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放学后,结婚了。 > 红杏出墙
    温甜左右环顾一圈,意思是:你确定要单独叫我出去。

    裴烨立刻想起昨晚上的公约,第一条就是不准在学校里暴露关系。

    此时他主动来找温甜,显然是自己率先违反了公约。

    走廊上的人不多,但来来往往的人都不由自主的打量起了裴烨。

    军训的时候,就有不少的女同学打听过裴烨的班级,在上个礼拜,温甜还没转过来时,裴烨在校外和隔壁职校表演班的男同学打了一架,战绩辉煌,礼拜一的时候被点评批评,上去做了份随心所欲到极致的检讨,他的名声就在二中里头传开了。

    温甜隔不了几秒就要低头看一眼自己的手表,好似很不愿意浪费时间跟他处在一起。

    裴烨等了会儿,说道:“我只是怕你忘记了,特意来提醒你一下,你别在学校里面乱说话。”

    温甜开口:“我没有朋友,不会跟任何人说,你放心。”

    裴烨长得高挑,说话也‘高挑’,活像踩着高跷,居高临下的看着温甜,一副恼人的高贵嘴脸。

    她心里翻了四个白眼,表面上却很给裴烨面子。

    温甜这人向来能屈能伸,此刻住人屋檐之下,少不了多吃一些亏,她来之前就做好了这准备。当一个行走江湖的大侠,势必免不了钻几个狗洞,温甜默念道:再所难免,再所难免。

    狗洞钻多了,就容易成一条狗,温女侠钻狗洞的时候,为了提醒自己是个人,因此心里还保持着一丝清明,心道:我早晚要弄死他。

    眼看裴烨没有其他的事情要交代,温甜立刻抱着她的保温瓶,藏好了嘴里的尖牙,慢吞吞的往教室走。

    她前脚回教室,裴烨后脚就跟着进来,他故意在门口磨蹭了会儿,制造出二人不是一同回来的错觉。

    毛仔眼尖,一看到他俩前后回来,立刻凑上来八卦:“阿烨,你去哪儿了?”

    裴烨昨天被温甜整了一次,今天心情更不好。

    他无论说什么,对方的都跟一朵棉花糖似的,一拳打下去,轻飘飘,让人讨厌。

    裴烨翻出抽屉里的倚天屠龙记,翻到昨天没看完的地方继续看,上面正好写到殷素素自缢于武林正道之前,上头批了一句话:越是漂亮的女人越是会骗人。

    他哼了一声,盯着温甜的后脑勺,深刻的体会出这句话的精髓,暗自咬牙。

    毛仔说:“你怎么还在看这个?”

    裴烨这个学生,坏透顶了。

    叫老师来说,一开学就给学校下马威,翻墙逃课打架,能做的都做了一个遍,穿衣打扮不像个学生,时髦的很,那架势:给个经纪人就出道了。

    不过坏透顶的学生也有那么两个兴趣爱好,裴烨虽然不肯读书,但是肯看漫画,看武侠小说,跟抽烟喝酒的坏学生又有些不同,是这群不求上进的学生里面文化底蕴比较高的。

    毛仔就觉得,这人简直是个奇葩!

    “下午出不出去玩,李曼曼她们又约我们了!”

    裴烨漫不经心道:“李曼曼是谁?”

    毛仔大呼你个渣男,惋惜道:“李曼曼就是隔壁女校的校花啊!”

    “哦。”裴烨冷酷的回答一声,又翻了一页书:“我不去,要去你去。”

    毛仔说道:“你不去她怎么可能去,都冲着你来的好吧,认识一下嘛,反正你单身……”

    毛仔说完,又觉得这么说不对,只好改口:“实战意义上的单身。”

    裴烨心道:本人已经是有家室的人了。

    他心里很正义的想到:温甜是他过了门的妻子,糟糠之妻也是自己老婆,他不能屋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这绝不是他这个中二病能干出来的事儿。

    裴烨当即回绝:“别问了,不想去。”

    毛仔对于裴烨的行为很不理解,照他理解,要是有个男的,一张脸能长成裴烨这模样,还不得睡遍全球华人女同学。

    他就从来没见过裴烨这种,对美少女丝毫不来电的。

    毛仔道:“不是吧,你家那个新来的老婆这么严的吗?你丫都为她守身如玉十年了!你、你妻管严啊!”

    前桌温甜的水杯一倒,她默默地扶起来。

    毛仔不知道温甜就是裴烨的妻子,说话口无遮拦,叫裴烨恼火。

    “你他妈闭嘴行不行!”

    毛仔说:“你昨晚上回去见她啦?怎么样,长得有没有对不起全国观众?”

    裴烨顺着他的思维发散了一下,脑海里勾勒出温甜的模样。

    瓜子脸,大眼睛,平刘海,高马尾,干干净净的一个女生。

    就是皮肤苍白的过分,整个人的气质较为安静,他转念一想,又觉得‘安静’这个词儿没形容好,温甜身上的气质不能说是安静,不如说像一潭死水,是望不见底的深海,黑压压的,一丝光都透不进去,对了,还阴险!

    想到阴险,裴烨又无可避免的记起了昨天他出丑的那事儿,心情一下跌落谷底。

    “我早晚要跟她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