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本的年代背景当是乱世。能在这种年代经营一艘豪华游轮的, 不是手腕狠辣的枭雄, 就是家底颇丰的世家子弟。

    关键性的NPC所拥有的AI非常复杂, 很可能因为玩家细微的行为差别就有了不同的结局走向。

    程北坤在跟阿赖进到船长房间之前, 收起了嘴贫说笑的心, 警告说:"你别胡言乱语,跟紧我。"

    杜宇抱着"也许快要通关"的良好幻觉, 飞快点头。

    程北坤深喘了口气,随阿赖踏入门去。

    *

    船长藏身的房间位于游轮的倒数第二层,看考究的装潢,平日里应该用于宴客,除了宽敞的古风客厅外,还有几间侧屋。

    房间的门也是金属制的, 阿赖小心地用锁固定好, 才走到帘幕里面禀报:"庄先生,五妹已经抓住了!还有,我遇到了这位程先生和他妹妹,他们救了明月小姐!"

    低沉好听的声音响起:"哦?快请过来。"

    阿赖从纱帘里探出头,招了招手。

    程北坤赶快背着明月靠近船长,杜宇紧随其后。

    坐在最中央床榻上的中年男子仪表堂堂,一身改良的汉服与他儒雅的气质相得益彰,完全看不出是个恶贯满盈的商贾。

    "您就是庄先生吗?久仰大名!"程北坤没忘记给明月保命的任务,将她小小的身体放在地毯上:"明月在打斗中被游客的枪打伤了, 需要立刻救治!"

    庄先生显得颇为关心,立刻起身蹲下查看养女腹部的伤口, 皱眉喊:"让方医生马上过来!"

    阿赖拱手:"是!"

    片刻功夫,就有个其貌不扬、佝偻着后背的丑陋男人从里屋奔出来:"明月!"

    他满身中药香,匆匆检查后,指挥旁边守卫的船工:"快,把小姐抬进去,我要把弹片清除干净,再帮她缝合伤口!"

    船工紧张照做。

    程北坤紧盯着明月远去的身影,可惜系统并没有提示任务完成。

    杜宇大眼睛乱转,问道:"方医生还会西医啊?"

    "他曾跟几个洋大夫学过几手。"庄先生彬彬有礼地抱拳:"在下庄山影,多谢二位对小女的救命之恩,出乱子时这丫头竟然淘气跑了,我还担心她出了什么意外。"

    ……真担心的话就自己去找了吧,敢情不是亲生的= =

    杜宇腹诽。

    程北坤暗自怼了他一拳,笑道:"我叫程北坤,也是机缘巧合遇到明月,救人天经地义,不足挂齿。"

    杜宇露出参观猴子的表情打量他,而后对庄山影说:"我叫杜天选!叔叔你就别客气了。"

    庄山影微笑:"小姐这名字煞是有趣。"

    程北坤更关心明月的死活,看看杜宇仍旧淌血的脚,找借口说:"庄先生,其实我妹妹也受了伤,如果方便的话,能不能给她点止血药。"

    庄山影:"这是自然,阿赖,你带二位恩人去里屋休息吧,我还有些事需要处理。"

    阿赖立刻遵从:"是!"

    *

    尽管庄山影表现得很淡定,但异人带来的麻烦可并不轻松。

    杜宇一踏进临时作为病房的屋子,就闻到股挥之不去的血腥。

    屋内几张床和地板上,都躺着血淋淋的伤员。

    "这些异人好生厉害,普通人可都不是对手。"程北坤叹息,礼貌询问:"医生,有绷带能给我妹妹包扎下吗?"

    正专注治疗明月的方医生心不在焉:"抽屉里有,自己拿。"

    他夹弹片的手在微微发抖。可疑。

    程北坤和杜宇对视片刻,然后才拉开梨花木的小柜子,在一片绷带中找到发着微光的玩家道具,拿过来飞快帮杜宇包扎。

    "快烧点热水。"方医生埋头说。

    杜宇蹦跳着阻止阿赖:"我来我来,这种活儿还是交给贤惠的女孩子吧!"

    这房间在船体侧边,玻璃窗户外能看到密集的雨点和不断翻涌的海水,阿赖有些恐惧似的瞧瞧外面,然后才回神点头。

    杜宇笨手笨脚地拿水壶接到稀稀拉拉的清水,架在炉子上坐等,故意闲聊:"阿赖哥哥,为什么这艘船叫海女号啊?"

    "你不知道?"阿赖惊讶眨眼:"海女是我们沥洲的神灵,保佑着过往船只和渔民的安全啊。"

    程北坤按住杜宇的头:"她年纪小,又是留洋回来的,哪知道什么。"

    杜宇认真:"Yes!My English is 哇哩哇哩 good!"

    程北坤:"……住嘴。"

    阿赖似有不屑:"那些洋人啊,最不敬神明了,这几年有多少外国船翻在沥洲,只有庄家的船能够平安前往东极岛,就是因为世代供奉海女。"

    "你少说几句吧,看这暴风雨,今晚悬了。"方医生忽然直起身子,沉重叹息:"缝好了,可是明月流血过多,我怕是熬不过去。"

    杜宇皮都绷紧了:"嘤……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