程北坤和杜宇十分小心,在黑暗中把小鹿姐拖进储存蔬菜的仓库中,用柜子挡住不安全的门,然后才揪掉她嘴里的血布开始盘问。

    杜宇嘴快:“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们想把研究所里的人怎么样?”

    小鹿姐瑟瑟发抖、低头不语。

    程北坤蹲在她面前微笑:“你叫什么名字?为什么那些攻击我们的克隆人都没有语言能力,你却这么聪明?”

    小鹿姐抬眸。

    “别紧张。”程北坤无奈:“我俩也很无辜,刚被老师逼着来实习,就遇到这种事。”

    “逼着?我们科研所是世界顶尖的,就算是资优生也很难挤进来。”小鹿姐嗤笑。

    程北坤耸肩:“但我志不在此啊,还不是为了混个文凭才读南大的?其实,我挺反对克隆技术,毕竟都是生命,神造出来的和人造出来的又有什么不同?谁也不比谁高贵,而且这样的实验,对你们太不公平——特别是你,学会了语言、也具备知识和情感,夹在研究员和实验体中间,应该很痛苦吧?”

    ……这副知心大哥哥的样子是怎么回事,说的跟真的一样,刚才diss我的劲头呢?

    杜宇在旁满头黑线中透着佩服。

    没想到npc还真吃程北坤这一套。

    听到这席话,小鹿姐忍不住红了眼眶,哽咽说:“我是最早期的克隆人,已经在所里生活了十九年,袭击你们的那些实验体,是利用屈院长新的培育技术,完全依靠培养仓、几个月内成型的人体,他们的大脑还没有发育完全,但身体却比普通的人类健康。”

    杜宇:“包括刚才要杀我们的厨子也是?他没什么大脑,怎么会做饭的?”

    小鹿姐叹息:“大脑可以缓慢生长,d876号在厨房帮忙两年了,原本是个挺老实的孩子,我也刚赶到厨房,没想到它会做出那种事情……”

    程北坤:“听说有精神干扰系统,克隆人变得狂暴就是因为那个东西吗?”

    “再怎么干扰,也要有仇恨的种子才行。”小鹿姐忽然笑了起来,血红的嘴唇和泛青的眼白在黑暗中很诡异,她唾弃道:“警察迟早会来,克隆人也逃不出去,还不如把这里毁了再说!你们想知道的证据,我是不会说的。”

    程北坤:“如果可以逃出去呢?你不想过普通人类的生活吗?”

    小鹿姐吃惊地看向他。

    程北坤笑笑:“我和我妹没有杀你的理由,你多告诉我们一些事,我想办法帮你离开。”

    小鹿姐似乎陷入了犹豫,焦虑地咬住嘴唇。

    杜宇无声地怼了程北坤一下,对他的称呼表示抗议。

    程北坤摸摸杜宇的头:乖。“

    杜宇干呕了声。

    小鹿姐无视他们在自己面前胡闹,忽然开口:“我的身体没有经过强化,根本不可能打得过你们,算我倒霉吧。我不求你们帮忙多少,把我安全留在这儿就行,作为代价,我可以回答你们两个问题。”

    哟,看来有进展。

    杜宇刚要讲话,就被程北坤手疾眼快地捂住嘴巴。

    程北坤:“策划这次暴动的是谁?“

    小鹿姐:“是许冉女士,许家是研究所的投资人。”

    程北坤:“她在这里吗,我怎么找到她?”

    小鹿姐点点头,又说:“我也不知道怎么找,但如果你能找到她女儿,她就会出现的。”

    女儿……

    杜宇脑中闪过个模糊的画面,惊讶:“刚才我在厨房的时候,好像看到个小孩子的身影。”

    程北坤:“那就再出去看看,走。”

    杜宇看向小鹿姐:“不管她了吗?会不会给我们留后患?”

    程北坤淡笑,用力拽住他的手腕:“听我的。”

    杜宇虽然不满意他的霸道,可看着小鹿姐瘦弱的身体,也没动手的勇气,只好配合程北坤推开堵门的柜子,顺手摸了个萝卜塞进包里溜了出去。

    厨房内外依然肉香满满,但知道它的来源,就只剩下反胃的厌恶了。

    杜宇抽抽鼻子:“口罩借我带。”

    程北坤:“你脸太大,给我撑坏了怎么办?再说别想跟我间接接吻。”

    杜宇:“小气的这么清新脱俗……”

    程北坤不为所动,态度机警地朝前走去。

    杜宇拽拽他的衣服:“喂,我看你玩游戏挺缺德的,为什么要留着小鹿姐啊?”

    “等你长大就会明白的。”程北坤回答。

    杜宇:“= =想敷衍我,借口也稍微认真点吧?”

    程北坤停步:“这些恐怖副本都是藏在网络背后的黑客设计的,只要你经历的多了,就能从他的设计中摸到那个人的轮廓,感觉得到他到底想要让感染者们做什么——虽然大部分克隆人没有人性又危险十足,但你看不出它们其实很可怜吗?”

    杜宇:“是很可怜,但这只是游戏呀。”

    程北坤戳他的额头:“是游戏,做了游戏设计者不鼓励你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