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57章 我会保护你
    “熙儿,我喜欢你!”

    终于,在酒精和气氛的双重催化下,郸弥子再也忍不住心底强烈的爱意,一下将她按倒在了地板上。

    摁住她的手腕,埋头吻上了她柔软白皙的脖颈。

    “!”这一切发生地太快,等柳茗熙醒悟过来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

    她摇着头,拼命挣扎着想要推开他。

    “小郸,不要——”

    就在这种混乱的时刻,一道人影忽然从身边掠过,拎开了压在她身上的郸弥子,猛地一记重拳落在他脸上。

    郸弥子本来就喝醉了,突然被打了一拳,更加不清醒了。

    摇摇晃晃跌倒在地上,直接晕了过去。

    “小郸!”

    柳茗熙被吓了一跳,还以为他休克了,忙过去检查他的伤势。

    看到熙儿这么担心他的状况,韩青禾不禁露出了失望的眼神。

    他专门赶在12点之前回来陪她过七夕,却没想到,一推门就看到郸弥子压在她身上吻她的画面。

    玫瑰花瓣落了一地。

    满室的狼藉。

    忽然,那件丢在外面的性感衣物,就好像一柄锋利的匕首般,狠狠刺进了他的心脏。

    黑眸骤然降温。

    “原来,这就是你为我准备的惊喜。”他冷冷看着她说。

    "什么?不是你想那样!"柳茗熙听见他这句话,立刻浑身一震,顾不上整理凌乱的衣衫和长发,焦急地向他解释。

    殊不知,她这个样子更加刺痛了他的心。

    “哥哥……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没有,小郸他喝醉了,只是一时冲动!这一切都是误会!”

    “误会?”

    韩青禾冷嗤一声,踩过那一地凌乱的玫瑰花瓣,捡起地上的内衣,讽刺地看向她。

    “这个怎么解释,你们两个单独在房间,需要拿这种东西出来鉴赏吗?”

    “看来是我回来地太早了,打搅了你们的好事。”

    “不是的!你怎么可以说出这种话,那本来是我……”柳茗熙小脸瞬间煞白,正欲说出实情。

    韩青禾却连看都不愿再看她一眼,转身就走,砰地一声摔上了她房间的门。

    他的心仿佛也随着那扇关上的门闭紧了。

    柳茗熙怔立在原地,心脏狠狠抽痛了一下,泪水不受控制地顺着脸颊滑落。

    她用力攥紧拳头,哽咽着忍住没有哭出声音。

    事到如今,再追着上去说,那是专门为他准备的,是否太过可笑……

    哥哥他,根本就不愿意相信自己……

    法拉利轿车驶出院子,探照灯的光芒一闪而过。

    韩青禾扶着方向盘,黑眸冷冷地直视前方。

    事实上,他那个转身,只不过是不想让她看到自己烧红的眼眶。

    自从那年母亲离世后,这么多年来,他一直把自己封闭,活在一个完全冰冷的世界里。

    他从来不愿意承认他也会孤独,总是习惯性把自己关在黑暗里沉默不语,也不愿在人前展示脆弱的一面。

    是她的出现,打开了他尘封久的心。

    可就在刚才,所有的梦幻顷刻间化为了泡影,他似乎又回到了那个无边无际的黑暗里。

    ……

    凌晨1点钟。

    韩青禾开车在高速公路上没有终点地行驶着。

    而这边,lk和千袅刚刚回到她的小窝。

    “好开心啊……”

    两人花了一个晚上把平时能玩都都玩了个遍,一进门就累地瘫倒在地板上。

    lk怀里还抱着两只毛绒绒的公仔,准确无误地丢在她床上。

    “给你,全部都是你的。”

    “其实我很喜欢这些东西。”

    千袅忽然从地上爬起来,抓过床边那只最原先的兔斯基,靠在边上衣柜旁,抚弄着它毛绒绒的耳朵,和它白白的肚子。

    “你知道吗?我从来都没拥有过。小时候,一只都没有。”

    “第一次从你手里收到它,真的很开心,所以当那些人想要把它从我手里夺走的时候,我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拼死也要保护它。哪怕一丝洁白的地方都不能被她们弄脏……”

    说这些话的时候,千袅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眼里像有什么在发光一样。

    同时,慢慢从它后面缝合的地方拿出一个东西。

    她回想起了自己的童年。

    她是个从小就没人爱的孩子,没有洋娃娃,连脏兮兮的那种都没有。

    有的只是争吵,破碎,和不断上门催钱的债主。

    所以……

    “谢谢你……lk。”

    “不管你这次是认真的,还是跟以前一样……遇见你,都是我做过最好的事情。”“千袅,我对你是认真的。”lk听她说完,忍不住从地上翻起来,伸手托住她的后脑。

    “你可以完全放心地信任我,知道吗?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