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层有不少失控的克隆人在游荡,三个人小心万分地躲进楼梯间。

    程北坤坚持扛着方才失血过多的杜宇,看似在调节气氛,搭话问:“黄老师具体负责研究哪方面的?之后还要拜托您多多指教呢。”

    黄天新走在最后面,苦笑回答:“我是屈所长的博士生,专攻超速培育,让克隆人在一年内达到生物成熟……哎,还不知道研究所会怎么样呢,本来资金链就断了,又出了这种事,肯定要被卫生部重新审查的。”

    程北坤:“别太担心,没有过不去的坎儿。”

    杜宇忍不住翻白眼,又开始扑腾:“我好啦,放我下来!”

    程北坤帮他站在楼梯上,拍了下头:“别再逞强。”

    杜宇哼了声,趁热打铁地追问:“黄老师,资金链为什么会断呢?许家不是很支持这个项目?”

    黄天新苦闷:“许女士和屈所长有了些矛盾吧,具体我们也不是很清楚,只不过这两年经济都很紧张,本来还以为她带齐甜甜来做克隆人,情况会好转的,结果……”

    周身血腥味弥漫的漆黑空气说明了一切现状。

    程北坤:“那……许女生的父母和老公呢?”

    黄天新惊讶:“你不知道?”

    杜宇:“???”

    黄天新刚要说话,楼梯间的天花板上忽然飞速爬过个黑影,猛地扑下来按到他,在嘶吼中拼命撕咬,肉体破碎、血液外涌的声音格外清晰。

    一切都发生在刹那间。

    杜宇已经摸到斩杀这种怪物的技巧,回神后飞跳到克隆人后背上,揪住它湿凉的头发,直接用菜刀割颈。

    只可惜还是晚了。

    黄天新躺在克隆人尸体下,被咬开的喉咙不断冒血,连咳嗽的力气都没有。

    程北坤皱眉蹲下:“黄老师!”

    “是我……不该擅自……修改dna链……怪物……都怪我……”黄天新嘶哑地说过这句话后,头一歪,再也没了反应。

    杜宇又急又气:“我们也太倒霉了吧?刚问到点眉目,说,你是不是非洲籍的?

    程北坤平静起身:“不,这是系统诛杀了npc,避免他透露太多信息。”

    杜宇不是很明白。

    程北坤:“至少,我们知道许冉的家人是个突破口。赶紧走!”

    杜宇被他拉了个趔趄,跟着朝楼上飞跑:“怎么啦?”

    不用程北坤解释,黑暗中便浮现了一行红字:拯救黄天新的任务失败!

    杜宇很想喷血:“失败会怎样,不会还有惩罚吧?”

    程北坤冷哼了声:“废话,不然给奖励?”

    杜宇没机会再废更多话,因为楼上楼下同时传来了细微又粘腻的脚步声。

    是拿着攻击物的克隆人。

    它们仿佛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就连头发的长短都差不多,都显得健壮而又冷漠。

    杜宇挡着程北坤,非常紧张地握紧菜刀:“上面三个,下面五个,我们要凉了吧?”

    程北坤当机立断:“打不过,赶紧拿出你百米冲刺的速度!”

    杜宇:“哈?”

    程北坤一把抓住这家伙,用另外的手打了个响指,然后像拖狗子一样拖着杜宇狂奔而去。

    所有的克隆人和这个世界都被定格,就连衣料也变成雕塑似的不再微动。

    杜宇使劲踩着楼梯朝十楼跑,刚打开门又看到三五个克隆人正准备拦截,赶快拐外冲进稍显安静的走廊,激动道:“也太不公平了吧,你这能力和作弊有区别吗?!”

    程北坤:“傻妞,占着便宜还卖乖!找地方躲起来,惩罚一般会持续十五分钟!”

    两人头也不回的一路跑下去,也不知道跑了多远。

    杜宇忽然指着前面:“那间屋子有点亮光!”

    程北坤一同寻光而去。

    万万没想到,两人一推门,穿过客厅,竟然看到个年轻女人站在窗前抱手,从玻璃的倒影来看,不是别人,就是副本故事的主人公许冉!

    杜宇惊了:“啥玩意?怎么跑boss面前来了?”

    程北坤崩溃:“躲起来,时间马上到!”

    杜宇瞪大眼睛,千钧一发之际,竟然做出个惊人之举。

    他健步冲到许冉面前,在时光静止的能力消失刹那,一把拽过她按到床上,然后狠狠地捂住嘴巴。

    程北坤:“喂……”

    来不及阻止了。

    许冉显然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事情,她拼命挣扎,发出呜呜的声音。

    杜宇给了她一耳光:“老实点,不然我们同归于尽!”

    话毕他就扯过枕巾堵住许冉的嘴巴。

    事已至此,程北坤只能配合这家伙的狂颠行为,把门反锁上,然后快速搜索屋子里的东西。

    许冉吓得眼眶湿润,眼里积满怒火。

    杜宇喘息不匀:“大姐,别怪我们,我们第一天来就遇到这种事,比你还无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