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白的天幕低压压的笼在破败的郊区稀林中,远处斜着一抹残阳,眼看就要落下。

    浓雾弥漫,偶尔有乌鸦飞过,发出低哑的惨叫。

    杜宇站在林子里咽了咽口水,有点搞不清状况。

    出现在这里之前,他确认自己看到“副本生成中”之类的模糊提示。

    所以,眼前应该是在《梦境启示录》的游戏里才对?

    可是……

    杜宇左顾右盼,提起力气往林坡上走了几步,望着远处的一片不中不洋的建筑皱起眉头。

    以魔幻风见长的《启示录》怎么会有这样的地图?简直像四十年前华夏遍地都有的工业园区。

    作为新生代的青少年,杜宇只在老照片里见过类似的环境。

    也许是游戏公司刚推出的复古活动?

    还是新头盔出了什么差错?

    杜宇试图打开游戏的退出界面,可惜手在空中划了半天,一个虚拟屏都没出现。

    他正瞎折腾时,身后忽然响起了成熟的女声。

    “喂,感染者!这里!”

    杜宇猛然回头,瞧见三个人站在灰秃秃的林子里。

    讲话的中年女性身材凹凸有致,紧挨着她的大哥一身肌肉、十分健壮,看这“健身同好会成员”的感觉,他们俩应该是认识的。

    至于另外的则是个瘦削高挑的青年,身穿低调的牛仔外套,带着黑口罩,一双眼睛深邃又安静。

    女人见杜宇没反应,又淡笑:“别打量了,要不要结盟?”

    杜宇眨眨眼,发问:“结盟?”

    好甜美的少女音,猛然发出把他自己吓了一跳。

    想起菜鸡柴犬说过的话,杜宇有种不祥的预感:emmm……伸手摸了摸并没有喉结的脖子,和又长又软的头发……

    = =果然被它变成女装大佬了。

    不过杜宇这家伙向来喜欢在游戏里装人妖,他对此毫无心理障碍,觉得搞清处境最重要,立刻假装欢快地跑过去卖萌:“姐姐、哥哥,这是什么地方?我晚上想玩《梦境启示录》,结果就——”

    女人和身边的肌肉男对视一眼,诧异道:“这可是sss级的副本,怎么会出现新手?”

    肌肉男声音低沉:“也许她实力不一般呢。”

    杜宇:“谁说的?我只是个柔弱的小女孩!”

    三个人:“……”

    杜宇可怜巴巴:“你们到底要不要告诉我状况,刚才为什么叫我感染者?”

    女人苦笑:“你是不是也用了7p头盔?”

    杜宇点点头。

    女人无奈地耸肩:“走吧,边走边说。”

    奇怪的四人组迈开了步子。

    女人带路,朝那片建筑的方向走去。

    她淡声说:“我叫郝月、这是我男朋友黄克,你叫什么?”

    杜宇眨眨眼:“……杜小雨。”

    女人:“还是中学生吧?没想到有未成年到这里来,这么年轻的感染者,我在安全区可没见过。”

    ……十分钟前老子刚满十八岁诶。

    杜宇没有申辩,哭唧唧地装嫩:“人家才初三。”

    一直没说话的口罩男忽然忍不住吐槽:“呵,现在中学生都发育这么好的吗?”

    他声音清亮还挺好听。

    杜宇和那双深邃乌黑的眸子对视片刻,有种被看穿的不安感。

    犹豫片刻,便害怕地躲到了郝月身后:“姐姐……”

    郝月皱眉停步:“喂,少说变态的话,有精力欺负小女孩,先想想怎么通关吧!”

    口罩男:“……”

    杜宇趁机问:“我到底感染什么了?安全区在哪里?现在要干吗?”

    郝月:“根据的现有情报来判断,换了7p头盔的玩家有概率感染网络病毒,被强行拉进不属于《梦境启示录》的虚拟世界里,被迫面对副本挑战,比如眼前这个——如果通关副本,你就会到一个虚拟小镇中休息,那里环境安逸、没什么危险,被病毒感染者们称作安全区。”

    杜宇震惊:“什么?通了副本也无法离开游戏?那我岂不是要饿死了?!”

    他话音落下,郝月和黄克的脸上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阴暗之色,口罩男倒是一如既往地默不作声。

    杜宇思索了下,恍然:“难怪最近虚拟游戏出事的新闻很多,有不少人玩着游戏莫名陷入昏迷,被家人摘下头盔,结果变成植物人了。”

    黄克苦笑:“我和月儿已经被感染将近半个月,谢天谢地,没被身边的人把头盔摘下来。”

    杜宇没再继续这个话题,他不晓得自己出事会不会被姐姐发现,而且就算不摘头盔,靠在医院输营养液又能活多久呢?

    *

    枯树渐渐稀疏,天色也越发昏沉。

    杜宇决定先解决眼前的事。

    他看看周围:“这是什么类型的副本啊?”

    黄克挑眉:“喜欢看恐怖电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