看热闹。

    程北坤无情拒绝:"不买,浪费。"

    杜宇终于见到吃的,哪会随便放弃,着急着飞快跳回吧台,朝玩家们挨个作揖撒娇。

    "给它吃吧,我请客。"

    "对啊,真好玩,安全区很少有猫呢。"

    "哎,想我家的猫了,也不知道有没有人喂食……"

    杜宇眼泪汪汪地望着他们,很快就得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扑在甜点盘子上啊呜啊呜地狂吃起来。

    年轻男孩兴致勃勃地看了会儿,才坐到程北坤身边问:"程哥,你真从十二宫副本出来了吗?"

    程北坤摘掉口罩喝酒:"嗯。"

    男孩追问:"难吗?下次能不能带上我?"

    程北坤:"可以啊,如果我再搞到徽章的话,一万金一位。"

    男孩语塞。

    杜宇吃了一脸奶油,抬头偷看。

    程北坤鄙夷地瞥他。

    气氛尴尬了会儿,又个花花公子一样的帅男人走进了酒吧,亲昵地勾了下男孩的下巴:"林川,你也在啊?缠着他没用的,你看他每次都不死,但跟他进去的有几个活着出来了?"

    程北坤:"彼此彼此。"

    被唤作林川的清秀男生郁闷叹气。

    花花公子落座:"来杯芝华士,记阿坤账上。"

    阿坤?噗!

    杜宇一个想笑,蛋糕就进气管了,狼狈地使劲咳嗽。

    程北坤不耐烦:"马天航,我让你办的事办妥了吗?想喝酒自己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