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在危楼区长大的“野孩子”,被打受伤什么的对杜宇来说并不陌生,可如此真实的体验被枪击还是头一回——毕竟合法的全息游戏中是不存在这种刺激的。

    他捂着肚子倒地后,程北坤第一时间将其扶住,惊讶皱眉:“屈教授,我们好不容易才找到许女士,你这是干什么?!”

    杜宇疼到开始抽搐,也不晓得身上湿哒哒的是血是汗,他喘息困难地扶住程北坤,嘟囔道:“戏精,赶紧逃……”

    程北坤温柔地捂住这家伙的嘴。

    屈正淡淡地说:“孩子们,要怪,就怪你们来的不是时候。本来晚一天的话,我就可以离开石头洋镇,你们也就不可能被卷进来了。”

    程北坤继续装出副纯洁的样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屈正再度缓缓抬起枪。

    又来?!

    程北坤刚刚使用过时间静止,显然没办法再取巧逃避危险。

    杜宇全身紧绷,因为他的眼前在闪烁别人看不见的红字:体内有异物,自愈中断。

    妈蛋,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神也救不了。

    短短几秒,两人都心跳爆表。

    幸好许冉气愤阻止:“够了!别再制造无意义的伤亡了!赶紧把甜甜和她的克隆胚胎交给我,钱我会立刻转账!”

    什么……他们已经给齐甜甜培育了克隆对象?

    程北坤看向杜宇,杜宇捂着肚子苦笑。

    “冉冉,不,我该叫你悠悠。”屈正半点也不像在做坏事,面露惋惜道:“早听我的话,何必走到这一步?”

    许冉的眼眶更红:“走到这一步怪我吗?我说过无数次,克隆人也是人,它的成长要符合自然的规律,强行加速生长,迟早会造成灾难!”

    屈正平静:“任何科学的进步,都需要牺牲。”

    话毕,他转身看向门外:“把这两个人关起来,看紧点。”

    话音刚落,四个肌肉发达的克隆人便走了进来,它们目光冷淡如机器。

    杜宇惊讶:这老头竟然能指挥克隆人?所以许冉没有撒谎?!这么说的话,在太平间这老头根本就没被袭击,而是派出那个怪物袭击我们——这就说的通了,不然以他的老体格,怎么可能熬到玩家来救?

    克隆人十分听话,它们用力将程北坤和受伤的杜宇拎了起来。

    血顺着杜宇白细的腿淌到地毯上,聚成鲜红的一滩痕迹。

    程北坤皱眉,隐约流露出焦虑。

    克隆人毫不留情地拖着他们出去。

    程北坤忽然提示说:“许冉,你别被他骗了!甜甜就在楼下,和我同学在一起!”

    许冉微愣。

    屈正不耐烦:“还不快带走?!”

    克隆人加快了步伐。

    用于囚禁二人的是间停电的病房,程北坤遭到手脚捆绑和堵住嘴巴的待遇,简直是刚才折磨许冉的现世报,而奄奄一息的杜宇则被随便丢到角落等死。

    那行闪烁的红字越来越模糊。

    杜宇看了看不断挣扎的程北坤,知道再这样下去自己就完了,于是用尽最后一点力气爬过去,颤抖着揪掉塞住他嘴巴的大团纱布。

    程北坤咳嗽了几声,吐槽道:“丫头,你这长头发一身血在地上爬,比贞子还……”

    杜宇虚弱地拉住他的脚腕:“有子弹……能力失效……要死了……”

    程北坤瞪大眼睛。

    杜宇能鲜明地感受到体力的流逝,他疲倦地闭上了眼睛,就连耳畔的声音都变得遥远了。

    似乎仅仅过了几秒钟似的。

    杜宇的身体忽然被挪动,仰面躺倒在地板上。

    他疼得眯眼望去。

    程北坤打开了帆布包里的手电,拿着菜刀掀起他的上衣。

    杜宇顿时满脸惊恐。

    程北坤:“这身体是数据虚拟的,感不感染还是未知数,再耽误下去你肯定完蛋,忍着点。”

    杜宇被菜刀吓死了,拼命摇头。

    程北坤二话不说,把他的双手一捆,便直接切开了枪口。

    杜宇两眼发昏,全身紧绷抽搐。

    程北坤用手电拼命照进切口,然后借着镊子的力揪住子弹,瞬间拽了出来。

    地板上叮当一声,片刻功夫,杜宇就感觉自己在阎王殿门口走了个来回。

    程北坤包扎好他的腹部,无奈地伸手抹向他汗湿的额头:“好了,应该可以恢复了。”

    闪烁的红字提示果然缓缓消失。

    杜宇哼唧道:“哪来的镊子啊……”

    程北坤:“病房托盘里的,还有酒精你要不要?”

    杜宇立刻缩起身体躲避。

    程北坤笑:“难得看你老实,还是吃点亏好。”

    “别嘚瑟了。”杜宇痛苦道:“副本时间,剩下多久……”

    程北坤:“四十分钟。”

    杜宇:“快,快想办法找证据……”

    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