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雨磅礴。杜宇瞪大了眼睛, 死死地盯着朝柴吉靠近的恐怖女人。

    大概是他的表情太过惊悚, 小柴吉终于反应过来, 迟疑地回过脑袋。

    "啊啊啊啊啊啊汪啊——!!!!!"

    奇特的惊叫声划破夜空。

    柴吉紧张过度, 竟然把握着的蛇甩到了女人脸上, 然后凭空飞起,炸着毛消失掉了。

    杜宇咽咽口水:"……"

    女人伸出修长瘦削的手, 拿下蛇垂眸瞧。

    杜宇慢动作着后退想溜。

    可惜那女人终于还是反应过来,飞跃过破碎的窗口,直袭向杜宇的方向!

    杜宇瞬间侧身逃窜,狼狈躲开。

    女人的扭过头,黑透的眼睛毫无情感,令人毛骨悚然。

    杜宇用力端起火/枪来, 边后退边说:"阿姨, 你谁啊?也是异人吗,咱俩无冤无仇的,别逼我开枪啊!"

    雨水淌过女人妖怪似的脸。

    她咧开嘴角:"呵,异人……"

    头顶一道闪电劈过,邮轮在惊涛骇浪中上下沉浮,甩得杜宇一个趔趄。

    可女人却轻盈地站在原地,仿佛随时都会消散在雨中。

    杜宇追问:"难道你是海女?刚才唱歌的就是你吧?庄夫人听了很害怕呢,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拜托当面撕逼,我路过而已, 再、再见哈。"

    说完这些话,杜宇就朝打量好的逃跑路线狂奔。

    没想到女人一个闪现, 飞身拦路,在甩了杜宇一脸血水的同时,毫不犹豫地一剑插/进他的腹中!!!

    江湖大佬吊打小虾米啊……

    犹豫速度太快了,杜宇在刹那之间甚至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本能地用枪顶住女人的肩膀。

    枪响了。

    但不是杜宇开的。

    *

    女人毫无防备,一下子被击退在船舱门口。@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无奈她身手颇为矫健,从喉口发出痛苦的嘶声,捂着伤口便鬼魅似的逃窜消失,只在走廊留下一串血脚印。

    杜宇分不清自己身上流的是冷汗还是水,急促呼吸中扶着船舱的门,努力寻找枪声来源。

    竟然又是狠绝的申京儿。

    杜宇用力捂住肚子,拼命挤出笑来:"这回倒要谢谢你了,小姐姐。"

    "谢我?"申京儿从黑暗中缓缓走出,端起枪对准他的脸。

    杜宇眼珠乱转,尬笑:"这是干吗?你看我半死不活的,不打我也快挂了……杀玩家对你有什么好处吗?"

    申京儿:"你以为我看不出来,你受了伤很快就能愈合!"

    杜宇对着黑洞洞的枪口眨眼:"那也禁不住被爆头呀,有话好好说。"

    申京儿:"郑百呢?他是不是死了?你杀的?"

    "是、是死了。"杜宇赶紧解释,"但作为共产/主义接班人,我怎么可能杀人?是我和程哥被老虎追杀的时候,他抛下我俩跑路了,后来遇上了五妹——就是那个好几百斤的大胖子,才不小心挂掉的!具体怎么回事我没目睹,但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申京儿满脸气愤,多半不怎么相信。

    杜宇着急:"我没撒谎!不然让雷劈死我!"

    他刚说完,头顶就一阵轰隆隆的雷声。

    杜宇:"qwq……"

    申京儿的手指扣在了扳机上。

    "女神饶命!"杜宇闭上眼睛大喊:"我、我有思路了!可以通关副本的!难道你不想走人了吗?!互相杀来杀去,搞到船沉了,还不是团灭!"

    申京儿冷笑:"我和你不是一个阵营。"

    "我不信!"杜宇脱口而出:"如果你真和玩家完全对立,是不可能通关这么多次的,真以为自己很厉害啊?肯定是郑百、孙旭那种备胎一二三号帮着你!或许你有你的进度目标,但只要玩家通关,你肯定也可以出副本!"

    申京儿的脸色被说的有点尴尬,但她并没有反驳。

    看来杀意一过,刚才那股夺人性命的冲动也就消散了。

    杜宇后退,小声诱惑:"话糙理不糙,你现在任务是什么?我协助你好了吧?"

    申京儿这姑娘还真有点外强中干,她犹豫了两秒,回答说:"要帮庄先生除掉刚才那个女人。"

    杜宇:"她是谁?"

    申京儿:"不知道,系统只告诉我叫孔媚灵。"

    杜宇:"名字取得一点都不好,我看叫孔咒怨、孔贞子吧……"

    申京儿:"少废话!加上你的确比较容易完成任务!你去当诱饵,继续吸引孔媚灵的注意力,我会狙击她!"

    冷兵器造成的伤口比枪伤更容易愈合,这么片刻功夫,杜宇的痛苦已经缓了过来。

    他抬起鲜血淋漓的手说:"姐,她会功夫,剑使的比子弹还快,你也看到了,我还去挑逗?那不是送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