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欲擒故纵
    那日被裴烨莫名其妙的抱了一抱之后, 对方的行踪就愈发诡异起来。

    起初, 温甜以为, 裴烨是害羞。

    她这位名义上的丈夫, 脸皮着实很薄, 而且格外要面子。

    听闻在学校里面,裴烨的名声也不大好, 总是什么校园恶棍,校园恶霸,云云。

    该校园恶霸,一连躲了几天,躲到了家长会这天,终于躲不了了。

    江琴对家长会的重视程度仅次于她去参加某某国际时装周。

    她推了一天的行程——当然, 这些行程无非就是逛街购物喝下午茶。

    江琴花了一天的时间给自己打扮, 她抽空问了一声温甜,温甜早就和她打过招呼,说自己的姐姐回去。

    江琴当即和她约定,当天一定要亲自见一见姐姐。

    温甜嘴上答应的很快,不过她这人说话向来鬼话连篇,实在没有一点可信度。

    晚上六点钟的时候,打扮成一只花花蝴蝶的江琴终于带着裴烨往学校里去了。

    温甜为了避免误会,坚决不肯坐江琴的车。

    裴烨这几天都没怎么和她打照面,二人难得又聚到了同一个空间之下, 目光却没有交汇。

    江琴已然见怪不怪。

    这两人就没有好好相处的时刻,不互相在屋子里骂起来她就谢天谢地。

    车子缓缓开启, 江琴突然叹了一口气。

    "宝宝,你告诉妈妈,你觉得小甜怎么样?"

    裴烨神游天外的心思还没收回来。

    他那天魔怔了似的突然抱住了温甜。

    目的达成了,气氛却尴尬无比。

    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家里去的。

    温甜也没有把这件事拿出来取笑他,温甜如果用这个取笑他,他就非要跟温甜拼命不可。

    这是面子问题,裴烨是个十分要面子的帅哥。

    他不自然的用手掩着唇:"怎么了?"

    眼神乱瞟,仔细一看就能发现他的心慌意乱。

    江琴道:"没什么,妈妈就是问问,你是不是讨厌小甜?"

    裴烨:"问这个干什么?她不是你们弄到家里来的吗。"

    江琴道:"妈妈和爸爸都挺喜欢她,是很希望你可以和小甜在一起的,如果不在一起,交个朋友也可以。你总是不顺着妈妈的意思来。"

    裴烨嗤了一声:"你们喜欢跟我有什么关系。"

    江琴此刻,便又叹了口气:"你要是实在不喜欢,我就让你跟小甜分开住。"

    裴烨顿了下,僵了一瞬。

    他直接开口:"分开住是什么意思?"

    江琴:"分开就是分开的意思,与其你们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面天天吵架,索性我出去给小甜找一处房子,然后让王妈过去照顾她。"

    她看着裴烨:"你觉得呢?"

    裴烨嘴唇无意识的张开,问道:"这是你决定的,还是……"

    江琴:"我是疯了吗,把人家叫过来,然后在把人家赶出去。当然是小甜跟我提的。"她颇有些遗憾:"我知道你一直不喜欢她,小甜刚来的时候我就看出来了,你巴不得人家住出去,现在她真的出去了,你满意了吗。"

    裴烨问道:"她说的?"

    江琴道:"你还要我说几遍?"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此后一路,裴烨都不在说话。

    司机已经驱车到了二中。

    江琴一下车,便看到了站在校门口的花朝。

    她与花朝认识的早,但并不知道花朝最近心血来潮的当人民教师。

    花朝喊道:"江施主。"

    江琴笑道:"花师父。"

    裴烨对花朝印象不深,他一到学校,毛仔就找他打篮球去,因此他头也不回的就走了。

    江琴与花朝攀谈一二,这才知道他最近到了学校来工作。

    她对花朝的特立独行并不奇怪。

    这个和尚重来都是出乎意料的。

    当年裴烨大病,江琴通过朋友介绍找到了花朝。

    那会儿,花朝才二十出头,因为要出家当和尚的缘故,跟家里闹得不可开交。

    他一边闹,一边很有耐性的给江琴解了疑惑,拯救这个可怜母亲于水深火热之中。

    花朝出生于什么家庭,不可考究,只知道他出家的事,十年前的财经新闻铺天盖地报道过。

    家中做什么的,也不可考究,江琴只知道是个庞大的家族,有钱有势,什么都做,传媒娱乐,珠宝服饰,建筑投资,云云。

    花朝作为长子,出家的时候确实满城风雨。

    这也正是他奇葩的一点。

    江琴对他十分尊敬,大约是对方救过自己儿子命的缘故,二人一路相谈甚欢。

    花朝道:"小甜的家长会是江施主来开吗。"

    江琴断没有想到花朝会问她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