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凡是科学研究的场所,都有种遵循“戒律清规”的气质,哪怕是杜宇身处的食堂也不例外。

    这里的桌椅板凳全都一个样,只不过因为搏斗过,不少都被撞得东倒西歪,在黑暗中很容易绊到脚。

    两位被网络病毒害惨了的感染者,一前一后,摸黑行进。

    “好像是那间后厨,有火光。”杜宇躲在程北坤身后说。

    周身的肉香越发浓郁,在被暴/乱毁掉的科研所里显得十分诡异。

    “嗯。”程北坤侧头挑眉:“你适应能力挺强的。”

    “= =本来我是真不想进来,但当时也没别的选择嘛。”杜宇摸摸头:“反正再怎么危险,也都是游戏而已。”

    “虽然是游戏,但哪怕真会丢掉性命,你也不害怕?”程北坤挑眉。

    杜宇:“怕,但就和怕其他事一样,总得面对咯。”

    程北坤:“其他事?比如?”

    杜宇从来不诉苦,含糊着哼哼:“很多啊,活着本来就不容易。”

    任谁听到个中学生模样的小丫头讲这些话,都会觉得有点可笑吧?

    但程北坤并未表露明显的鄙视之情,只是嘱咐:“我希望当你的敌人成了真正的玩家时,也别太圣母,心慈手软最致命。”

    杜宇陷入沉默。

    让他拼命杀npc之类的没问题,但要和郝月那些人动手,可就是另外一个层面的问题了……

    在低声尬聊中,程北坤和杜宇终于俯身来到了开火烹饪的档口外。

    他们蹲在地上借着墙壁掩藏身体,不用屏息就能听到清晰的剁菜声和汤锅咕噜咕噜的沸腾,同时,鲜明的肉香中隐约透着丝血腥。

    程北坤用眼神示意。

    杜宇缓慢地直起身体,飞速偷窥了一眼,又满脸惊恐地蹲回来。

    程北坤看这反应顿时了然:“克隆人,在煮研究员?”

    杜宇捂住嘴巴点点头。

    他刚看到个穿着灰色衣服的呆滞实验体,正在菜板上切人腿,火光映出旁边堆着的血肉模糊的东西,好像是臭气熏天的内脏。

    ……妈蛋,恶心得差点吐了。

    程北坤皱眉:“走,找两把刀当武器。”

    杜宇阻拦:“等下等下,这不是自找麻烦吗?我们还是去顶楼开精神干扰仪就好。”

    “你就全当这是个电子游戏好了。”程北坤在他耳边轻声说:“不存在没用的环节,遇到状况却发现不了新进度,我们花掉的时间就亏了。”

    杜宇眨眨眼,鉴于对方的经验丰富,终而选择屈服。

    毕竟他现在对第二轮报进度的事一点信心也没有。

    程北坤虽然看着也挺年轻,却比这家伙沉稳果绝得多。

    片刻功夫,他就往前爬了好几米,像只猫一样翻身进了隔壁档口。

    杜宇硬着头皮尾随。

    由于事发在半夜,隔壁厨房里当然没人。

    两人无声地摸了两把菜刀,杜宇还在门后找到个样式朴实的帆布包,顺手把手电塞进去背起来。

    程北坤摸了下他的头,暗示他跟上自己,然后便蹲下身轻轻鼓捣起门锁。

    “你是程序员还是小偷啊?”杜宇忍不住惊讶。

    话音刚落,隔壁切东西的声音就停了。

    两人吓得凝固。

    门外响起种闷闷的悉索声,那是克隆人光着的脚踩过地板的动静。

    杜宇咬住嘴唇,握紧菜刀随时准备拼命。

    正在屏息紧张之时,伴随着一声巨响,半个斧子砸进了木质门板,瞬间碎屑乱飞。

    程北坤用力推开杜宇,电光火石的功夫,刚才在“烹饪”的克隆人已经毁掉了遮挡,喘着粗气翻门而入。

    杜宇紧张地摸出手电照过它,见这家伙绝对超过了一米九,满身肌肉纠结,黑色的瞳仁极小,透着全无情绪的深沉。

    程北坤半点不客气,手里的菜刀直甩向克隆人,却被它敏捷地躲开,只在手臂划出到不深不浅的伤口。

    ……这boss有点硬啊= =

    杜宇也没傻到犹豫,见它的怒火被引向程北坤,立即持刀扑上去猛砍。

    无奈克隆人的敏捷度比他们两个都高,反手就是一斧头。

    杜宇狼狈地摔滚出去,扶着地板往后退,喊道:“根本不是对手,你快跑!反正我抗揍!”

    “你脑袋进水了吧?想死在这?”程北坤说话照旧不客气,案台上随便捞到什么有攻击力的东西就朝克隆人乱砸。

    杜宇吓得赶快滚走:“我靠,你要杀它还是杀我!你不是会时光静止吗?”

    程北坤气喘吁吁:“有冷却时间,用不出来了!”

    这么会儿功夫,克隆人彻底被激怒,发出声尖锐的嘶叫,朝着厨台一跃而上,持着它的斧子便朝程北坤扑过去!

    除了父母,杜宇还没见识过死亡,他不知道如果程北坤死在这个副本里,真实世界里的这个男人会不会也瞬间成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