甭管有没有用,面对危险关头,给自己找个武器是是十分必要的。

    敲门声坚持不懈。

    杜宇在短短半分钟换了台灯、水壶、铜脸盆等物,都觉得不趁手,最后一不做二不休地举起了沉重的红木椅子,才用眼神示意程北坤开门。

    程北坤欲言又止,淡定上前拉开门锁。

    结果站在外面的并不是出局玩家,而是恭恭敬敬的船员。

    船员瞧见屋里举着椅子的小萝莉,难免满脸困惑。

    杜宇讪笑:“啊哈哈,我锻炼下身体,发展体育运动,增强人民体质!”

    船员:“?”

    程北坤推开他:“……我妹妹脑袋不好,请问有什么事吗?”

    船员这才恢复正常:“程先生,我是来通知您,半小时后有异人表演活动和自助餐酒会,如果你有其他需要,随时打内线电话就好。”

    程北坤:“多谢,我们会去的。”

    船员瞥了眼杜宇,又露出暧昧的笑容:“午夜在船舱二层还有些特殊表演,程先生感兴趣的话,到时候我负责带路。”

    程北坤嗯了声就关上门。

    杜宇苍蝇搓手:“真的吗,忽然兴奋起来!”

    程北坤压抑住唾弃这家伙的冲动,揉揉手腕说:“走吧,十二宫副本的难度可能超乎想象,别想再蒙混过关了。”

    杜宇:“我哪有蒙混?在你眼里我那么蠢啊。”

    “你?”程北坤淡笑,“我看你是想扮猪吃老虎。”

    杜宇用两个食指戳酒窝:“那我这只小猪可爱吗?”

    程北坤深呼吸:“……你比副本恐怖,我说真的。”

    杜宇嘻嘻嘻地笑出来:“出发!先陪我偷个武器去!不知道厨房有没有配得上我帅气的大砍刀。”

    “不用了,不能错过表演,你别节外生枝。”程北坤似乎在担心什么事情,却忍住没说,只任凭杜宇信心满满地拽着自己跑出了门。

    目前来看,游船上一切正常。

    所有的乘客都拖着行李寻找自己的房间,伴随着夜色降临,外面响起了汽笛声,回声悠远。

    杜宇在走廊边走边嘟囔:“副本都有时装吗?我觉得旗袍有点羞耻。”

    程北坤惊讶:“你还知道羞耻?”

    杜宇抬起拳头。

    程北坤笑:“特殊年代和特殊环境的副本会有,看得出设计者是个挺注重细节的人。”

    杜宇怪怪地瞥他。

    程北坤:“嗯?”

    杜宇:“感觉你的语气里对他充满欣赏,你不会是抖m吧?攻关半年,然后深深地爱上了ld的创造者!”

    “爱可谈不上。”程北坤伸了个懒腰,“但他不是个简单人物,总有一天……”

    大佬没有说下去,因为申京儿正站在走廊的尽头。

    申京儿穿着黑色蕾丝洋装,瀑布般的长发让脸庞显得更冷艳。

    杜宇拉住程北坤的西服袖子,低声:“喂,这女人和那两个玩家关系好,不会是来捅我们的吧?”

    程北坤:“不怕。”

    话毕他便迈步走上前去,挑眉微笑:“怎么,这么快就想排除异己了?”

    “我找不到他们了。”申京儿显得很平静:“放心,除了我自己,都是异己,我只想通关。”

    杜宇:“姐,难道你也觉得十二宫结束,这世界也就结束了?”

    申京儿:“不试怎么知道?总比待在安全区等死明智。”

    程北坤:“所见略同,但我们之间没有信任,还是别走到一起的好。”

    “你在ld很久了,虽然很低调,但我知道你。”申京儿不屑地瞥过杜宇:“难道你不觉得和我联手,比和这种人联手胜算大吗?我比她强。”

    杜宇不急不恼:“但是我比你可爱呀,当面挖墙脚过分啦!”

    申京儿更瞧不起他似的:“可爱?就是有你这种喜欢物化自己的女人,女人才这么弱势!”

    “大哥哥,她好凶……”杜宇委屈地躲到程北坤身后。

    程北坤失去耐心,拉住他手腕:“走了!吵什么?”

    杜宇经过申京儿身边时,调皮地朝她眨眨眼睛。

    申京儿面色难看,冷眼离开。

    杜宇:“其实她就是傲娇了点,但也挺不错的。”

    “我怎么觉得……”程北坤忍不住怀疑,“你像个故意惹女孩子生气的小男生……”

    杜宇低头看看自己的平胸:“嗯,也不怪你误会。”

    “够了。”程北坤把他甩到自己面前,戳戳他的鼻尖:“半个小时内不准说话,让我想想事情,不然立刻踢你出队。”

    杜宇捂住嘴巴使劲点头。

    程北坤这才朝光芒最盛的宴会厅走去。

    先不考虑异人是什么,这游轮显然是华夏出于中西方文化冲突时的产物。

    虽然宴会厅装潢的古香古色,来来往往端食物的女仆也都穿着改良汉服,但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