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初次接吻
    竹林港坐落在湖面之上, 因周围种植了大片的竹子而成名。

    这家小筑好似漂浮在水面上, 极具有朦胧的美感。

    但这所有的美感, 都在温甜落水后被打破了。

    小平台本身不大, 人一挤之后就容易发生意外, 温甜天生是个倒霉极了的体质,不管发生什么意外, 总是她首当其中的去受罪。

    方才她被不知道谁撞了一下,整个人的重心都没稳住——

    小平台上面可有可无的围栏设施堪称摆设,她被人一推,往后一倒,直接滚进湖里。

    十月中旬的天气已经渐渐转凉。

    她身上穿得不多,落水后冰冷的湖水刺骨而来。

    江南小镇上长大的女孩儿多半都会水, 山明水秀养一个娇滴滴的姑娘, 一千个人恐怕只有一个不会水——可惜,温甜就是千里挑一不会水的。

    她直截了当的往湖底下沉。

    这和她做的梦很像,她总认为水里有什么东西拽着她下去,不把她拽入黄泉不死不休。

    温甜挣扎了两下,便放弃了。

    她对自己的命不大珍惜,因此放弃的理所当然,很没有坚持。

    昏过去前还十分乐观的想道:下辈子投胎,要投个好胎,找个不那么喜欢跳楼的老娘。

    天不随人愿, 温甜做好了投胎的准备,奈何人世间偏偏有人要伸出一脚拦着她。

    她掉下去没多久, 很快就有人跟着跳下来。

    裴烨几乎是一秒钟的愣神都没有,准确来说,他确实被刚才这一下给吓懵了。

    毕竟意外发生的这样快,这样令人毫无准备。

    但他的身体快过他的大脑思考,可以说是没有任何的心理建设,就直接跟着温甜跳下去了。

    好在天鹅湖水不深,拢共两米,裴烨一下去便抓到了温甜。

    温甜在水中乖巧的过分,既没有挣扎也没有呼救,黑暗中,她的身体冰冷的令人胆战心惊。

    裴烨抱着她破开水面,此刻才听到来自地面上的嘈杂声音和尖叫。

    他分辨了一下,似乎是饭店的保安来了,打的强光手电筒,不停地照射水面。

    裴烨被这强光刺激的睁不开眼睛,其中一人喊道:"人都在吗!"

    裴烨抽空答了一声:"在,拉她上去。"

    他被冷水这么一刺激,脸色惨白,毫无血色。

    保安伸手拉他,裴烨抱着温甜,说道:

    "先把她抱上去。"

    裴烨抓着栏杆,自己翻了上来。

    他来不及去追究是谁撞到温甜,是谁令她落水,只是死死看着温甜。温甜此刻双眼紧闭,眉头舒展,既没有动静,也没有生气。

    昏暗的灯光一打,惨白的让他心惊肉跳。

    毛仔惊道:"怎么会突然落水!"

    裴烨推开他:"走开!"

    他单膝跪在温甜身旁,不大敢去动温甜,只一只手放在她的前额,另一只手握住下巴,使她的头尽量后仰。

    裴烨含住了她的嘴唇,往她嘴里渡了两次气。

    毛仔目瞪口呆的看着这一幕,咽了咽口水,左右一看,发现众人和他一样,表情轻松不到哪里去,特别是李曼曼和许玲两人,脸色都可以用的上精彩纷呈来形容。

    方柏灿对温甜有极高的好感度,他刚才走过来的时候还不知道是谁落水,如果知道是温甜,他铁定第一时间跳下去。

    此刻,他看着裴烨吻上她的一幕,略有些吃味。

    不过现下这种情况,争风吃醋实在不是个东西,他心里担心的问了句:"情况怎么样?"

    毛仔回过神,"没醒。"

    他看了眼裴烨浑身上下无一处干燥的地方,冷风一吹肯定立刻感冒。

    思及此,毛仔当即掏出手机,联系了裴家的司机。

    裴烨心慌的厉害,反复渡了几口气不见温甜醒来,她的嘴唇很软,冰凉甜腻,似夏天的薄荷冰棍,尝在嘴里过电似的酸麻。

    可惜他全然没有这等旖旎的心思去回味,见温甜醒不过来,他心里的恐慌逐渐的往大了扩散。

    朱川开口:"我先叫救护车!"

    就在他拨打电话的时候,温甜睁开了眼。

    裴烨还咬着她,见她睁眼,下意识的舔了舔嘴唇,他的舌头好似一条狡猾的鱼儿,难以自持,不受控制的钻进她的嘴里。

    温甜推开他,咳嗽了两声。

    "醒了!"毛仔喊道。

    裴烨连忙半搂半抱的扶着她,温甜咳完,目光放在地上,放空了一会儿。

    裴烨当她落了水,现在后怕,心里编了好几套说辞来哄。可惜他长这么大没哄过别人,都是等着别人哄他,此刻话到了嘴边,酝酿半天也没能说出来。

    哪知道温甜和他想的相差甚远。

    她根本不畏惧死亡,别说是裴烨,在场的人谁见过:一个人落水,不挣扎不呼救,像个死人似的,说沉就沉,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