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女号上的老虎果然也是异形!

    它的身体比普通老虎还要大上一圈,脖颈处生生分裂出两个头来,皆是满嘴獠牙!

    程北坤个子高、目标最明显,一下子被白虎扑倒在地,幸而杜宇反应及时,对着白虎的脸抬手开枪。

    弹药直直打进白虎的左口中,血雾迸发。

    吃痛的白虎更加暴怒,转身扑杀杜宇。

    杜宇飞速后退,喊道:“你们带明月先走!”

    程北坤从地上爬起来端枪瞄准:“别装高玩了,躲起来!”

    可缩在旁边脚软的郑百却贼心顿起,紧张地靠近明月试图拉她的手。

    明月抗拒尖叫:“不准碰我!”

    杜宇被弓着背的白虎逼得退无可退,骂道:“还敢挖我墙角?郑百!等我摆平这大猫,下一个就是你!”

    程北坤站在白虎身后开枪,弹药打在它的皮毛上,鲜血汩汩渗出。

    白虎抬头怒吼,却因嘴巴里血水横流而特别吃痛,并没有放过杜宇的意思。

    虽然杜宇对动物了解不多,但看这双头巨虎谨慎的动作,也明白它随时可能扑上来。

    眼看着退无可退,他不由眉头微皱,刹那间助跑两步,像跳山羊一样按着虎头跳到了虎背上!

    尊严和智商受到双重侮辱的白虎凶狠怒吼,转头就咬住了杜宇的脚。

    杜宇疼到大脑炸裂,哭喊:“啊啊啊,我的脚没洗过!”

    白虎姿势别扭,一时间无法将这家伙从身上甩下来。

    杜宇也不敢放手,拼命抓着白虎屁股上的毛,一人一虎在走廊乱撞。

    程北坤的枪完全无法瞄准,明月靠着墙捂住脸瑟瑟发抖。

    郑百往后退了几步,看准机会,猛地抱起尖叫的明月,趁机溜掉了。

    被别的玩家坐收渔翁之利,绝不是程北坤的性格,但他权衡利弊刹那,还是把注意力放回了杜宇身上。

    杜宇白细的脚腕几乎被咬断了,他满脸冷汗,嘴唇完全失去颜色,大概马上就要被白虎拽下来扔到地上。

    程北坤满脸焦灼地端着枪。

    这种猛兽,船工是怎么控制的?

    海墨……海墨!

    程北坤忽然意识到什么,从兜里拿出装着黑色药丸的瓶子,用力砸碎在地上。

    说也奇怪。

    药丸似有似无的香味飘出,白虎立刻松开杜宇,低头贪婪地舔舐药丸。

    程北坤趁机捞住滑落的杜宇,扛在身上快步逃离。

    围观了整个过程的柴吉连碎碎冰都忘了吃,眨眨乌溜溜的眼睛,惊讶地跳下灯罩。

    白虎仍然在寻找剩下的药丸,并没有搭理它。

    柴吉凭空带上了个小眼镜,在空中划了划,查看到一行字:海女号00001副本第二轮进度倒计时 623秒。

    它咬下口碎碎冰,幸灾乐祸道:“哦豁!”

    白虎并不是可以轻易打败的怪物。

    程北坤片刻都不敢歇息,带杜宇直奔到楼下船舱,左顾右盼匆匆寻找,最后相中个虚掩着门的仓库,喘息着冲进去,用力把门锁上。

    被放在地上的杜宇哭唧唧:“我的脚没了……”

    “别瞎说。”程北坤低头帮他检查伤势,见虎牙留下的血洞深可透骨,但好在骨头并没有被咬碎,以杜宇的能力,应该有复原的可能。

    杜宇好赖是在和平年代中长大的孩子,再穷也没受过这种苦,痛到靠在墙上动也不动,小声说:“秃秃,我头好晕……我不行了……”

    程北坤按住他的脑袋:“你不是很皮吗?再贫几句啊。”

    “……如果你能逃离这个世界,可别忘了我啊……”杜宇的手狠狠地握着颤抖的腿,痛得流眼泪。

    程北坤平时还挺盼着他吃亏变老实的,可现在又有些于心不忍。

    闻言便扶着杜宇的肩,让他倒在自己腿上休息,然后才哼了声:“忘了你?太小瞧自己了,忘不了,以后看到姓杜的都得绕着走。”

    杜宇咳嗽了两声,笑:“口是心非。”

    程北坤在ld世界待了一百八十三天,去过不下五十和副本,所见伤亡者数百,但还是头一回有点心情难受。

    杜宇小声嘟囔:“你出去以后……每年出什么新游戏了,记得给我烧点……”

    程北坤:“……”

    讲完废话,杜宇彻底昏睡。

    程北坤立刻紧张:“喂!你醒醒!”

    在副本里最危险的,不是别的,就是失去意识。

    因为决定进度的环节随时有可能触发,不回答系统,进度就是零。

    很不幸,简直是担心什么来什么。

    正当程北坤急着呼唤杜宇的时候,熟悉的黑暗顷刻降临了。

    海女号第二轮

    请提交您的解谜进度

    同份进度只对首位提交的玩家有效

    无进度/低进度玩家:出局

    本轮出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