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做贼心虚
    裴烨没料到温甜的反应会有这么大。

    他也没想到, 她的力气这么大, 打架的技巧这样刁钻。

    裴烨在初三的时候几乎是一路打过来的, 他从来没遇到过温甜这样的野路子。

    三两下, 两人就打成了平手。

    裴烨不想伤着她, 于是扭着她的手臂,反剪在她的背后。

    "你干什么?"裴烨万分不解。

    温甜头一回情绪失控, 她鲜少在外人面前暴露出自己这一面,此刻,显然是裴烨把她逼急了。

    其他人,谁也没有这个狗胆子敢来打她的屁股。

    这简直是在老虎的脸上拔胡须。

    温甜眉头拧的死紧,看这架势就是想打个死结。

    裴烨偏偏还不知道自己错哪儿了,稀里糊涂的想:她发什么疯, 用的着这么生气吗, 不过就是打她一下——再说,我也没有用特别大的力气打。

    温甜吃了身高的亏,加之黑暗中看不清对方的动作,一时间被压制在下面。

    就在这时,院子里响起了汽车的声音。

    想来,是江琴回来了。

    二人动作皆是一愣。

    这一幕似曾相识。

    上一回,江琴购物回来,他俩也是这么不修边幅的滚在沙发上,让江琴用一种既神秘又高深莫测的大人世界的眼神看了半天。

    这一回, 他俩还是这个熟悉的姿势——而且气氛更加旖旎。

    温甜因为从来没受到过如此欺辱的打人手法,因此脸色涨红, 到现在还未褪下。

    一半气的,一半羞的。

    裴烨压在她身上,经过一番沙发上的缠斗,衣服也乱的差不多,跟温甜的情况不分伯仲,谁也没比谁好到哪儿去。

    其实小孩儿打架,无非就是这么几招:

    一、你压着我打

    二、我压着你打

    三、抱在一块儿打

    这招数放在别人身上都是没问题的,怪就怪在温甜和裴烨二人之间还有一个婚约在。@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一但套上夫妻这个名词,这一切就变得奇妙、不清不楚、不明不白起来了。

    两人心有灵犀,此刻都收起了一身的刺,连忙从沙发上爬起来,做贼心虚的往楼上跑。

    他们跑的快,江琴回来的更快,好巧不巧,电也在这一瞬间来。

    别墅能一下子亮堂堂的,晃得楼梯口的温甜眼睛一片花白。

    她不敢耽搁,眯着眼睛推门就入。@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到了房间内,温甜一边走一边脱衣,脱的只剩下一件贴身背心之后,她看到了前几秒进来的——目瞪口呆、震惊的看着他的裴烨。

    温甜双眼终于适应了亮度,左右一看:自个儿跑错房间了。

    怪不得她。

    别墅内的房间都长得差不多,她跑错了很正常,大不了走出去再来过。

    温甜不动声色的转身,捡起地上自己乱脱的衣服,还未穿上走出去,门外就响起了脚步声。

    高跟鞋的声音十分清脆,此刻,叫屋内的二人听来,这简直是阎王的索命进度条提示音。

    裴烨不知道哪儿来的速度,猛地把房间内的灯全关了。

    温甜这会儿,突然福至心灵的明白他要干嘛。

    但她身体没来得及反应,裴烨已经拽着她往床上跑了。

    裴烨睡得双人床,一米八的大床,藏一个温甜绰绰有余。

    其实二人也不是头一回睡在一张床,只是之前都有各种各样的理由,并且就是单纯的盖棉被睡觉,并不心虚。

    但今晚上不知怎么的,两个人统一很有默契的开始做贼心虚起来。

    好像睡在一起被发现了,是个什么天大的问题似的。

    江琴敲了敲门,问道:"宝宝,睡了吗?"@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温甜被他迅速的藏在床里面,她人娇娇小小,缩成一团,鼻子里呼出的热气在被窝中翻滚成了一股热浪。

    裴烨觉得有些痒。

    江琴敲了一会儿之后,没得到回应,也就不执著于裴烨了。

    她倒是不会去敲温甜的门。

    毕竟,自己的亲儿子和别人的女儿,到底是有些差距的。

    她没有什么理直气壮的态度去管教别人的孩子。

    江琴走后,裴烨松了一口气。

    哪知道这口气才松了半口,温甜突然就发难。

    裴烨被她猛地一巴掌拍在背上,几欲吐血。

    他立刻从床上跳了起来:"你谋杀亲夫啊你!我死了你好改嫁是吧!"

    温甜冷漠的看了他一眼。

    裴烨嘶嘶的倒吸凉气。

    温甜呵呵一声:"皮这么厚,拍一下怎么死得了。"

    经过江琴回来这么折腾两下,二人之间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缓和了一点。

    裴烨看气氛良好,仍不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