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宇被从恐怖副本甩出来的时候,有种坐了把过山车的晕眩感。

    他仍旧全身血迹、狼狈不堪,趴在地上缓了好阵子才适应新环境。

    眼前飘过红字提示。

    玩家杜小雨

    通关副本纸片人

    评价:b

    奖励:202梦悦币

    柴吉协助扣除:200梦悦币

    结算:2梦悦币

    安全区停留时间:48小时

    杜宇惊呆了,盘着腿坐起来,接住凭空掉落的袋子,打开看看里面两枚金光闪闪的小硬币,挠了挠长发郁闷暗想:这狗的心肠是煤炭做的吧,得亏没全把报酬拿走……

    “小妹妹,需要帮助吗?”

    头顶忽然响起温柔的呼唤。

    杜宇抬起脑袋,看到三男两女围着自己,连忙摇头。

    说话的女人抱手微笑:“前几天没见过你,看你伤的不轻呢。”

    杜宇边假装纯良地眨眼,边趁机环顾四周,才发现身处在个光线略暗的中国风大厅中,大厅两侧悬浮着数不清的副本传送门,它们缓缓旋转,时不时就有人从里面摔出来,论悲惨程度比他也强不了多少。

    走神的工夫,那女人已经俯身来拉扯杜宇。

    杜宇警惕地往后躲。

    幸好一个熟悉的高挑身影出现,用力甩开她的手:“抱歉,这是我的人。”

    程北坤只带着口罩,露出深邃的黑眼睛。

    那几个人互相对视后,竟然选择离开。

    杜宇哈哈笑:“原来你是安全区一霸啊。”

    程北坤:“他们是马上要进副本的人,是想捡炮灰。”

    带一两个懵懵懂懂的感染者进去,的确能逃过出局的命运。

    杜宇恍然大悟。

    程北坤悠闲地蹲下,伸出手来。

    杜宇热情击掌:“嘿!”

    程北坤失去耐心,凶道:“你找死呢?钱给我!”

    在副本里他还没这么态度恶劣过,杜宇也是少有地没享受到萌妹待遇,委屈巴巴地把钱袋放他手上:“说好了给你一半的,可得给我留点。”

    程北坤颠了颠重量,冒出不祥的预感,打开来一看,顿时崩溃:“钱呢?”

    杜宇摸头:“小柴犬帮我也是有条件的啊,它要200梦悦币,结束时系统就扣掉了,只有这么多。”

    程北坤:“…………”

    杜宇拿出个硬币我在手里:“你一个,我一个,排排坐,吃果果。”

    程北坤:“……”

    杜宇从大佬漂亮的眼睛里读出“绝望”二字。

    这回程北坤什么废话都没有,起身就朝大门走去,再也没搭理他。

    虽然杜宇也没指望人家能一直带着自己,但忽然分开,心里也有点空落落的。

    不过,人生不就是这个样子吗?

    杜宇拍拍裙子站起来,很快也离开了这个弥漫着血腥和潮气的大堂。

    所谓的安全区应该是让感染者们休息的地方,理应没有副本里那么恐怖吧?

    没钱没什么,杜宇打小就是穷过来的。

    他打算找个地方洗把脸、骗点吃的、睡个觉就好,所以身上只有一个金币也并不失落。

    万万没想到,安全区不仅不恐怖,还很漂亮。

    不仅漂亮,而且享受的东西应有尽有!!!

    站在出口的杜宇身处个位于高坡的鼓楼前,眼前所见到的皆是依山点亮的簇簇明光。

    那些明光依附在古朴的建筑上,或是灯笼、或是烟花,简直把天空中的月亮都衬托的黯淡了。

    四处行人如织,看来7p头盔带来了很多感染者。

    如果不是感染者们忧心忡忡,并不快乐,这里简直就是人间天堂了。

    杜宇愣愣地走下盘山木楼梯,呆看道路两边各式各样的商店。

    最终,他在个卖甜甜圈的甜品房前驻足。

    橱窗里摆着各色各样的甜甜圈,有的洒着糖粉,有着淋着巧克力酱,香气诱人。

    太饿了……

    杜宇得到能力后肚子就一直咕咕叫,此刻简直饥饿到极致。

    他咽了下口水,看向甜甜圈的价格牌。

    “美容甜甜圈 64梦悦币/个”

    美容???都要死了美什么容???!!

    杜宇欲哭无泪地看着高昂的价格,捏紧兜里的金币,发现自己在玻璃窗上的肮脏倒影和乞丐没两样,难免更心酸。

    三次元穷苦也就罢了,怎么穿越进这里还惨得变本加厉?

    正当他对人生产生怀疑时,店门伴随着快乐的哼哼声忽然打开。

    竟然是柴吉那家伙!

    它飞在半空中,香甜地啃着个甜甜圈,脖子里还挂了另外一个,简直美得冒泡。

    杜宇咬牙:“混蛋!混蛋!”

    柴吉被吓的翻滚一拳,吃惊:“怎、怎么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