毫无喘息的余地。

    杜宇第二轮进度过关后,很快就随着程北坤离开资料馆,继续向前搜索。

    只可惜偌大的七楼里,除了晃悠过几个危险的克隆人之外,竟然完全空空荡荡。

    两人来到楼梯间口,扶着墙休息片刻。

    杜宇继续啃他吃了一半的脏萝卜,皱眉说:“这个研究所里应该很多人才对吧?就算都死了也该留下尸体才对啊。”

    “可能研究员都被带到其他地方去了。不过七楼以办公室和资料馆为主,夜晚事发时本来就不该人多才对。”程北坤淡定回答。

    杜宇想想,是这个道理,便嚼着萝卜入神。

    程北坤的眼睛实在是很好看,他抬眸温声道:“如果想通关,你该思考到底什么叫纸片人了,这是副本的主题,也就是关键字。”

    杜宇在微光中竟然看到他眼中自己的倒影,走神片刻才嘟囔:“纸片人不就是瘦到过分的人咯……”

    程北坤挑眉。

    杜宇摸头:“好嘛,的确想不出这词和克隆人有啥子关系。”

    程北坤严肃道:“我们再好好动脑子,这副本难度很高,距离要求通关的时间应该不多了,走,感觉找齐甜甜去。”

    杜宇收起萝卜,做了几个伸展运动,然后意气风发地笑:“出发,碾碎他们!”

    “又不怕了?”程北坤无奈:“你还真是个奇怪的丫头。”

    杜宇嘿嘿地敷衍过去,跟着他走进楼梯间,朝上层开爬。

    如果说研究所的第七层冷冷清清的话,第八层简直成了人间地狱。

    两人刚爬到想推开门,就发现门被尸体卡住了。

    杜宇用蛮力推开,讲挡路的尸体移动到旁边,咬牙说:“真是奇了怪,许冉到底有多少血海深仇啊,搞出这种事来……”

    “血海深仇……”程北坤摸住下巴。

    杜宇:“怎么了?”

    程北坤回神,示意地下:“没事,你看这有小孩的脚印,陈燃应该带甜甜来过这里了。”

    “妈蛋,他真的是鸠占鹊巢,小朋友明明是我们捉到的!”杜宇很气,从包里摸出菜刀来:“我今天一定要让他明白,究竟谁是爸……妈妈!”

    程北坤没理这家伙胡言乱语,又开始神秘兮兮地重复他的话:“鸠占鹊巢……”

    杜宇:“到底怎么了,你别欲言又止行不?我紧张!”

    程北坤:“你记不记得甜甜出现时唱了首歌?”

    杜宇:“记得啊,什么姐姐在我肚子里之类的,怪吓人的。”

    程北坤轻声念:“布谷,布谷,夏天的夜深了,鸟蛋掉到树下了。”

    杜宇:“?”

    程北坤拍了拍他的头:“我发现你还真有用,我有眉目了。”

    杜宇只能承认自己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啥眉目啊,告诉我呗。”

    程北坤加快脚步:“先找回孩子再说!”

    “哼,最讨厌话说一半——”杜宇的吐槽戛然而止,因为他迈过惨烈的尸群,发现走廊尽头的门上亮着三个大字:手术室。

    妈蛋,别说在恐怖副本里,就算光天化日之下也不敢随便进好吗……

    然而程北坤就没有这种顾虑,他自信微笑,拽住杜宇的胳膊就把他拖入大门。

    手术室里同样一片漆黑,杜宇用手电照了下:原本雪白的墙壁溅满鲜血,几个穿无菌手术服的人倒在地上,均是被利器所伤致死。

    他撇撇嘴:“以前觉得医生是白衣天使,可是这里的移植器官都是从活的克隆人身上割下来的,也不知道该同情谁了。”

    “人类的发展里避免不了自私的阶段,当然说了你也不懂。”程北坤小心翼翼地往里走。

    杜宇跟上:“我怎么不懂,自私嘛,人之常情,像我爸妈死后,亲戚里没一个管我和我姐的!”

    程北坤侧头看他。

    杜宇撩了下长头发,故作潇洒地往里走,却猛然被手术台上血肉模糊的尸体吓了一跳,瞬间跌坐在地上。

    是有段时间没见到的姜汐!

    这个瘦弱的女大学生已经被副本清除者咬断了脖子,留下死不甘心的惨状。

    程北坤默默地叹了口气,轻松将杜宇拎起来,然后才接过手电到尸体边搜索。

    姜汐随身带的东西不算多,两卷绷带和一个破旧的本子,就是她从这里搜罗到的全部。

    程北坤飞速翻了翻,然后扔给杜宇:“原来厨子煮人也不是没理由,挺可怜的。”

    杜宇接着手电光皱眉阅读,发现里面是幼稚如儿童的简笔画日记:一个穿着灰衣服的克隆人被好几个白大褂照顾着,走出培养仓到食堂帮忙,学习做饭和刷盘子,大家都会称赞它,每天食堂里的吃饭时间,就成了它最开心的时光……

    但后几页画变得凌乱。

    这个克隆人看到有尸体被装进黑袋子里从电梯里运出来,埋在研究所的院内,还有些则被切割,直接喂了这里养的实验动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