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树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诡村 > 第九十九章 九宫八卦阵
    我静下来,竖起耳朵仔细听了听,似乎在某个地方,确实有人在喘息,这种声音非常诡异,我心头不由得涌出了一股恐惧,全身哆嗦了下。

    管德柱指着左侧:“好像在那个方向。”

    我紧张的咽了口吐沫,小声问:“你不会是想过去看看吧。”

    管德柱轻点了下头,摸着下巴说:“这种事情确实应该看看,因为这种声音我听到很多次了,我一直很诧异。”

    在这种地方听到这种声音,我觉得肯定有问题,去了之后只怕有危险,不过在管德柱的请求下,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过去了。

    风声呜咽,我忐忑不安的往前走着,不多会看到了远处的一道火光,我悄无声息的摸过去,趴在一处安静的观察着。

    我看到一个人站在棺材旁边,手舞足蹈,他的左侧插着一个火把,火苗扑闪的老高,带着呼呼的声音,那人嘴中念念有词,就好像在举行某种仪式。棺材中传来了沉重的呼吸,这声音就和我们先前听到的一样,把我的心也提了出来。

    管德柱落到地面上,眯着眼观察了半天,眼睛猛然瞪大:“竟然是施老鬼。”

    我心头一惊,实在没想到是他,这才多大会功夫他就换了一身衣服,朦胧的光线里,隐约可以看到他的脸庞,他的脸此刻和管德柱一点也不像,我喃喃:“难道说这才是他的真面目?”

    管德柱重重的说:“确实是他。”

    我疑惑的问:“那他现在是在干嘛?”

    管德柱皱起眉头,摇了摇头:“目前我也不知道,需要再观察一会。”

    我们蹲在远处,静静的看着,随着他的手舞足蹈,我看那口棺材颤动了起来,随后只听啪一声,棺材盖掉落在了地面上。

    我抽了口气,瞪大了眼睛注视着前方,心里惊疑不定,他该不会是召唤死人吧?

    刚想到这,突然棺材里伸出了一双干枯诡异的手,我的心里又是一紧,默默咽了口吐沫,紧张捏了捏脖子,小声说:“管叔,看来要出事了,我们快走吧。”

    管德柱眯着眼看着前方,根本不搭理我,我再次朝前面看了眼,突然发现棺材里坐起来一个人,这人满头白发,脸部凹陷,长满了茸茸的白毛,俨然就像一个怪物。

    施老鬼嘿嘿笑了两声,幽幽说道:“老朋友,好久不见,今天我需要你帮忙,不得不把你请出来,你可不要怪我。”

    棺材中跃出来的尸体一动不动,只见施老鬼靠近,从怀中掏出一截蜡烛,点燃后对着尸体的下巴烤起来,我能听到滋滋的声音。

    管德柱快速转过头,严肃的说:“快走,他要用僵尸对付我们。”

    我惊奇的看了眼,却见那僵尸猛然睁大了眼睛,带着妖异的血红色,红的慎人,我全身一抖,二话不说,背着管德柱就跑。

    管德柱不时的指着方向,也是急得一头汗水,我一天没怎么吃饭,跑了不多会,饥寒交加,已经累的受不了了,只好停了下来。

    管德柱轻声说:“放我下来吧。”

    我把他放下,管德柱说:“我们跑不掉了。”

    我忙问:“什么跑不掉了,我们不是离开那个地方了吗?难道说那僵尸也能闻到我们的气息?”

    管德柱叹息着说:“这一路走来,你难道就没有发现什么东西在跟着你?”

    我心头一凉,快速朝着四周观望,竟然在不远处的石头上看到了一只黑色的乌鸦,它正用猩红的眼睛盯着我们。

    我全身一震,这只乌鸦是什么时候跟来的?我竟然毫无所觉。

    管德柱咳嗽了声,无力的说:“其实我也是才发现,这只乌鸦隐藏的很好。”

    我紧张的拍着手:“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等死吧。”

    管德柱阴冷的说:“我们当然不能坐以待毙,必须要想办法。”

    我被那只乌鸦看的全身发毛,于是从地面捡起石子朝它扔了过去,乌鸦嘎嘎叫了两声,扑闪着翅膀飞走了。

    管德柱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撕成条状,本来他的衣服就少,这下一脱,全身没有一点遮挡物,光秃秃的身体在黑暗里闪烁着寒光。

    管德柱脱下自己的衣服,走到我身边,又拽起了我的衣服,我全身一紧,颤巍巍的躲到一边,忙问:“你要干嘛?”

    管德柱严肃的说:“把你的衣服脱下来撕成条状,一会你就知道了。”

    我不情愿的脱下上衣,实在不知道他要干嘛,不过看他如此严肃,为了活命,我也只好照做。

    等搞好这一切,管德柱把衣服缠在各个石柱上,缠缠绕绕非常复杂,我定睛一看,好像是一个图形,有点像九角星,又有点像八卦图。

    管德柱缠好布条,扭过头问我:“有没有匕首?”

    我快速从兜里掏出匕首递给他,管德柱看了眼,眉头一皱,喃喃道:“没想到这把匕首竟然在你这里。”

    我忙问:“你也知道这把匕首?”

    管德柱深深地点了下头,随后快速划破枯瘦的手掌,一股鲜