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校草殿下太妖孽 > 第77章 陆其燃搞事情
    “为什么?”柳茗熙觉得他的行为让自己有些莫名其妙。

    “没有为什么,除了我以外,不准跟任何男人联系。”

    “你太霸道了!”柳茗熙不可思议地睁大眼睛,“我们只是兄妹的关系而……唔!”

    男生忽然靠过来,拿杂志挡住脸,摘下口罩就吻住了她的唇。

    “我们是这样的关系。”

    柳茗熙的脸颊红地似要滴出水来,生怕被周围的人看到了,一下推开他的胸膛,往边上靠了点。

    什么啊……

    居然在高铁上吻她。

    边上还有小郸他们呢,要是被人看到他们身为兄妹还在这里卿卿我我,肯定会有很多人要像呢那些女佣一样说闲话了。

    可是……

    柳茗熙缓冲了一会儿后,抬起头,更加错愕地看向他。

    “你刚才说……我们是这样的关系,什么意思?”

    “不懂就算了。”韩青禾重新戴上了口罩,“总之,不想被我惩罚的话,就离陆其燃那个家伙远一点。”

    想泡他妹妹的人,他一眼就能看出来。

    有他在,绝对没门。

    柳茗熙怔怔地看了他半天。

    惩罚……所以说,刚才这个吻就是他的惩罚吗?

    2个小时后。

    大家各自回到了自己住处。

    柳茗熙和韩青禾走进客厅,忽然发现韩叔叔回来了,正坐在沙发上。

    “青禾,熙儿,听说你们组团一起出去玩了,怎么样,旅途过得开心吗?”

    韩柯笑眯眯地问。

    柳茗熙怔了一下,脸颊心虚地泛红。

    “挺好。”韩青禾代替她回答了。

    这丫头心理素质不行,让她说话恐怕要露馅。

    “韩叔叔你是什么时候回来的?”柳茗熙抿了下唇,在心底松了口气。

    “我昨天到的。”韩柯眯起眼睛,对他们现在的关系感到非常满意。

    “对了,熙儿,下个月7号就是你父母的葬礼,我已经安排妥当了,你们去了学校记得请假。”

    韩柯换上了严肃的语气。

    “好。”想到自己的父母,柳茗熙的心脏不禁抽痛了一下,默默握紧了拳头,脸色也有些泛白。

    望着她走上楼梯的背影,韩青禾的眸色不由深邃了几分。

    失去亲人的痛苦,他也曾感同身受。

    周一上课的时候。

    柳茗熙从办公室出来,拿到请假条后,给韩青禾也派了一张。

    两人趴在桌上填写。

    “好烦噢。你是不知道,现在天气不是刚转凉吗?我妈天天唠叨着要我多穿点,还让我加秋裤!”

    “是啊,我妈妈也很唠叨。吃饭都要喊我,我想多玩一下都不行。”

    窗口传来几名女生的嘟囔,她们站在走廊上抱怨自己的父母。

    柳茗熙握笔的动作顿了一下,清澈的眸底染上了几分黯然。

    记得以前,妈妈也是这样,天气冷了,就会要她多穿衣服,督促她看书做题,到了吃饭的时候一定会喊上三遍以上……

    可如今,这些生活中看似温暖的细节,已经彻底离她远去了……

    韩青禾察觉到了她的失落,转眸看了她一眼,正想说点什么。

    郸弥子忽然伸手拿过了她的假条。

    “熙儿?你要请假?”

    “对啊。”她点了点头。

    “为什么要请假啊?”

    “下个月7号是我父母的葬礼,再过几天就要到了。”

    “额。”郸弥子愣了一下,“节哀顺变,熙儿。”

    “没事,我已经振作起来了。”柳茗熙眼角有点湿润,但依旧露出了一个笑容,“没有过不去的坎,我必须好好地继续生活,这才是对他们最大的不辜负。”

    “嗯。”郸弥子意味深长的看着她,眸底带着怜惜,“我们是朋友吧?”

    “是啊。”柳茗熙点了点头,不明白他怎么突然这么问。

    “那你父母的葬礼,我也想去参加。我们一起送伯父伯母最后一程。”郸弥子认真的看着她说。

    柳茗熙怔了怔,最后点头:“嗯,可以。”

    得到了她的许可后,郸弥子也奔去办公室,拿了几张请假条回来。

    给森姆七朗和LK也写了一张,跟他们说了以后,两个一米八几的汉子,都被感动地泪花闪烁。

    “熙儿真是太不容易了,才这么小就失去了父母。”

    “对啊,我平时还经常跟我爸作,今天回去我就要抱着我爸大哭一场!”

    “……”郸弥子默默看了他一眼。

    这么大人了还抱着爸爸哭鼻子这真的好吗?

    “他在他爹面前就是个长不大的活宝。你们见多了以后就不会奇怪了。”

    韩青禾淡淡地飘来一句。

    “没错,LK就是个吉祥三宝中的小宝。”森姆七朗也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