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这次还来
    温甜说完这句话, 没去看江琴。

    江琴拉着她的手也没说话。

    沉默片刻之后, 她说:"小甜, 你去看看他吧。"

    温甜松开手, 往病房里走去。

    裴烨只是手受伤了, 江琴却一定要给他住个高级病房。

    她向来劳师动众,裴烨已经习惯。

    不过他住在十分舒适的高级病房中, 身体舒适了,心里却不舒服。

    这个不舒服的原因有很多种,现在心里的不舒服大部分原因是——温甜为什么不进来。

    裴烨一想起来,就又气又急。

    气自己刚才看到的那一幕。

    急温甜为什么磨磨蹭蹭不进来。

    他想:如果她进来和自己解释清楚,自己就既往不咎。

    裴烨当时脑子里都被血液给倒灌进来了,根本来不及细想这是不是温甜能干出来的事儿。

    后来被温甜拽到医院来, 那人一路上担心的神色和面色都不似作假, 这又叫裴烨在一地稀里哗啦的玻璃心里找到了几分窃喜。

    "她还是紧张我的。"

    这个想法一冒出来,就如同雨后春笋一样,在他的心里生根发芽。

    这会儿,裴烨再回过头去想一想刚才的事情,很多地方的不对劲就显露出来。

    温甜断然不是一个能做出在教室里谈恋爱的人,别说是亲吻了,恐怕连拉手都没有。

    裴烨一看她那整天要死不活的一张脸,好像谁都欠了她百八十万似的,除了自己, 还有谁会喜欢这种女的!

    他洋洋得意,理直气壮的想了会儿。

    半晌, 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脑子里在想了什么不得了的鬼东西。

    裴烨的脸色突然就变了。

    正是这个当口,温甜推开门进来。

    她进来的动作很小心,站在门口,先与裴烨两两相望。

    裴烨盯着他,眼睛要命的好看,就这么盯着,叫温甜无故品出一丝委屈出来。

    她:"你看着我干什么,我脸上有东西吗。"

    裴烨咬紧了之前自己没问出的问题,冷冰冰的问道:"你在教室干什么。"

    温甜看着他:"你想听我说什么。你不是早就在脑子里给我编好了吗。"

    裴烨的表情更加冷酷。

    温甜说道:"喝水吗?"

    裴烨:"我肚子饿。"

    温甜看了眼病房里,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刚才走来的太急了,她不可能在照顾裴烨的同时,还能顾及着路上买点儿什么。

    温甜:"饿就忍着,晚上回家吃。"

    裴烨把话题绕回去:"你还没跟我解释,你和他到底在干什么!"

    温甜:"有什么好解释的,清者自清。"

    裴烨咬着牙:"不一样。"

    "什么不一样。"

    "你解释或者不解释,都是不一样的。"

    裴烨死死盯着她。

    温甜哑然。

    她叹了口气:"什么都没有,你自己看错了。"

    大概是瞥到了裴烨手上包扎的严严实实的绷带,温甜的语气放软了些,"你是不是有病?玻璃是随便能打的吗?"

    裴烨往后一躺:"你管得着吗。"

    温甜:"我们的婚约在这里,我不会违背任何条件。你放心好了,高中三年,我不会谈恋爱。"

    裴烨听了,心情复杂。

    一听到温甜说不会谈恋爱,自己心里不知道松了哪门子的一口气。

    二又听到温甜说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莫须有的婚姻,又叫裴烨心里膈应的慌。

    总之,他得到了想要的保证,却又不是自己心里最想要的那个理由。

    心烦意乱之际,江琴叫了司机,一行人回了家。

    江琴路上对他百般关照,恨不得叫人把裴烨用个担架给抬回二楼。

    裴烨真是受不了她大惊小怪的模样,吐槽道:"我又不是瘫痪,我只是手受了点伤。"

    江琴看着他的手,简直要落下泪来,她心道:这是小伤吗!

    裴烨自从六岁之后,就再也没有遭到过如此严重的物理打击。

    他回到房间,倒头就睡。

    第二天一早,江琴替裴烨请了假,于是去学校的就只有温甜。

    温甜刚坐到了一班的班级,立刻就听到了后面的讨论。

    如果讨论的是学校任何一点破事,温甜都不会注意。

    偏偏这群人讨论的是裴烨的事情。

    温甜不免留了一个心眼听。

    昨晚上,裴烨那件事闹得挺大。

    江琴过来之后,十三班的班主任张燕也来了。

    班级的玻璃破了个大洞,弄出了很大的声响,几个老师一同过来,看到这场景,当即就懵了。

    二中建校这么多年,大事小事发生了不少,但是没有过来头像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