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256章 想吻她
    这里面装着她粉上他之后,所写的每一封信,因为家里住在遥远的山城,没有快捷的交通和邮局。

    她只能把对他的小心思都写下来。

    装进信封,放进一个大大的盒子里。

    房子发生坍塌后,所能找到的有用的东西,后来都寄到新家去了,当时她只能选择拿走几样,所以她只带走了父母的相片,还有就是这个装满信件的大盒子。

    这一切,刚开始的她并没有对他说。

    而现在的柳茗熙,只有自己一个人坐在床上,抱着大盒子,一封封拆开信,看完之后丢在床上。

    不知不觉,就铺满了整张床。

    ……

    另一边,小酒馆里。

    七朗这个家伙根本就不会喝酒,虽然郸弥子早就知道这个事实,可没想到,他只喝了两杯啤酒就趴下了。

    “喂,七朗,醒醒啊,该回家了——”

    他推了推他的肩膀。

    森姆七朗趴在桌上动也不动,烂醉如泥。

    “阿西……真是拿这个家伙没办法。”

    郸弥子本想自己一醉方休的,可没想到,喝得醉熏熏的同时,还得照顾昏迷不醒的七朗。

    “我不是gay……不是……”

    郸弥子都把他送到家了,他还在囔囔个不停。

    "知道知道……我们都知道。"

    郸弥子费劲地掀开被子给他盖上,摸着被他压痛的后颈,摇摇晃晃地走出了卧室。

    余光忽然瞥见,阁楼上亮着的灯。

    “熙儿回来了?”

    他往玄关处扫了一眼,果然,那里摆放着她的小白鞋。

    正好,趁现在跟熙儿解释一下今天的闹剧。

    他扶着栏杆朝楼上走。

    小污正在屋顶上晒月光,听见家里有动静,抖了抖耳朵,没打算下去。

    “熙儿,”郸弥子一口气来到她门口,茫然地环顾着她的房间。

    这里布置实在是太漂亮了……

    可让他不解的是,柳茗熙正一个人,弯着腰在捡地上的花瓣。

    那些粉嫩的花瓣,最终都和尘埃混在了一起,被丢进了垃圾袋里。

    “熙儿,你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把这些破坏掉?”

    “没什么,只是现在派不上用场了。天晚了,我收拾完就睡觉。”

    柳茗熙回头朝他笑了下,看起来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样。

    “那我帮你一起收拾吧。”郸弥子脸一红,陪她一起蹲了下来。

    “小郸,你喝酒了……”

    他一靠近,柳茗熙就闻到了他身上的酒味。

    “话说回来,你找我有什么事吗?”

    经她这么一提醒,郸弥子才想起,他来找她是为了澄清今天的闹剧。

    “奥……那个,今天台上你都看到了吧,我和七朗,其实我们……恩,不是那种关系,我们没有出柜,都是误会。”

    郸弥子简单地把发生的事情说了下。

    不料引发了柳茗熙的哈哈大笑。

    “好搞笑啊,小郸,原来那个老奶奶就是你约的同伴,她还想跟你领证。还有七朗,没想到jony居然真的是个gay,他看起来一点都不像!”

    “对啊,我也很吃惊……”郸弥子红着脸,不好意思地抓着后脑勺笑道。

    虽然有点糗。

    但是能看到熙儿露出这样的笑容,他忽然觉得今天的一切都值了。

    她能开心就是他最大的心愿。

    “熙儿……”他醉意微醺地望着她的笑脸,俊眸深邃了几分,忍不住朝她靠近了一些。

    “嗯?”柳茗熙怔住,仰头迷惑不解地看着他。

    郸弥子低头望住她,喉结不自觉滑动了一下。

    怎么办……好想吻她。

    按住她的双肩,把她推到在墙上……

    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有一种很强烈的冲动,想要这么做。

    “小郸,你怎么了?”柳茗熙见眸光灼灼地望着自己,忍不住眨了眨眼问。

    “呃……没什么。”

    柳茗熙的声音,及时唤回了他的意识,郸弥子甩了甩沉重的脑袋,按住额头转过身。

    太可耻了……

    他刚才居然有了侵占她的念头,喝醉了就能对女孩子耍流氓么,跌跌撞撞地想要离开,没想到,不小心撞落了边上的一个浅色盒子。

    他条件反射地伸手去接。

    “等等,小郸!”

    柳茗熙急忙叫住他,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只见一套性感的内衣忽然从盒子里掉出来,刚好挂在他手臂上,还是充满了神秘和诱惑气息的黑色。

    “这是什么……”

    郸弥子先是愣了一下,本来就喝醉了的他,拿起了手上的蕾丝小布片仔细打量了一下。

    突然,他帅气的脸刷地一下涨地通红,脑海一片空白。

    原来这是柳茗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