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吓傻的杜宇被程北坤像抗麻袋一样,扛到了食堂附近的休息室。

    照例先推着沙发把门挡上,而后又拉下落地玻璃窗的帘子做掩饰,然后才能稍作休息。

    程北坤忙完又撩开帘子摸了摸玻璃:“有裂痕了,不安全,你最好快点缓过来。”

    杜宇满脑子都是黄克死前的惨状:那是条活生生的性命,和副本里这些npc完全不同,所以显得格外沉重。

    程北坤抱手瞥打量,压低声音说:“如果接受不了现实,你迟早也会和他一样,怎么,那么想死吗?”

    杜宇眨眨眼,悄声回答:“不想,我姐还指望我呢。”

    程北坤按了下他的头:“残酷是残酷了些,但这是创造这个世界的人的错,并不是你的。你的震惊我全明白,只不过在此时此刻完全意义。”

    杜宇握了握拳,点头:“我知道了。”

    程北坤:“还有什么想说的?我们可得准备下一步了。”

    杜宇:“嘤嘤嘤。”

    “……”程北坤一把推歪他的脑袋:“小鹿姐讲得话很关键,这场暴/动的始作俑者是那个叫许冉的女人,按照套路来说,她之所以反对克隆人、还利用精神干扰让它们大开杀戒,肯定是深受这种科技之害,走吧,看来越快找到她女儿越好。”

    杜宇:“可是,许冉是研究所投资者的亲戚、孩子什么的吧?如果只是继续投钱的话,干吗要住在这儿,还带着小孩子?”

    程北坤:“大概有两种可能,第一,她也是研究员,第二,她的孩子生病了,需要这种技术。”

    杜宇双手合十,贱贱地鼓掌:“好的,到了下次报进度的环境,我就说这个。”

    程北坤嫌弃地切了声,算是把两人偷偷摸摸的交流告一段落。

    他转身到饮水机前,用最小的动静接了点水,洗洗青肿和血痕交加的脸,吃痛抽气。

    杜宇解下胳膊上包扎着的衬衫:“诶,你真弱,下次挨揍的事还是让我来吧。”

    程北坤轻轻摸了下他的胳膊,发现折腾这么会儿功夫,这家伙被砍的伤口已经不见了,不由感慨:“= =还真是皮糙肉厚啊。”

    杜宇翻白眼,拿出刚从仓库顺的萝卜,用饮水机随便冲了下,然后咔嚓一咬。

    程北坤:“……你干吗?”

    杜宇嚼得起劲:“我饿了。”

    程北坤:“在副本里是不会饿的,你别找事,求你了。”

    杜宇的肚子恰时咕噜噜地叫了起来。

    程北坤:“……”

    杜宇丝毫不觉得不好意思,又咬了口,刚要嚼,却听程北坤嘘了声,立刻紧张地僵住鼓鼓的脸。

    在帘子外面,传来了小孩子唱歌的声音。

    “布谷,布谷,夏天的夜深了,鸟蛋掉到树下了,哎呀,哎呀,姐姐去哪里啦,姐姐在我的肚子里呢……”

    如此寂静、漆黑、危险的地方,回荡着这种前后不通又有点变态的歌词,真叫人毛骨悚然。

    杜宇吓得把萝卜塞回包里,程北坤却听得聚精会神。

    片刻之后,歌声消失了。

    杜宇碰了下程北坤的手,程北坤上前轻轻拉开帘子偷看,却毫无预兆地被趴在玻璃上的小孩吓了一跳。

    杜宇顿时被萝卜呛到,咳嗽得眼泪都飞出来。

    小孩子稍微离开落地玻璃,诡异发笑:“嘻嘻……”

    程北坤指挥:“她很关键,我们出去,你走前面、我绕后,一定要拦住她!”

    杜宇一擦嘴:“好的!不就是欺负弱小吗?我最擅长了!”

    话毕他半点不啰嗦,立刻拉开了门往外冲。

    程北坤无语地跟在后面,与他分头行动。

    在普通全息游戏里抓一个灵活的npc都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这崩坏的科研所里基本伸手不见五指。

    那小孩子跑得飞快,偏往狭窄的地方钻,累的杜宇气喘吁吁,尾随着跑了好几个来回,最后还跟程北坤撞个满怀。

    程北坤拉住他皱眉:“不行,还是用我的能力保险。”

    杜宇上气不接下气:“冷却好啦?”

    程北坤望着在不远处门缝里偷窥自己的萝莉,点头说:“不过留给保命的时候更靠谱。”

    “那走戏精路线呗。”杜宇现学现卖,忽然一脸关心地喊:“小妹妹,你妈妈和屈伯伯都受伤了,叫我来找呢。”

    躲在门缝后的小孩说:“你骗人。”

    听声音还挺正常。

    杜宇微笑得很亲和可爱:“没骗你,你不管妈妈了吗?那我只好回去跟她说你不要她了。”

    程北坤挑眉围观。

    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

    很快,药房的门就被缓缓推开,萝莉怯怯地走了出来。

    程北坤蹲下身:“我是新来的研究员叔叔,你叫什么名字呀?”

    萝莉摸着嘴角说:“齐甜甜。”

    杜宇打开快要没电的手电,见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