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魂血之书 > 第15章 归意枪
    披星戴月,日出东方,新的一天开始,晨露在草尖晶莹。起床开门,便是能看见院子里那个好像木头一样的身影,老骗子轻叹一声,秦雨泽居然整整练了一夜,站着就睡着了。

    “回屋睡吧,你身体受不......”

    刚刚走到秦雨泽身边的老骗子猛的后退,可是还是稍晚了一步,低头看了看胸口渗出的血珠,再看着连眼睛都没睁开的秦雨泽,不由失声。

    “你是怪物吗?这才一天......”

    “我不是怪物,我是邪魔!”

    秦雨泽睁开眼睛,眼中精光内敛,哪有一丝困意?他似乎做了一个奇怪的梦,可是却怎么都想不起来自己梦里的内容,甩手抖了一个枪花,秦雨泽对着面前的老骗子微微一笑。

    “要不要活动一下啊,老头子!”

    老骗子一脸惊疑的上下打量着秦雨泽,他完全不理解为什么这个自己看着长大的小不点一夜之间好像突然换了一个人似的,充满自信骄傲以及战意,而且这种感觉他并不陌生。再次摸了摸自己胸口的血珠,老骗子的心中没由来的生出一股戾气,抬手拿起一边的木棍。同样甩了一个枪花,老骗子原本佝偻的身躯此时变得笔直,就好像是一杆枪,冰冷的目光直视秦雨泽,不带一丝感情。

    秦雨泽只觉得四周忽然又变成了那黑白的战场,老骗子则是变成了一名银甲的战将。老骗子却是感觉自己突然回到了小时候,站在师父面前挑战的那天。两人交错而过,一切幻象消失,老骗子下意识摸了一下脸上的血液,这血液不是他的!猛的回头,便发现自己手中的棍子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贯穿了秦雨泽的胸口,飞溅的血液将整个木棍染红。

    “你丫抽的哪门子的疯,很痛啊。”

    没等老骗子反应过来,秦雨泽突然开口,小手抓这胸口的木棍用力拔出,流出的血液倒流回伤口,没一会便是将胸口的大洞完全愈合,只剩下衣服上还留个窟窿。秦雨泽的小脸上一脸的幽怨,他这次足足用光了血源之中所有储备,才将自己的伤口治好。

    老骗子低头坐在一边的椅子上,拿出烟斗塞好烟叶点燃,看着身后那张苍白的小脸,微微叹了一口气。

    “我嫉妒了!”

    秦雨泽无声的伸出一根中指,脑海中却是不停回荡着幻象之中看见的那个银甲战将,总觉似曾相识。另外他也没想到老骗子的枪法居然这么厉害,明明看的一清二楚,可就是躲不开。

    “我12岁跟师傅学枪,严冬酷暑,勤学苦练,却也足足用了三年才能刺出你之前才能刺出的一枪。”

    老骗子摸着胸口的血痕,一边感叹一边回忆,看向秦雨泽的目光越发复杂。黑发邪魔的传说,他以前只是当个笑话,可如今却是信了几分,甚至心中想要将秦雨泽抹杀。

    “无聊,回去睡觉了,没工夫看你个糟老头子在这矫情。”

    秦雨泽张嘴大了个哈欠,一天一夜的练习加上血源消耗干净,身体十分疲惫。老骗子默默的看着秦雨泽的背影,不一会却是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小兔崽子,我有那么矫情么。”

    休息了一天,秦雨泽总算恢复了精神,立刻跑去后厨在某些待宰牲畜的身上补满血源,在认清了自己的恢复能力之后,秦雨泽对这个属性格外重视!这可是随身的治疗血瓶!

    只要有血源在,只要不是要害致命伤,对秦雨泽来说都没影响,不过这次战斗后老骗子却拒绝再次同秦雨泽对练,而是细心教导,两人好像完全忘记了之前的事,一个教,一个学。

    “枪,乃百兵之胆,持枪者必须要保持一往无前的信念与气势!俗话说月棍年刀一辈子枪,如果说刀法易学难精,枪法就是难学难精,枪长丈二非枪尖不可伤敌,讲究有来无回,注重杀伤,尤擅群战,一枪在手,有我无敌。”

    “我学枪10载,却只是刚刚入门,后来被逐出师门,这枪法也就荒废了。我教你枪法,你便算是我的徒弟,你修行资质差的要死可是这习武的天赋却不弱,有朝一日枪法大成,若是没死,还麻烦你帮我打回师门,替为师出一口恶气。”

    “世间枪法无数,祖师取天地之意,融为一枪,以凡人之躯,斩杀妖邪无数,名震魂土。虽身死道消,却尽留所学,以赠后人,名为归意枪。”

    “或为流水,延绵不绝;或为草木,生生不息;或为雷霆,刺破九霄;或为疾风,且行万里之外.......枪无定型,唯意不绝,你悟到什么,你的枪就是什么!”

    刺,扫,挑,撩,斩,单调而简单,却是一切的基础,重中之重,万种招式尽皆所化,秦雨泽每天的任务便是不停的练习这些基础招式,直至筋疲力尽为止。

    时间总是在不经意之间流逝,临近秋收,丰乐镇内变得热闹了许多,来往农户不断,将白花花的粮食棉花变成闪亮亮的银币,换上新衣提着酒壶肉铺,回家庆祝,只不过作为镇上最大粮食贩子的何画却是整日眉头紧锁。

    “老爷,长公主来信,今年北蛮雪灾严重,这个冬天怕是不好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