歌声被暴雨砸碎在凌乱不堪的甲板上, 风更大、船更晃。

    杜宇最先反应过来, 扶着伤痕累累的程北坤说:"明月在唱歌!"

    程北坤皱起眉头, 忽然悟到:"歌声——是消息!"

    杜宇不解。

    程北坤擦了把脸上的雨水:"副本里信手设计的彩蛋很多, 但这次的歌声不是!第一次鲛姬唱歌, 异人发生暴/乱,第二次孔媚灵唱歌, 是她通知同伴自己准备大开杀戒,现在明月又在唱歌,一定想要传达些什么……赶紧打起精神来!"

    孔媚灵听到他讲话,淡漠地投来目光。

    申京儿端着枪的手有点抖,根本毫无预兆,便不顾一切地开了枪!

    孔媚灵翻身躲过, 终于没再理已经断手的孙旭。

    程北坤骂道:"你搞什么?别乱动手!"

    "是她的任务要失败了!申京儿必须替庄山影刺杀孔媚灵!"杜宇急着征询意见:"现在怎么办?帮她会不会害了我们?"

    可惜孔媚灵不打算再等玩家啰嗦, 仇恨转移后,她立刻朝申京儿袭去。

    老式的火/枪换弹药很慢,申京儿哆嗦着填充好,抬手又朝近在咫尺的孔媚灵射击。

    这枚弹药击在孔媚灵的左臂上,鲜血喷涌。

    孔媚灵步履受阻,却仍一剑刺穿她的身体。

    忽听哨声冲破夜色,

    雪色的双头白虎血迹斑斑,凶猛依旧!

    它从船舱中飞奔而至,从背后用力扑倒申京儿!

    毫无防备的申京儿在惨叫中被咬住脖颈!

    杜宇开枪怒吼:"住口!"

    火/药炸的白虎淌血, 但它还是毫不犹豫地咬断了她的脖子。

    杜宇瞬间全身冰冷,被程北坤扶住:"这肯定是申京儿任务失败的惩罚, 如果成功杀掉孔媚灵,白虎就不会出来,一切与你无关!"

    两次陷入异界,杜宇都在努力用惯有的笑闹缓冲内心的紧张。

    可是申京儿,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姑娘,就这样电光火石的消弭掉,终于打击到他藏在深处的怯懦。

    怯懦的暴露,也使得愤怒加倍!

    杜宇握着枪的手骨节森森。

    白虎咬死申京儿后,并没有留恋她的尸体,在雨中缓慢踱步,走向从仓顶跳下的可爱萝莉。

    果然是本该躺在病榻上的明月。

    明月打着把红伞,仍旧是一脸人畜无害,她抚摸了下白虎的头,轻声道:"本来我不想伤害哥哥姐姐们,但你们怎么可以欺负我妈妈?"

    妈妈?

    杜宇惊愕地看看孔媚灵,又瞧向程北坤。

    副本背后的故事成了散落满地的拼图,数量足够但头绪不足。

    孔媚灵朝明月伸出胳膊:"孩子,我现在就把恶人们都解决掉,然后带你回家,好不好?"

    明月点头。

    孔媚灵用袖子擦了下剑上的血迹,咧嘴露出笑来。

    程北坤没再有任何犹豫,拉住杜宇打了个响指,然后喊道:"快带孙旭走!再犹豫这把就要翻车了!"

    杜宇背上枪,随他一起去抬壮汉。

    时光停滞的技能有奇效,就连孙旭手上淌的血滴都悬在半空中。

    程北坤夹住孙旭胳膊,杜宇抬腿,因为沉重闷声了声,抱怨道:"天,压得我灵魂差点从嘴里飞出去!"

    "别抱怨了,去找个地方躲会儿!"程北坤指挥。

    杜宇只能压住心里一团怒火,跟小蚂蚁似的,听话跟他奔走。

    *

    海女号不留活口,恐怕并不是孔媚灵的玩笑话。

    两人踩过船舱里横七竖八的NPC尸体,躲进个门扇还算完好的仓库,心情沉重。

    程北坤刚刚喘息着上了锁,能力的限时就到了,哗哗的雨声重回耳畔。

    孙旭有点懵,吃痛地眨了眨眼睛:"这、这是……"

    杜宇:"你赶紧谢谢我大哥的变态能力吧,要不是他,咱们全得被孔媚灵宰了。"

    孙旭仍旧死死掐着自己的伤处,由于血流如注,嘴唇已经泛白。

    程北坤拿出刚才在驾驶舱摸到的最后一点绷带,低头帮忙包扎:"你这手算完了,以后副本尽量进低级的吧。"

    孙旭神情恍惚:"京儿,真的死了?"

    "真实世界发生什么谁知道。"程北坤:"至少在LD的世界里她已经出局。"

    孙旭苦笑:"出局也好……她常常跟我说,希望这一切都是一场噩梦,梦醒了,恐怖的副本就没了。"

    杜宇在旁低头擦枪。

    程北坤揉了下他的后颈:"傻妞,受打击了?"

    杜宇:"不会让她白死的。"

    每个人都会遇到低谷期,程北坤多少理解吵闹的杜宇为何蔫掉,也没强行开导,只是陪在旁边安静地坐着。

    孙旭:"接下来怎么办?"

    仓库里一时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