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本里遇到的五个人,明明都挺忧心忡忡,却非要装出团结友好的样子,是想安抚新手当炮灰吧?

    杜宇猜得到自己肯定会最先倒霉,可没想危险来的这么快。

    讲真,完全失去视力的感觉还挺恐怖的。

    他咽了下口水,竖起耳朵全神贯注,随时准备逃跑。

    但可怕的“好朋友”并没有出现,漆黑中只浮现了几行血淋淋的中文。

    纸片人第一轮

    请提交您的解谜进度

    同份进度只对首位提交的玩家有效

    无进度/低进度玩家:出局

    首轮出局:1人

    什么意思……

    杜宇瞬间发懵:难怪郝月他们一直安抚自己,却不肯说与这个副本有关的事情,原来还存在这个环节。

    妈蛋,现在不提交进度就要挂了吗?

    怎么提交?难道是剖析副本剧情的秘密?

    按这要求判断,一要准,二要快啊qwq……!!!

    杜宇脑内电光火石,捏着那份人体科学研究所的介绍单,连珠炮似的胡言乱语:“上世纪八十年代就投资克隆技术应该还是蛮先进的!可这里又破又旧,不是资金出了问题、就是不被国家支持了!还有研究所的主攻方向是克隆和移植,这不人道!我、我看网上说过,单独克隆器官比克隆人更困难,几十年前的古早研究肯定是从克隆人开始的,被剥夺器官的克隆人太可怜了!这些研究员没准要被克隆人捉住反杀——但不关我的事啊!”

    杜宇双手合十:“副本大神!我说了这么多,肯定有说中的的地方吧?!第一次解谜就放我一马好不好!!!”

    说完他开始紧张地挪动位置,打算出事了先溜再说。

    血字淌了一分钟左右,缓缓消失。

    紧接着,同样红得刺眼的分数版缓缓出现。

    纸片人第一轮解谜进度:

    程北坤 30

    郝月 7

    陈燃 10

    杜小雨 5

    黄克 0

    姜汐 3

    出局者:黄克

    红色的血从黄克的名字上涌出,让字迹变得模糊。

    看来杜宇的一番实力分析并没有跑偏,幸好平时在网上看的稀奇帖子多……

    他微微松了口气,又惊讶:程北坤就是没说名字的口罩男?百分之三十是怎么回事?这货刚进副本就推理了三分之一……简直是大腿中的大腿啊!

    可是,任何正确的分析都只在第一次对系统讲出来时有效,口罩男进度这么猛,岂不是绝了别人的后路?

    杜宇正发呆时,黑暗逐步褪去。

    眼前又是那间普普通通的旧房间,电灯更昏暗了些。

    终于莫名奇妙逃过一劫。

    杜宇回过神来,又开始担心出局的健壮大哥:虽然黄克并没告诉自己太多事,可毕竟是条性命啊。

    他竖起耳朵听听外面,暂时毫无动静,便立刻把研究所的介绍单塞进兜里,用最快的速度搜索起房间——这多半也是游戏玩多了的后遗症,安全时不好好搜索补给,总有哭的时候。

    床头柜里有个手电筒和压缩饼干,枕头下压着个笔记本,杜宇通通利用裙子别在腰间,环顾发现还有卫生间,又马上拉门冲进去。

    他迎面在镜子里看到个穿水手服的长卷发萌妹子,正是被柴犬女体化的自己,不由咧嘴露出虎牙笑了下,打开水龙头胡乱喝了几口水,又拿起杯子里的牙刷利用门框猛地掰断。

    结果刚忙完这些,房间就猛地一震,紧接着走廊里便传来跑动、尖叫和警报铃。

    窗外还是漆黑夜色。

    杜宇瞅了瞅,决心拉开门出去。

    没想到其余几扇宿舍已经敞着,那五个人早就溜走了。

    杜宇:“= =属兔子的吗……”

    电灯忽闪忽闪地虚弱,片刻,全部熄灭,月光稀薄。

    与此同时,走廊前面急匆匆的冲过几个传大白褂的研究员,仿佛在被什么追赶似的,惊呼连连,完全手脚并用。

    杜宇也跟着飞快跟过去追问:“我是南大来的实习生,出什么事了?”

    冲在最前面的男医生害怕道:“克隆体实验室断电了,它们、它们跑出来了!快去找保安!”

    另外一个女研究员惊叫:“跟上来了!小心!它有攻击性!!!”

    杜宇举着手电回头,看到个毫无表情的高大男人,赤/裸着健壮的上身步履如飞,皮肤上淌着的不知是自己还是谁的血迹,手里还握着把寒光肆意的手术刀。

    果然是自作孽不可活的剧情啊,“它们”指的就是这里的实验对象吧……

    杜宇微微皱眉,意识到这些人全都是npc,并没有被救的价值,便凭借记忆朝大门放向跑去,胡乱喊道:“放心吧!保安马上就来!”

    能设计这种副本又把玩家囚禁住的黑客只可能是变态,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让人逃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