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第56章 年会当晚
    裴烨觉得自己上瘾了。

    他抱着温甜, 不想撒手。

    温甜被他勒的难受,便在他的背上拍了两下:“放开我。”

    裴烨声音闷闷的:“再让我抱一会儿……”

    温甜于是让他多抱了一会儿,后来想到, 在门口处搂搂抱抱实在难堪, 便推了他一把, 将他推进办公室里。

    门一关, 隔绝了外面的两位女秘书。

    温甜问道:“叫我上来做什么?”

    裴烨看着她的脸,心情好了不少。

    他见温甜, 这几日又瘦了不少, 浑身上下死气沉沉。

    “你怎么吃东西都不长点肉。”

    裴烨照顾温甜, 可谓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什么能想到的, 对身体好的方法全都在她身上实施了一个遍。

    可温甜吃下去的东西那么多, 精神气没见一点好转, 要不是活着还能喘口气,跟死人也没什么差别了。

    思及此,他开始怪自己找来的那群庸医。

    温甜任由他胡闹, 她坐在办公室里, 没坐一会儿, 头就犯困。

    裴烨拉着她,直接把她抱上办公室里面的大床睡了一觉。

    门外的秘书审时度势的往里面看了一眼, 叫了公司的保洁阿姨, 把办公室打翻的茶杯, 弄乱的资料文件整理了一下。

    到了晚上下班的时候,温甜醒了。

    她下意识去摸被子,边上冰冰凉,显然,裴烨已经走了很久了。

    温甜穿上外套,重新扎了一遍头发,打开门,裴烨正在办公室里打电话。

    听口气不像骂人的,又听他说了几句自己最近的状况,温甜便猜测,恐怕是打给江琴的。

    裴烨见她出来,便挂了电话,说道:“饿了吗?”

    温甜摇摇头。

    裴烨:“不饿也要吃饭。”

    出去吃晚饭时,温怜惜一个电话过来,要跟温甜一块儿吃。

    她见到裴烨,没有意外。

    三人一同在公司附近的西餐厅里面吃了饭,结果出来的时候被狗仔拍到了,第二天就上了微博热门。

    温甜被直接无视,那狗仔拍照很会找角度,照片里只看得到裴烨和温怜惜,标题取得相当劲爆,说的是中恒少东家和温怜惜大玩姐弟恋,说的绘声绘色,叫网友疯狂吃了一波瓜。

    裴烨在网上有个微博,是中恒给他注册的,里面零星的几条都是转发中恒国际业务,比如取得了什么什么成功,谁谁谁获得了什么什么奖云云,私人号打理的像个公众号。

    狗仔这么一爆料,从温怜惜那处摸到裴烨微博的人不占少数,纷纷在他的微博下面打卡观光。

    事情发酵到了第二天,温怜惜的工作室做出了紧急回应,在微博发了律师函给狗仔,又强调温怜惜与中恒没有任何关系。

    上流圈子里的富二代和女明星之间的纠葛向来是缠缠绵绵的。

    有女明星抱大腿的,也有富二代当金主的,总之,犹如过江之卿。

    因此,中恒这次对裴烨的桃色绯闻熟视无睹——如果温怜惜要代言中恒旗下的某个产品,他们到可以联合起来炒作一波。

    董事会的老头们是不知道裴烨怎么和温怜惜勾搭到一块儿的,也不知道二人为什么吃饭。

    但温甜这几日上班,公司里全都是这个八卦。

    人事部一半的小姑娘声称自己失恋,并迅速对温怜惜路转黑,认为温怜惜是个老不要脸的狐狸精,一大把年纪了还来勾引小鲜肉。

    温甜漠然的听了几天的八卦,终于等到了年会。

    中恒的年会举办的很盛大,有公司部门准备的节目,也有外面请来的一流歌舞剧节目。

    温甜的同事们从下午开始就十分兴奋,中恒的企业文化发展相当人性化,就连哪个员工过生日,当天都有生日福利。

    她的冷静,在一众欢天喜地的热闹中,显得格格不入。

    经理邀约失败,把她记恨上了,这几日给她穿小鞋,穿得温甜脑袋疼,十分想给人事部经理的脑袋也开个瓢,让他也疼一疼。

    前桌的同事,正在策划一场年会上的浪漫艳遇。

    温甜拉开抽屉,翻出药盒,吃了两颗药。

    水倒少了,剩下那颗药在喉咙里不安分的待了一会儿,化开了,苦的她眉头紧皱。

    这两颗药的好处在晚上显现出来,尽管人事部经理和面前一众披着人皮的妖魔鬼怪如何在她面前载歌载舞,她的心态依旧良好,那药把她什么感情都给抑制住,无悲无喜,生死无惧,温甜觉得自己坐地成佛了。

    邀请她跳舞的男士来了一拨,又走了一拨。

    温甜来之前,自己泡了一碗泡面吃,宴会上的东西,吃是吃不饱的,她不大想饿着肚子。

    过了半小时,裴烨姗姗来迟。

    他昨晚上,缠着温甜闹了一晚上,一定要温甜陪他一起来。

    温甜干巴巴的挺了一晚上尸,态度明显:不愿意。

    因此裴烨来时,心情就不太好。

    跟在他身边的是个婀娜多姿的女秘书。

    女秘书显然不是他的女伴,但站的近,大家都把秘书小姐当成女伴了。

    裴烨一来,公司的年会被推至**。

    在场的除了重要的高层,以及外围凑热闹的员工,还有其他集团的董事长,负责人,在场的甚至还能看到不少娱乐圈当红明星。

    温甜在花园里坐了会儿,被一名西装革履的青年搭讪。

    看他的模样,穿着价值不菲的西装,头发梳的油亮,端的是一副纨绔子弟的做派。

    此人自我介绍,说姓李,大家都叫他李少。

    李少问了问温甜,意图搭话。

    温甜见李少怀里还搂着一个娇滴滴的女人,该女人一双眼睛瞪着温甜,好似要把温甜瞪出两个窟窿来。

    温甜因吃了药的缘故,到现在为止,心情都是波澜不惊的,她的眼睛死板无波,心平气和的想:这男的长得像个棒槌。

    总之,一点儿反应也不给李少。

    李少觉得自己被拂了面子,心道她不理我,酒总要喝我一杯,否则也太不时抬举了。

    李少叫了一杯酒,递给温甜。

    温甜从来不喝酒,喝酒伤身,其次,她也许是个一杯倒。

    这一点,她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因为温怜惜和温老汉都是一杯倒,除非她的酒量随了云娘——云娘能喝两杯。

    李少像个苍蝇,围在她身边,烦的她头疼。

    温甜暂且不想揍人,于是喝完这杯酒。

    李少跃跃欲试的看着她:“小姐,你觉得这杯酒如何。”

    温甜脑袋发晕,什么都觉察不出来。

    李少看温甜模样长得好,正想好好地再聊两句,此时,却被人拉开了。

    拉开他的人是温怜惜。

    温怜惜嫌里面人多,出来一看,就看见有不明男士骚扰自己妹妹。

    李少看到温怜惜,眼睛都直了,奈何温怜惜只跟他敷衍了两句,便解救温甜于水深火热之中。

    温甜下午的药效过去之后,醉酒的感觉上来了。

    她不再心平气和,而是出于一种诡异的亢奋状态。

    温怜惜没有注意到她的一遍,带着温甜走到一边之后,问道:“你怎么一个人,裴烨呢?裴烨没跟着你吗?”

    温甜道:“没有,我一个人。”

    温怜惜在心里数落了两句裴烨的不是,紧接着,就闻到了温甜身上淡淡的酒味。

    “你喝酒了?”她惊讶道。

    “喝了一点。”

    温怜惜:“我从来没见过你喝酒,你别乱来。算了,我还是把你带到裴烨身边去,你一个人在外面晃荡我不放心。”

    她站起身,温甜道:“我自己可以走过去。你顾自己的吧。”

    温怜惜被邀请来这个晚会,自然是人群的焦点,万众瞩目的。

    此刻她如果围着温甜打转,就直接把温甜送到了众人面前,温怜惜是绝做不出这种事情的。

    温甜看起来晕的不是特别厉害,至少脸不红心不跳,表示自己要去找裴烨。

    温怜惜确认她没问题之后,又回到了年会上。

    温甜在花园里晃了一圈,没找到裴烨,于是往大厅走。

    裴烨正和几个公司高层在三楼谈事情。

    三楼的人少,没有特殊的身份一般上不来,在这里的除了公司高层,就是与中恒合作的企业代表。

    温甜在二楼被拦住,上不去,因此晕乎乎的坐在了门口的凳子上。

    二楼能够直接看到一楼大厅杯盏交错的宴会,热闹极了,衬的温甜身边更加清冷。

    一群玩累的女同事坐在了温甜身边,叽叽喳喳的讨论起来。

    半晌,三楼的事情大概是谈完了,裴烨和一众穿西装打领带的高层人士下楼。

    他一下楼,就看到了座位上的温甜。

    裴烨见她神色清明,不像喝了酒的人,于是跟身边七八个代表打了声招呼,往温甜的方向走去。

    温甜不惊讶,她边上的女同事惊讶极了。

    裴烨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温甜抬头看了他一眼,也没回答,突发奇招,猛地抓着裴烨的胳膊,将他往三楼拽。

    裴烨:“温甜?”

    温甜动作很迅速,在众人都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走到了三楼。

    裴烨心里好笑,放柔了声音问道:“你现在要干嘛?”

    他刚说完,就被温甜推进了房间里。

    没等裴烨反应过来,温甜便拿出了一段绳子。

    裴烨:???

    她不说话,固执的把裴烨的双手绑了起来,紧接着塞到床上,用被子好好盖住,这才松了一口气。

    温甜道:“你睡吧。”

    裴烨:??????

    此刻,他才闻到温甜身上的一股酒气。

    “你喝酒了。”

    温甜趴在床头。

    裴烨一动,她的手就跟着一动,拽着他的衣角,哪儿都不让他去。

    裴烨心道:耍酒疯呢。

    他动了动手,没想到温甜还给绳子打了死结,他废了点儿力气拆开。

    裴烨把温甜往床上抱,这会儿,温甜喝的那酒的后劲全上来了。

    她浑身软绵绵,使不上劲,打算就地睡一觉。

    裴烨舍不得她在这儿睡,又担心自己走了,没人照顾温甜,于是,他就在三楼呆着,哪儿也不去了。

    结果这一不去,就闹出了一点事情来。

    方才,十几双眼睛都看见了,一个不知道从哪儿跑出来的疯女人,看那样年纪还不大,拉着年轻有为的裴总就消失了。

    这是一件大事,众目睽睽的,裴烨没了。

    此时,江琴在众人的拥簇下到了会场。

    她穿得十分好看,像只花花蝴蝶。

    大家一看,老裴夫人来了,活像太监见了皇太后,一窝蜂的上来拍马屁。

    一众拍马屁之流中,又有几个见缝插针的,将裴烨被带走的事情说了一说。

    此话一出,江琴那宝贝儿子的态度,立刻惊了,便叫那人带自己去三楼。

    见缝插针的这位添油加醋,直把当时软绵绵的一幕说的惨绝人寰。

    江琴大动干戈推开门,裴烨正站在房间里倒水。

    打小报告的那人一指床上:“就是她!”

    江琴一看,愣住了:“小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