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里没鬼, 不可能被吓到抽疯。

    杜宇对所谓夫人的身份和过往充满了怀疑, 只可惜她被申京儿飞快带走了。

    程北坤意识到新的任务很快就要来临, 努力搜集更多信息:"刚才不是说海女非常保佑庄家的船只吗, 船怎么会翻呢?"

    阿赖似乎有点怕严肃的方医生, 小声说:"大概是船上有人做了惹海女生气的事吧……"

    "无稽之谈。"方医生冷漠地收拾地上散落的输血管和鲜血:"带两位客人去休息,明月需要静养。"

    "我们去找庄先生聊聊。"程北坤拉住杜宇的手腕, 把他带出了门,然后将刚才偷的那本书给他。

    杜宇看看身上的小旗袍:"哥,我这连体的,难道你让我塞在内裤里啊?"

    程北坤:"……你进度太低了,这书有用。"

    杜宇天人交战了片刻,忽然抢过书, 背对着他, 解开旗袍的盘扣往里面塞。

    作为一个gay,程北坤实在想象不出这是什么骚操作,只能挑眉抱手等待。

    几秒过后,杜宇拍了拍平摊的胸脯:"凑活吧,我们现在该做什么?"

    方才的歌声变得似有似无,却仍萦回于耳。

    程北坤说:"找NPC问问有什么任务,找机会出去,唱歌的肯定是个有用的角色,别被孙旭抢了先, 他还活着呢。"

    "这次好麻烦啊,纸片人副本就没这么麻烦。"杜宇哼哼。

    "那是因为你上次利用我的技能绑架了许冉!"程北坤不满:"走, 船长好像有状况。"

    杜宇赶快跟他走回大堂的床榻边。

    方才还十分精神的庄山影正伏在小桌边,肩膀瑟瑟发抖,而他周围那些水手守卫也没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程子坤装出关怀的语气:"庄先生,你没事吧?"

    庄山影如梦初醒地坐直身体,擦了下脸上的虚汗:"无妨,是早有的心疾。"

    "这里,怎么人都离开了?"程北坤又问。

    庄山影叹息:"实不相瞒,这次海女号出事是有人有意为之,那些异人被放出造成骚乱,同时间驾驶舱就被夺去控制权了,我见暴雨难停,派出了所有手下去抢夺驾驶舱,否则再往暗礁处开,后果不堪设想。"

    "难怪船没有尽快归港。"程北坤点头:"外面天气这么糟糕,始作俑者到底想做什么呢?"

    "不清楚,多半是我的仇家。"庄山影摇了摇头,"船上食物储备虽多,但船很容易沉没到海里,而且很多宾客都受了伤,以方医生一人之力,实难救治。"

    杜宇:"是谁在霸占驾驶舱啊,你不会指望我们两个纨绔子弟去帮忙吧?"

    程北坤缓缓看向杜宇。

    杜宇:"怎么啦,我留洋回来的娇小姐,没受过罪!"

    庄山影沉默片刻:"如果二位不愿帮忙,留在这里休息也无妨。守着驾驶舱的应当是媛熙和她的蛇,一般人不是对手。"

    "狮鹅?!!"杜宇瞪圆眼睛,转身就蹦:"我去睡觉了,船长晚安!"

    "我妹妹就喜欢开玩笑。"程北坤伸手把杜宇拦腰夹住:"我们去,庄先生能给点武器和弹药就更好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杜宇惶恐:"我不要看到蛇!!!——唔——!!!"

    程北坤一把捂住他的嘴巴。

    庄先生:"武器的话,阿赖可以带你们去拿。"

    "好的。"程北坤拎走杜宇,到医生门口呼唤:"阿赖,我们去驾驶舱那边帮忙,不能再让船乱开了!庄先生说你这儿有武器。"

    阿赖魂不守舍地答应了几声:"嗯,就在隔壁。"

    杜宇不停地扑腾,然而于事无补,眼前还是闪过一行红字:队伍任务夺取驾驶舱。

    *

    船舱走廊里非常安静,灯光昏暗闪烁,使得三个人的脚步声很鲜明。

    可怜的杜宇举起胳膊小声逼逼:"你看我胳膊,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我最怕蛇了!赶紧把我从队伍里踢了。"

    程北坤:"为什么怕蛇?被咬过?"

    杜宇低头:"小时候住孤儿院,别的小孩把蛇塞我衣服里,心理阴影。"

    程北坤一时无语,瞥了瞥这个看似没心没肺的小女孩,不知道她真实的人生到底有多糟糕。

    杜宇低头:"反正你说什么都没用,我不去,我就不去。"

    "没事,那你在驾驶舱附近等我。"程北坤答应。

    杜宇没想到他这么好说话,感激地眨了眨眼睛,忽然拍他肩膀。

    程北坤侧头。

    杜宇举起胳膊,把两个手支在头顶圈出个大爱心。

    程北坤:"……你再恶心我,我难免会反悔。"

    杜宇立刻乖巧又安静。

    阿赖完全沉浸在自己的恐惧里,忽然轻声说:"媛熙是船上最厉害的异人,天生软骨,无缝不钻,而且她懂蛇语、能控蛇,一直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