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梯飞速上升,杜宇对自身智商的评价直线下滑。

    他不清楚npc对玩家的话能理解多少,介于齐甜甜还在旁边,只能小声逼逼:“靠着克隆技术白捡个心脏、活了一命,还能恨这件事?那不是又当又立嘛……”

    程北坤眼神深沉。

    杜宇:“大佬,你再多告诉我点——”

    他话音未落,电梯忽然咣当震了一下,然后转瞬陷入黑暗,缓缓停住。

    杜宇本能地飞速蹲下身护住齐甜甜,片刻后才意识到,她并不是个真实的人,懵逼迟疑:“怎么了,不会掉下去吧?”

    “你别乌鸦嘴。”程北坤啧了声:“大意了,不该跟着这小孩坐电梯的。”

    杜宇摸了摸电梯门,又拍拍各层楼的按钮,打开手电急到:“我们不能呆在这里等死吧?得想办法出去。”

    程北坤俊脸异常平静:“没错,你臂力还行?”

    杜宇点头。

    程北坤一把将他抱起:“打开顶部逃生口,速度快,我托你上去,你再拉我们。”

    “你说的简单。”杜宇嘴里毫不含糊,动作却毫不含糊地拼命用力,还贱贱地嘱咐:“别偷看我内裤啊。”

    程北坤:“白的,不看,没意思。”

    杜宇满头黑线,使劲打开顶部窗口,轻盈地咬着手电翻上去,把光源放到一边说:“来,好像升到了七八层的样子,我看过不少动作电影有这倒霉场面,我们往上爬吧。”

    程北坤先把啜泣的齐甜甜托举上去,然后又拉住杜宇的手,被他用劲儿一甩,成功扒住电梯顶部。

    这大哥身手还真不错,硬是靠着这机会翻上来了。

    杜宇扶着吊绳哼哼:“差点脱臼了,有点想吐……”

    “爱宠,别矫情。”程北坤:“副本是sss级的,随时都有送命题,不抓紧就等着下去成肉饼吧。”

    杜宇帮他背起齐甜甜,跟上顺着电梯吊绳往上爬,哼哼:“那多不好看呀,我可是小仙女。”

    齐甜甜勾住程北坤的脖子,吓到连啜泣的力气都没有了。

    程北坤喘息着问:“甜甜,你妈妈有姐妹吗?”

    齐甜甜:“没有……”

    杜宇:“报道上都说过了,她妈是许之海的独生女。”

    程北坤:“可初例移植的时候,屈院长还没研发新的培育技术,那个克隆体应该跟许冉年龄差不多。”

    杜宇:“你是说,许冉有可能是和自己的克隆人一起长大的?”

    程北坤:“对,我在脑内推演半天,觉得最可能的状况就是,她对那个’姐妹’有感情,并不想接受心脏移植手术,但是被强迫了。”

    杜宇陷入沉默,感觉一切说得通。

    “可这答案又太过简单,也跟纸片人的主题没关系。”程北坤:“再看看吧,我需要更多初例手术的资料。”

    杜宇有点担心:“第二次报进度会是什么时候?”

    程北坤:“在这种灾难型的副本里,两次之间一般只会隔几个小时。”

    杜宇本来就累到崩溃,听到这话,更加剧了恶心晕眩的感觉。

    毕竟他再怎么心大,看过黄克被清除的场面,也不会想要重蹈覆辙。

    逆境生存不是件容易的事。

    明明离最近的电梯口只有几米的距离,两个人却爬了好几分钟。

    自从那个奇怪小柴犬再度出现、恢复了杜宇的能力后,他有种越来越有力气的感觉,被求生欲逼迫着,硬是拉开了紧闭的电梯门,勾着吊绳说:“快上去,管里面是人是鬼呢,我总觉得这电梯快掉了!”

    程北坤背着齐甜甜率先爬上,立刻转身拉他,难得贴心安慰说:“没事儿,带着许冉的小孩儿,我感觉咱俩选的是完美结局支线。”

    “少骗我了,这副本只有俩支线,一个活,一个死。”杜宇逃生暂时成功,盘着腿坐在地板上喘粗气,毫无“淑女”形象。

    程北坤打量他:“你现实生活里到底干吗的?”

    杜宇实话实说:“高中辍学,无业游民。”

    程北坤点头:“不良少女。”

    杜宇立刻翻白眼,也刚有闲心好好观察四周。

    按住墙壁上亮着的标识,这是研究所的第七层,电梯前的小空地状况稍微干净点,暂时没发现有尸体和被打碎的乱七八糟。

    程北坤拉着齐甜甜的小手,在黑暗中努力辨认墙上的平面地图:“有档案馆,说资料资料就到。”

    杜宇拧巴着小脸:“哈?别去了吧,什么档案馆、图书馆,听着就不吉利,那一排排黑乎乎的书和看不清的缝隙,多吓人啊。”

    程北坤勾住他的脖子不由分说地往前拖:“吓一吓就大了。”

    杜宇:“没听说过,只能被越吓越小吧?!”

    程北坤不敢置信这妹子的底线:“我说胆子。”

    杜宇抠鼻:“我也是啊。”

    齐甜甜作为一个儿童npc,虽然根本听不懂,倒也被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