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燃个子同样高挑,只比程北坤稍微消瘦一些。

    他显然没料到:自己有朝一日竟会被个短腿萝莉暴揍。

    所以犹豫的瞬间,就重重地撞到了墙上。

    其实杜宇没有杀真人的胆子,单纯想吓唬吓唬这家伙,故意装得凶巴巴:“你才是那个副本第六人、故意阻止我们通关的吧?在资料馆带走甜甜干什么?现在时间紧迫,还有空躲在这儿吃喝玩乐?”

    “我……咳咳……”陈燃被他掐住脖子,咳嗽道:“我当然想通关……可你们的计划……我不了解……我要问孩子事情……总进度95以上,就能通……”

    杜宇皱眉:“总进度?就是每个人的进度加起来?那不是快了?”

    “越往后进度越难长。”陈燃点点头:“你放开我……别自相残杀……”

    杜宇略松了力气,却还是虎视眈眈。

    陈燃捂着脖子痛苦喘息,片刻后才质问:“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忽然限时一小时?”

    杜宇郁闷:“别提了,玩脱了,我绑架了许冉。”

    陈燃:“= =……”

    杜宇挥挥刀:“不是聊这些的时候,你打听出有用的了吗?汇集信息去找程北坤,我们还是有机会的!”

    陈燃:“这孩子,她爸在半年前的火灾里去世,许家老宅都烧没了,只有她跟她妈逃了出来。”

    杜宇看瞥向齐甜甜,发现她正安静的瞧自己。

    这种安静对于个孩子而言,叫人有点不寒而栗。

    陈燃看准杜宇走神的功夫,瞬间试图反手制住这家伙。

    还好杜宇早有提防,在陈燃有动作的同时,全力一拳砸在他肚子上:“老实点!”

    陈燃痛苦地弯下腰,弱鸡标签确定无疑。

    “偷袭我害你差点劲儿。”杜宇不耐烦:“还有什么,赶紧交代!还是你想留在这里和克隆人陪葬?”

    陈燃摇头:“别的就是许冉发动了这次暴动之类的,想必你们也知道吧?我以为得到甜甜会有很多进度,但她毕竟只有四岁,根本不明白事理。”

    杜宇狐疑地打量陈燃片刻,然后松下力气,拉住齐甜甜的胳膊:“跟我走吧。”

    齐甜甜害怕地往后缩:“我不!外面好可怕!我要和陈叔叔在一起!”

    ……还挺会笼络小萝莉。

    杜宇瞪向陈燃,陈燃扶了扶眼镜一脸无辜。

    齐甜甜委屈地往后躲。

    杜宇吐槽:“小妹妹,你别装啦,你这么害怕的话,为什么在食堂看我们打架打得津津有味?”

    齐甜甜很懵:“妈妈不让我去食堂,食堂的肉不干净……”

    恐怖片里的小孩子通常最可怕,杜宇遇到甜甜后也对她慈爱有限,就是因为看到这小家伙在食堂偷窥,可仔细想想——

    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杜宇开动大脑,回忆起起许冉和屈所长吵架时,她让屈所长交出女儿和克隆胚胎……加上超速培育的技术……

    他忽然瞪大眼睛,紧张说:“还有一个!”

    陈燃被吼得发懵:“还有什么?”

    “还有一个小孩!半年前,许冉让屈所长帮自己克隆了甜甜,这个研究所有技术快速养成克隆人,所以那个小孩很可能已经不是婴儿了!”杜宇清晰地回忆起趴在橱窗上的小孩的黑影:短发、瘦小、眼白很多,根本不是甜甜!

    陈燃扶着眼镜消化这些话。

    杜宇还不见外地抱起齐甜甜,又拖住他:“去一楼,抓紧点找到小克隆人,然后带去跟程大佬集合!只要两个孩子都在手上,npc不坦白也得坦白!否则屈所长骗到钱逃走的话,什么都来不及了!”

    陈燃被迫跟着他狂奔,看到方向不对,连忙阻止:“那头电梯坏了,走这边!

    杜宇不信,选则听从直觉:“谁知道你是不是坑我!少废话,楼梯间!”

    如果抛却本质不谈,他看起来还真是个元气满满的水手装少女。

    陈燃目光复杂地打量片刻,倒也默默服从,没有再耽误时间。

    如果可以不动脑子,谁也不愿意绞尽脑汁的费劲。

    可自小失去父母保护、只有个孱弱姐姐的杜宇,早就有了本能的自保意识。

    他知道,或许经验丰富的程北坤有本事通关,但总是忍不住计划靠自己琢磨出个子丑寅卯来!

    多年前的复制人姐妹……许冉、悠悠……甜甜、克隆人……许冉怀了双胞胎……初恋丈夫……火灾……纸片人……

    无数的词在大脑中蜂拥挣扎,仿佛马上就要被串成情节、呼之欲出,但又有点模糊。

    杜宇的第六感告诉他,或许此刻缺失的不是直觉,而是个他不知道的知识点。

    快要通关的激动感带动的战斗力蹭蹭上涨。

    杜宇作为主力,一路砍翻了拦路的克隆人,跑回了七零八落的食堂。

    他作为武器的刀已经卷了刃,只能扔掉,重新卸了个椅子腿充当棍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