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弟弟是个变态怎么办 > 第40章 如果能重来我要选李白
    虽然提前了一个时辰走,张休休他们到来时已经坐了好些人。

    原本小声交谈的人看见进来的两人都停止了说话,眼神有

    张休休想扶着离人浅陌坐上了最角落的位置,然而有太监把他们带到了左手边第二顺位,压下诧异,她低垂着头站在离人浅陌身后显得极其恭顺。而离人浅陌小小的脸上依然一副面无表情,既不谄媚也不说话,着实是冷场的好手。

    应该是小宴,所请之人并不是太多,出开上位空着的几个位置,下面就四十个小桌两行排开。

    过了不大一会儿,有太监唱道“皇上驾到,贵妃娘娘驾到”

    众人弯腰行礼,高呼“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贵妃娘娘金安。”

    张休休弯着腰翻了好几个白眼,这才听到醇厚的声音说道“免礼。”

    “今夜小宴,为离国使者接风,也借此机会让诸位能小聚,今夜且放开,吟诗作画对酒当歌不醉不归。”皇上坐在最高处手拿青铜酒盞说道。

    众人连连说’好’,一饮而尽。

    离人浅陌一直紧绷的面色有了些许松动,他这才抬眸看向上座,离国所来之人不是他所认识的。

    担忧地看了眼离人浅陌,胸口的伤虽然因为用了止血药,可是毕竟才醒,身子都还未调理过来就要喝酒,只盼着宴会早点结束。

    场面因为皇帝的话而逐渐放开。离国使者在众人的注视下来到了离人浅陌的面前,弯腰右手放在心口处说道“微臣白玉轩拜见殿下。”

    无论离人浅陌身份有多尴尬,无论他在离国多不招人喜欢,可是他的皇子身份毕竟摆在那里,不容忽视。

    或许是太久没人朝他行礼了,他呆了片刻才强制镇定下来,对着白玉轩拜了拜手说道“免!”

    “殿下,近日可安好?”白玉轩恭敬地问道,年轻的脸上看不出别的表情。

    离人浅陌微微点了点头,并未回话。

    众人见两人低声交谈,也就撤回了视线开始互相喝酒攀谈。

    “殿下,皇后娘娘让微臣带话给你。”

    没有表情的稚嫩面孔上有了裂痕,浅色眸子翻涌着各种情绪,手中捏着酒盏,骨节泛白。然而他的失态却转瞬即逝,下一秒他面无表情的问道“什……么?”

    “忍!”白玉轩靠近了些说道,说完之后他不懂声色的打量着离人浅陌,这个在皇宫中最不受宠的皇子,明明是正宫之子,却连庶子都能随意欺负的窝囊废物。

    “……”他没有回话,只是抬眼看向了别处,眼神里没有任何的情绪,麻木平静,丝毫不像十二三岁的少年!

    见他没接话,白玉轩什么也不说的恭敬地坐着。

    月已高悬,习习凉风吹着御花园里的姹紫嫣红,一阵沁人心脾的香味飘散在众人鼻尖,这诗情画意般的情景让酒过三巡的文人骚,客们开始了吟诗作对,场面极其的高等文雅,让人感叹着天下藏龙卧虎之人都似乎济济一堂。

    张休休对于文人们的比斗没有丝毫兴趣,她的注意力此刻全部在了远处分花佛柳走来的人,只见来人白衣华发,如梦似仙,正是名动天下的国师颜子倾!

    或许是她的视线太过热烈奔放,颜子倾刚和皇上说完话,离转过头朝这张休休看来。

    见这样嫡仙一样的人看着自己,张休休立刻回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颜子倾回了一抹浅笑,转过头又继续跟大皇子说着话。

    她的注意力太过集中,所以没怎么注意发生了什么,而直到全场变得鸦雀无声之时才收回了目光,却见所有人的视线都看着离人浅陌。

    “怎么了?”张休休弯下身子借着倒酒问道。

    “让我…作…诗”离人浅陌轻声说道。

    抬起头扫了眼全场,这才注意到既然有耶律亮,此刻他正端着酒盏笑着的看她,不用说也知道定是这好斗的孔雀来找场子的。

    张休休楞了楞,连忙低下头寻思着对策。让小屁孩作诗,且不说能不能作出一首惊采绝艳之作,只是让他说出来就一定会让全天下看了笑话,他此时可是代表着离国,不能让任何人看了笑话。

    而一旁的白玉轩微微皱眉看着这一切,把所有人的表情都收入了眼底。

    急得额头冒汗的张休休突然灵光一闪,对着最高统治者行了一礼大声说道“启禀皇上,主子前日受了凉坏了嗓子,现下声音嘶哑恐不能说话,以免毁了嗓子。”

    端坐高位的神龙玉华似笑非笑的看着她,没人能猜出这位天子的想法。

    就在众人神色各异地等着皇帝的说法时,楚国使者楚子宴朗声说道“陛下,亮听闻离国皇室十步之泽必有芳草,可见人才辈出,想必在座的各位都久仰已久,就不知离国皇子能否给在座的一个薄面?”

    在座的异国使者皆起哄鼓掌,大声附和。

    离人浅陌坐得笔直,就算那么多人在等着看他的笑话,脸上却依旧是万年不化的面无表情,这让原本就黝黑的他看起来更是怪异。丝毫不像一个才十三岁孩子该有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