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宇从来没在全息游戏里睡过觉。

    因为经济状况不好,在他赢得7p头盔之前,只曾到网吧里去登陆《梦境启示录》。

    就连上网费都是帮别人打boss赢来的,怎么可能还花着钱呼呼大睡?

    所以洗过澡后,这家伙躺在沙发上辗转反侧了好半天,才迷迷糊糊地失去意识。

    又回到了石洋镇人体研究所。

    克隆人们在闪烁的红光中拼命地奔跑。

    许冉搂着齐甜甜缩在角落,被持枪的屈正不断逼近……

    宛如被丢进黑暗不断下坠,不安感令杜宇猛地睁开了双眼,一身冷汗。

    好后悔啊,应该帮助那些npc有个结局再离开的。

    ……他随手扎起长发,爬坐到地毯上喘息。

    据说安全区没有白天,窗外仍旧是光影朦胧的夜色。

    杜宇喝了桌边的水,无聊打量过四周后,忽然很好奇大佬正在干什么。

    这个小屋面积不大,有点类似于过气的loft结构,楼上还有个房间。

    程北坤并没有锁上门,杜宇探头探脑地进去,被满屋子的手绘画和红线吓了一跳。

    他瞪大眼打量被贴满画的墙面:那些画是各式各样的场景,有欧式小镇、有未来都市、有热带雨林、也有鬼魅的石窟……连接着画的红线上挂着不少便利贴,每个上面都写着密密麻麻的字。

    正靠在窗前的程北坤皱眉:“干吗?”

    杜宇指了指周围:“这些……是什么啊?”

    程北坤关上窗:“看不出来吗?”

    “是你去过的副本?”杜宇啧啧称奇:“你不会是想要打通这个世界的恐怖游戏吧?”

    程北坤不回答,打算把他往外赶:“睡觉去,你需要恢复体力。”

    杜宇手疾眼快地转了个圈,一把抢走大佬握了半天的东西:“咦?徽章?”

    程北坤也不着急,冷笑:“嗯,纸片人副本给的奖励。”

    杜宇仔细观察手里异常精美的战利品:银色雕花的表面飘着不真实浮光,中间两横两竖的图案有点眼熟,好像在什么地方经常见。

    程北坤慵懒地坐回桌前,把两条长腿随意搭在桌上:“双子,是双子座。”

    “好巧啊我就是双子座!”杜宇惊喜。

    程北坤斜视:“怪不得这么精分,害我总感觉自己在跟好几个人说话……”

    杜宇摸摸头:“别夸我,我会骄傲的,不过,双子应该指的是克隆人吧?”

    程北坤:“也许。或者还有其他更狡猾的寓意。”

    杜宇疑惑:“每个打开出口的人都会得到徽章吗,这是干啥子用的?

    程北坤:“不会得到,我也是第一次见。”

    杜宇急性子,立刻在他面前弹跳:“到底是怎么回事,通通告诉我吧大哥哥!”

    程北坤:“………………”

    杜宇笑得一脸纯良。

    程北坤无奈站起:“正常被感染病毒、第一次进副本的玩家会开启个新手关卡,教学一些必知的规则。每个活着的人都有副本荣誉等级,共九级。等级越高的玩家,获得的副本奖励越多,在安全区可以停留的时间越长。不过相应的,进入副本的难度也要越难。”

    杜宇得意:“所以sss是不是最难的?我一来就通关最难副本!我,杜小雨,恐怖游戏天选之人,了解一下!”

    程北坤不忍直视地侧头:“你出副本的大厅叫生门,而入口叫死门。死门里除了字母难度等级的随机副本外,还有十二楼对应的十二宫副本——只不过那十二个副本从来没有人进去。”

    杜宇平时游戏玩得很多,很快就理解了这些话,追问:“自古以来都不缺勇气爆表的炮灰,不是没人敢进,是进不去吧?”

    程北坤:“嗯,进十二宫需要两个条件——队长荣誉度超过九级,和星盘钥匙。”

    “钥匙?就是你手里那个双子徽章?”杜宇兴奋:“咦嘻嘻!还说我不是天选,一遇到我,你就拿到钥匙了!”

    程北坤放弃挣扎:“好,你天选,你最天选了。”

    “怎么感觉你在骂人啊……”杜宇摸摸下巴:“不过我好像只能在安全区待48小时呢,这么短时间能凑齐五个人吗。”

    程北坤伸手:“所以,跟我组队。”

    杜宇扭捏:“怎么组队啊?要是双修我可不会同意,我还是黄花大闺女。”

    “我也不同意!我对女人没兴趣!”程北坤嫌弃,一把拉住他的手,直接拽到桌前的一张文件前:“签字。”

    杜宇:“慢着,让我读读细节。”

    程北坤不耐烦地写了名字,躺到在房间角落的床榻上说:“随便你,反正不准离开这房子。”

    话音落下,他就没了声音,看来是累极了。

    杜宇哼哼着落座,认真读好每个字,发现的确没什么猫腻。

    文件只是解释组队后可以共同进入副本,一切判断条件都以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